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可是,它是结婚的纪念嘛。”

  “……如果被搜索到了,就糟糕了!”

  那中年主妇这样说,提醒年轻的媳妇。说到这里大概是发觉太明两人从她们背后渐渐走近了,而吃惊地立刻停止说话,而且突然加快脚步拉大距离。大概她们误认太明是保甲人员。太明觉得无趣。米店老板用客家话说:“开新山卖老田。”

  他这话的意思是,卖了好田来开垦,也就是新田还没开垦好时,连老田都卖了的警句。太明只是轻轻点头表示同意默默的未发一言。两人沉默片刻,米店老板又发出这样一句警语:“鞭长不达腹背。”

  也就是说,鞭子过长,无搔痒的用处。太明领悟反问:“你的意思是说徒劳无功吗?”

  米店老板显露出正是这个意思的神情。

  “胡先生是有见识的人。中国广袤有四百余州,一省抗战一年也要十八年。这好像在大操场上追捉老鼠一样,搞得不好,老鼠没有捉到,人倒精疲力尽了。”

  他又接着讲了一些中国历代的兴亡史,他似乎颇有汉学的素养,喜欢使用这种富于暗示的话。他又说:“第三保的保正口口声声说‘圣战’、‘非国民’,究竟日本的正义在哪里呢?”

  他发泄平日的愤懑。

  太明对此找不出话回答,只是默默地走着。

  供出贵金属的当局要求,在妇女们之间引起很大的恐慌。太明的身边,也为了捐献金耳环的问题,妹妹秋云和哥哥志刚意见对立。志刚自从当了保正后,就变成一个热心的支持战争者,因此对于供出贵金属也很积极,他为了保正就立刻把房屋装修成日本式,设神龛,连乡村罕见的榻榻米室都铺设了。到神社参拜夫妇齐穿着和服的讲究。事变发生了,他对战争的气氛着了狂似的,担任日本人的先锋工作,一个人忙得团团转。对于要求民众供出贵金属,他自己为了提高保正的实绩,硬要胡家的人捐献。秋云出于年轻女性爱首饰之情,对于仅剩的一对耳环踌躇着捐献,他以半强迫的逼她交出来。并且恐吓她:“若遭受到家宅搜索怎么办?”或“你不交出来,我就报告警察!”

  这样敌对的态度,一点也不顾手足之情,结果秋云只得流下舍不得之泪放弃了。

  有一天,太明在米店的店头跟老板闲话时,突然有三个戴委任官制帽的日本人很威风地走进店里来,几个坐在门口休息的农民说:“大人来坐!”

  说着立刻让坐,然后悄悄溜走了。这三个日本人,一眼看来便知是米壳检查员。那些农民刚才正在批评“米壳管理令”的不合情理。总之,“米榖管理令”是政府为了战时工业化而想出来的毒辣法案,是当局为了征发低廉的劳力,压低米价,使农村人口转变为劳动人口的手段。当局颁发米榖管理令,以期收到一箭双鵰的效果:一方面保护糖业,另一方面可以供出劳动力。是政府把由农民的血汗结晶所作的稻米的生产价格掠夺一半以上的计划。而且更牵强附会到的深犁田事件。

  这个事件是借土地改良的名义,以实行榨取的政策。因为农民若将稻田依照命令犁到所指定的深度,便不能种稻子,那么无论你愿不愿意,都不得不改种甘蔗了。当时日本的官宪虽然用种种手段来压迫农民,但农民不屈勇敢地反抗,而被关进监狱的人相当多。这次用天皇的敕令,而且又是在战时情况下,不能随便反抗命令,所以除了忍气含泪之外没别的办法了。农民正纷纷发牢骚的当儿,那三个日本人来到了米店。

  米店老板迎接这些不速之客,感到惊慌失措,平常都是由日语说得流利的儿子接待的,但那天恰巧儿子外出。检查员看他儿子不在,显然感到不满的样子。若他儿子在店里,凡事懂得应付,习惯周到的招待那些检查员。米店老板用一言半语的日本话解释儿子不在家。

  “什么?不在家?检查日事先就知道的吧?”

  检查员不高兴地顶撞他,然后说:“好吧,总之,检查吧!”

  检查员气势??地领先走,米店老板慌忙跟在他后面。打开米仓,袋袋的米高高地堆积着四、五列,检查员打量库存的米又看米店老板的脸,检查员的身体靠在米包用米见插的尖端刁难地在米袋上刺了几下,然后走到仓库的一隅和另外两个检查员悄悄地商量着什么,突然又转身对着门口喊带来的工人:“喂!苦力!”

  苦力拿笊篱进来。于是其中的一个检查员,一下子用米见插刺入面前的一袋米,把积存于米见插的米摊开在掌心上检查,又把那些米故意胡乱抛入笊篱中,米碰到笊篱边缘撒落一地,检查员们一边用脚底去踩米,一边用米见插从一袋袋米的一端刺入检查,于是说:“喂,有石子,检查不合格,全部重新精米!”

  检查员抛下这句话,其余的米也不检查了,迅速走出仓库回到米店。米店老板脸色发青紧跟着追,频频向他们求情,因为这批米近日就要装船运输,若检查不合格问题就大了。

  太明亲眼看到这样的事,义愤填膺,心里气得直翻腾。超过一千袋以上的米,仅检查了十袋左右,其中的一袋偶然被发现了一粒小石子,便命令要全部再精米太过分了。但是,检查员结束了检查,并不立即回去,坐在店里把已凉了的茶无味似的喝着。显然另有居心,是一种垂涎欲滴的物欲态度。那时一个检查员看到放在院子的一个旧木臼,走过去看,他回过头大声对同伴说:“是樟木的,上等品呢。”

  他说了,又垂涎地抚摸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