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九


  素珠走在他前面,她说,她那当科长的丈夫今晚有应酬,饭局很晚才会散场。狱吏呢,她差遣他出去办事情。

  一切都照她所计划的顺利进行,最后要把她绑起来,这也是为了伪装。已经一刻都没有时间容许他犹豫了。素珠被绑着示意他:“快走吧!”两人百感交集,目光相接。

  他照她的意思走到外面。从那条窄巷道向西快跑,深夜的鞋底声格外咯咯作响。他不顾一切地跑着,途中好像撞到了什么物体,事后想来是撞到了人。在巷道与巷道的十字路口停着一辆出租车等候着,车子左窗挂着一条手帕,黑夜中看见他闪出白色。他默默地上车,车内很暗看不清楚,他像跌落似的坐下,连旁边坐着的人也没有感觉到似的,他全身流汗,汽车立刻发动引擎开走了。

  “先生!是我。”

  那是耳熟的放低的声音,他转过头来看,脸看不清楚,但他知道她是幽香,她也曾经一起去陵园赏花的一人。幽香和素珠联络了在那里等候太明。幽香是一个有宽额头的聪明女孩,在太明所教过的学生中也是他喜欢的一人。在学校中,她和素珠都接受过太明为她们批改诗文,和数学的特别指导。两人都敬爱太明、喜欢他,与其说是师生情谊,不如说像诗友的关系。毕业后两人都回上海。其后的头两年还时常写信来,不知不觉消息断绝了。而后来两人又回到南京,但太明并不知道,这样的邂逅是非常富有戏剧性的。

  出租车过了太平路,向中山东路而行,十字路口的巡警令人担心。但警察并没有拦阻。太明想回家一趟,但又想刚才路上撞到的人可能是狱吏,稍耽搁可能又会被逮捕,太明便断了回家的念头。幽香的意见也是劝他不要回家。她说,其后的事由她来联络。出租车已经由中山路到鼓楼。那里也有一个警察。为什么南京夜间如此警戒森严呢?坐在他旁边的幽香叫司机改走中央路,有点冷清的中央路没有夜间的警戒,顺利通过挹江门。出租车右转到了下关的埠头。果然停泊着日本的“汉口丸”。

  太明的逃脱,已有十分之八的成功,接着的便是要如何拜托搭上汉口丸。这种非合法的搭便船,不知船长肯不肯接受?若是被拒绝怎么办?太明决定,无论如何要试一试,不行再做打算。

  31.再见吧!大陆

  太明终于潜入上海了。从被拘禁到逃走,以及用非常的手段搭便船上了“汉口丸”都是奇迹般的成功。黎明前太明在下关码头与幽香匆匆道别后,对于上船或被拒,他决定向汉口丸船长说明事情拜托让他乘船。幽香临走时给他眼前需要用的钱。汉口丸的船长是一位奇特的人,太明说话时,他哼哼地听着,听完了,蓦地以辛辣的口气说:“你们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说出自己是日本国籍的人来求助,真会为自己打算呀!”

  令人觉得是拒绝的口气,但次一瞬间又吐出一句:“没办法,你就上来隔壁船舱吧,不速之客不便拒绝!”

  那船长的措辞不和气,但显然可以信赖。在这动荡的情况下,在扬子江上上下下行船有其大肚量。太明上了船,就像坐上大船似的十分放心。下船时也需要一点演技,但都顺利通通了。

  他潜入上海后,首先找一家不惹人注意地方的旅馆住下,柜台登记的名字用黄子铭。安排了住宿,他立刻去拜访幽香为他介绍的李姓男子。

  李是幽香的姐夫,很温和的人,现在是做经纪人,以前是国民政府的官员。幽香的姐姐李太太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喜欢发表议论的女性,接待了太明,如同志般熟不拘礼地畅言着。

  在上海时代的潮流加速度压倒性地旋转着,个人全被冲流得喘不过气来。救国会的活动实在异常显著,反日的工作进展一刻刻增大不安。租界是很好掩护场所。而社会上话题的中心全是战争。租界的咖啡馆、酒吧、舞厅等靡靡之音消声了,新的聂耳作曲的雄壮活泼的先锋队之歌登场到处被歌唱着。无言里时时刻刻作着战时体制的整备。在联合战线的口号下被统一的大众一齐站起来,对日本纺织的罢工之幕剪了。在街头则每天有学生或少年团的示威游行。

  台湾人变成站在那夹缝中,听说下落不明的台湾人日益增加。又听说朝鲜人也展开独立运动。面对着这种历史的激变,台湾人的归趋遭遇到重大的危机。自己人敌我分裂。这是日本特务的政策。使太明感到很悲痛。有一天晚上,李说:“历史的力量会冲走一切,你一个人超然观望着也落寞吧?令人同情。你对于历史的旋转任何方向都无能为力。即使你抱持着某种信念,想为某方面尽一些自己的力量,但别人却不一定会信任你,甚至还会怀疑你是间谍呢。这样看来,你是一个畸形的孤儿。”

  李是半带开玩笑的揶揄的说。李如今感染了周围的人的爱国热,抛下本身的职务,热中于政治运动。

  由于李的劝告,太明退了旅馆房间搬到李家暂住。李的想法是,大概打算利用太明做什么政治性的工作。但是,在租界的台湾人身边终于危险迫近了。日本的情治单位开始逮捕台湾人。太明渐渐感到其威胁。他问心无愧,但一说到住在租界的台湾人,便一律被视为不顺从分子,日本的官宪杀气腾腾的目光,显然没有余裕辨别顺从或不顺从。

  那时太明接到从南京寄来上海给他的三封信,一封是他的妻子写的信,另外两封是素珠和幽香寄来的。她们和太明的妻子取得联络,太明如饥似渴地读着这一封一封的信。他和妻住在同一屋顶下生活时,她总是我行我素,如今太明过着如地下生活者一样的生活,隔了许久见到妻子的笔迹,觉得有一种如温泉似的使身体舒畅的暖和。

  她坚强地说,不必担心家里,又说紫媛长大多了,有时很淘气伤脑筋,还附了一张他的妻子和女儿紫媛合照的相片。开朗的妻子的脸,和短时期没见益发显得可爱的紫媛,在相片里活泼地笑着。太明一直记挂着家里,这才放心了。而协助他逃出来的两位女性,都欣慰地信里写了对太明一些勉励的话。太明暂且没有后顾之忧了。在他的心里犹豫不决的回乡念头,这时决定了。他和李商量,李也赞成太明暂时回台湾避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