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四


  太明合上《墨子》,心里思考着知识分子悲剧性的共通性。他认为有心人胸中必然常存着墨子。但是,这种过去的知识分子,无论在任何时代都被抛弃于历史之外,经常是徒然悲愤慷慨。这岂不是就像在滔滔的历史潮流中漂浮的无根浮萍吗?太明又想,为了避免被卷入这滔滔的历史洪流,昔日的老庄或陶渊明或许还能够办得到,但现代人却不能够。在现代这种总体战的体制下,个人的力量已等于零。不管你愿不愿意,任何人在国家这至上的命令下,都无法避免卷入战争漩涡中的命运。老庄和陶渊明的智慧对于现代已失去了规劝之力。

  太明如此这般想着种种事情,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他的身边发生了一件可怕的变化之事,他突然接到一通命令,必须以海军军属(译注:“军属”是军队或军事机关中,军人以外的工作人员)赴战场。那时的台湾青年,一批一批的被征召去当壮丁或军夫,太明虽然预期到自己可能也会被征集,但当他看到那纸命令时,全身不由自主的哆嗦着,复杂的感情无法镇静。

  太明尽量装着平静的神情,走到母亲的房间,并且尽可能用不刺激母亲的语气,告诉母亲事情的来临。

  但是不论他如何婉转的说,事实还是事实。母亲霎时脸色变了,一时说不出话来,突然;

  “无天理!”

  她像绞断肝肠似的喊出这句话,便放声恸哭起来。太明不知要如何安慰母亲。只能告诉她在墩头湾登陆的军属都平安无事,努力的减轻母亲的担心。

  终于到了上征途的当天,乡公所举办了一个欢送会,与太明同时被召集的还有两个青年。

  这些被征召去当军属的都是有相当学历的本岛青年。首先乡长上台发表了一段千篇一律的致词,接着由出征者致词,其它两个被征当军宗的也轮流上台,慷慨激昂地披沥自己的决意,但仍然隐约的显露出被强征上征途的痛心之无奈。太明闭目,就像是对自己毫无关系的事一样,一点也不感动地听着。然后便轮到太明了,他实在不愿意上台讲话,但会场的空气容不得他不上台。

  太明脚步沉重的走上讲台,觉得没有什么话可讲,但当他上了台,面对着会场中挤满了的无数听众的一张一张脸时……太明还是感到一种压迫,他机械般的开口了:“诸位!”

  他说着环视会场时,蓦地看见他母亲坐在后排哭着。他勃然,但仍然勉强保持冷静:“诸位!对于本日盛大的欢送会,我非常感谢!响应的,我将尽我的力量去做。”

  他只这样说,便一鞠躬下台。

  因为他知道若再说下去,可能会说出不适当的话。听众原期待着太明会说出更长更热烈的话。而他却只简短地说了这些便迅速下台,一瞬之间失望似的愣住了,然后才发觉到似的,涌起如雷的掌声。

  35.人间悲剧

  淋漓的汗水拭不胜拭,不断地冒出来。在阳光晃眼的天空,飞机发出低沈的轰轰声,更使人感觉天气热得令人受不了。

  太明应召入伍后,以军属身分被派遣到广东来。广东市内大体上已平静了,但居民还是有所怯怯的,过着不安的日子。太明在街上走着感觉到腰间挂着的不习惯军刀的重量,在街上遇到的市民,令太明感觉到都显露出一种形容不出的,无言的抵抗神情。市民们的态度,表面上恭顺的样子,但骨子里令太明感觉到充满了敌意。太明想对他们传达出自己的真情,但只是一点皮毛的同情倒不如不表示同情好,而且还不一定能表达得出来,因此他保持着沉重的沉默。

  有一天,太明走过街上,在烈日似火照的桥畔,看到一个身体结实的汉子被八号线铁丝捆绑着。那时的广东市秩序相当恢复了,但依然还频频发生纵火、窃盗、暴动等事件。那汉子大概是属于这一类的人物。他被曝晒在烈日下,对于路人频频投以求救的目光。显然曾极力尝试欲逃走,全身历然可见其挣扎的痕迹。但路过的中国人都装作视若无睹的样子。那汉子的身旁竖立着一块木牌,黑黑的鲜明墨字写着他所犯窃盗的罪状,那中文的内容并以威吓的文句昭示大众:“作恶者一律与此人同罪。”但是看那人的表情,有一点善良相,跟他身旁那木牌上所记载的罪状相比之下,令人觉得很可怜。

  “真可怜……这样被曝晒着,马上就会被晒干,成为木乃伊呢。”

  太明这样想着,感到一种无法正视那人的心情。

  那人突然看出太明的眼睛里流露出同情之色,他的嘴要讲什么似的动着,但体力已非常衰弱,听不清楚他所说的话。

  “可能是湖北或山东人,不是当地的人。”

  太明从其口音推测他的出身地,对那人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太明扫视着四周,看清没有人影,便迅速解开自己的水壶,送到那人的嘴给他喝。那人的双眼露出无限感谢之色,咕噜咕噜发出声音,如获甘泉地喝着水,无暇说话。

  这时,突然从对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大概是日本兵。

  “不可以!”

  太明慌忙把递出水壸的手缩回来,就想走开了,又觉得不忍心,想想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他,便从口袋掏出了仁丹,把容器里所剩的仁丹粒全部放入那人的口中,太明才走开了。那人不久将因饥饿与口渴和酷暑,被晒干而死吧。他给那人的这一点小惠,毕竟救不了这个人的生命。不过,在他临死前短暂的还有一口气时,那人因为获得了水与仁丹,少许的滋润了他的生命。他这样想着,感到有一点安慰。这天晚上太明回到宿舍后,仍然忘不了那人充满感谢的目光。

  有一天黄昏时候,因为天气太热太明到土堤散步,草地上有三个士兵正在喝酒。

  “军属!你也来喝一杯吧!”

  打招呼声传来。他们都是喜欢亲近人的士兵。太明便走过去加入那一伙人消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