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九


  从那次日起,阿茶便躺下了,虽然那时过了两三天便下床了,但从此以后,像她那样勤劳的人,而常常说身体不舒服便躺着。身体的衰弱明显的看得出来。到了稻穗出盛的时候,嫁到广仁医院的妹妹秋云,不知以什么方法弄到手的,带了一斗米来探望母亲。

  “啊哎,阿母的脸色很不好!”

  那衰弱的样子使秋云吃惊。太明因为和母亲住在一起,每天看着不大感觉得出来,而秋云隔了许久才看到母亲,母亲身体的衰弱便很显著。事实上从那时起阿茶的身体已跟以前不一样了,到了将近稻子的收获期时,长久的人生疲劳一下子发出来似的,病卧床上了。广仁医院的林东岳尽心竭力为她诊治,但依然未见起色。有一天晚上阿茶把太明叫到枕畔,以振作的语气说:“太明!稻子开始收割了吧?已可以安心了。”

  她又把种种蓄藏粮食的方法告诉太明,说的话很清楚,不久病状改变,进入昏睡状态,嘴里不时叫着爱子之名:“太明!”而她的意识已不再清醒过来。林东岳始终不离左右地救治,但已没办法。她像朽木倒下般,长久的一生闭幕。

  38.被摧残的青春

  母亲的死,把太明原来就已减退了的生活意欲,更加的削减。他不想见到任何人,曾经使他感到心情平静的田园生活,看来也像笼罩着灰色的色彩般索漠。母亲去世过了“百日”,他仍然没有走出书房,就这样不久岁暮,过年到了。

  阿玉在阿茶死后,自然而然的代替为母亲,照料太明的生活。

  她的儿子志南长大了,现在加入了青年团。

  阿玉对太明由衷的一份好意,不知不觉的使太明的心体会到了。因此,在佃作问题上,她和佃农之间若有麻烦的纠纷时,太明便协助阿玉解决。阿玉的佃农是个抓住地主的弱点经常找些难题来的人。自从粮食供应运动开始后,佃农要求减租,或要把耕的田退还地主的事情层出不穷,那时候的情形是地主反而要向佃农低头。

  正月十五日晚上,阿玉拜“天公”,招待太明过去吃饭。这请吃饭包含着感谢太明平常对她的种种帮忙。太明对于阿玉的诚意,也就不客气的接受了,父亲胡文卿同席吃饭。

  胡文卿虽然显著的老了,但身体仍然硬朗,喝了酒兴致好,便畅谈“进出大陆论”。太明不赞成他父亲的进出大陆论的看法。这跟一般的进出大陆论者一样,他父亲也是中了日本人宣传的计,认为去大陆就是建设大陆。

  但是,太明在大陆体会过生活,不赞同这种看法,不过太明看见父亲老了精神更好,还是很高兴。阿玉看着父子和睦的样子,欢欢喜喜地上菜,后来有点坐立不安的神情。太明关心地问她,才知道她儿子志南应青年团的召集,而尚未回来。召集间只有上午,邻家的团员已经回来了,只有志南到了晚上还没有回家。

  尤其是近来因为青年团指导者粗暴的做法,使社会上的人常谈论着,因此她很担心自己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情吗?

  到了九点,志南终于回来了,脸色苍白。

  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因为校方劝他加入志愿兵,他拒绝,触怒学校的老师,把他禁闭到现在。

  志南因为拒绝志愿服兵役,情绪暴躁起来的青年训练主任,把志南带到一室,狠狠地整志南一顿,罚他跪水泥地上,鞭打他,但是,志南还是不肯。

  鞭打声连连响在志南背上时,志南猛然回身,从那主任手里夺下鞭子,当面把它卡嚓折成两段,然后从窗户跳出来,这是他所能做到的尽全力的抵抗。

  但是,志南的这种行动,使学校的全体教职员都激动了起来,他们总动员来抓志南,志南不得不听天由命,乖乖地被带去办公室。

  教职员们因为太激昂了,情绪失控的怒?志南,因此办公室内骚然沸腾,志南苍白的脸像石头般硬,忍受着被人痛骂,以一种不像年轻人的坚定口气说:“老师!请把志愿兵的‘志愿’二字,让我了解的说明好吗?”

  他不畏怯的这样说。这句话对于那些激昂的教职员,像被泼了三斗冷水似的有效果。这时,校长对事态看不下去,制止教职员再说话:“你,跟我来一下:”

  校长说着,把志南叫去校长室。并且以温和的口气,详细劝说志南一番后:“那么,你慢慢地考虑吧!”

  校长说完,把志南留在校长室走出去了,轮换的首席训导进来,他是台湾人,曾经当过志南的级任导师。他说:“志南,老师并不认为你的看法是错的,只是时势由不得你有这种看法,不如就自己委屈一点,顺从地盖章吧!”

  于是他又把学校的方针和社会情势,详细地向志南说明,政府的做法是;有职业者在其服务单位参加志愿入伍,无职业者,由派出所办理志愿盖章。青年团员则由学校办理。世间的事情看来单纯,其实不然。这种名为志愿,其实并非出于自愿,但却可以产生由下而上的力量,促进征兵制的实施便是政府的方针。首席训导说明。然后又说:“──所以老师不说对你无益的话,因为这后来会麻烦,你还是乖乖地听老师的话吧。今天你发生了这样的事,即使你志愿了,也绝对不必担心你会被征召,因为学校方面已没有勇气再推荐你,第一要模范青年才有资格……”

  他巧妙的游说志南。

  志南终于听信他的话,在志愿书上盖章。听了志南说的这些话时,胡文卿和太明都暗然吞声。阿玉则从身为一个母亲而感到悲伤,掩脸哭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