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他这样说着,把他的手放在太明的肩膀:“好久不见了,我们去喝一杯茶吧!”

  他邀太明到附近一家吃茶店,太明不问起,蓝自己说的仍然是办那同人杂志的事,因为经费筹集困难很伤脑筋。谈话之中,他突然想起来似的说:“对了对了,今天其实要到一处有意思的地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听听?”

  他正要去中国同学会主办的演讲会。太明不怎么想去听,但和蓝隔了许久才见面,不想扫他的兴致,而且也有一点好奇心,便跟着他一起去了。

  演讲尚未开始,但会场已来了许多听众,处处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交谈着。大家说的全是北京话,而这些说北京话的年轻人,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长发一丝不乱地梳得油光光,皮鞋也擦得一尘不染,而个子高高,脸色苍白,有一点文弱的样子。

  蓝走近其中的一小群人,熟识地用北京话和他们打招呼,对方也立刻响应的打招呼。太明觉得自己也应该跟他们打招呼,但他只稍微谙北京话而已没有自信说出口,不觉说出了惯用的客家话。于是一个学生说:“你是客家人吗?那么,我给你介绍同乡。”

  他说着,带来五、六个别的学生,这是梅县的刘君,这位是羊城的邱君、这位是蕉岭的黄君、、、这样一一介绍。太明笨拙地跟他们寒暄着,但没有说是台湾籍。

  不一会儿演讲开始了,主办单位请到正巧到日本来访问的中国要人上讲坛,慷慨激昂的开始演讲,大概是说到三民主义与建国。听众热烈,太明因为不大听得懂演讲的内容,所以不怎么感动。只是演讲完毕时,主办者站起来,高呼:“建设新中国”、“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听众跟着唱和的声音残留在太明的耳朵里。呼口号完了,然后是茶会。学生争先恐后地涌到要人们的面前,拿出名片自我介绍,蓝和詹也混在其中。蓝走到太明的身边说:“你趁这好机会,也去打个招呼。”

  “不,我不必了。”

  太明说着,站在那里没动。蓝对于太明的这种态度不以为然。

  不久茶会正酣时,列席的要人们前后回去了,学生们的昂奋意犹未尽的样子,仍然未离开,各人说起对未来的抱负,或悲愤慷慨,其中,有一个年轻人若有所思的走到太明身边,自我介绍的说:“敝姓陈,广东番禺人,早稻田大学出身,请多多指教。”

  太明看见他来打招呼的率直样子,也自我介绍:“台湾出身的胡太明,现在就读于高等工业学校。”

  对方听了,脸色改变,刚才的亲近神情消失,脸上涨满了侮蔑之色,撇嘴说:“什么,哼,台湾人呀!”

  他这样说着,再多说一句都憎厌般,就从太明身边走开了。两人的语言交锋,立刻传到周围。“台湾人啦!”“也许是间谍呢!”这样的窃窃私语如波潮一样扩展开来。一阵交头接耳的私语平息了,于是一种形容不出的沉重的沉默空气笼罩着四周。太明很难堪悄悄起身,逃也似的出了会场,他控制住说不出的愤怒,在行人稀少冷清的路上快步走着。

  蓦地,背后传来脚步声,那是蓝,他以追上太明之势,用力抓住太明的肩膀愤怒的说:“笨蛋!你不知道日本的特务政策,以一部分台湾人做为爪牙,在厦门一带为非做歹吗?”

  太明不吭声注视着蓝,蓝又骂他:“竖子!”

  他吐出这句话就走了。竖子是范增骂项羽的话,也就是指不能共谋的意思。太明虽然被蓝狠狠骂了,奇异的是并未涌上怒气,只觉得有一种空虚落寞的心情,他心里想着:“这是因为我们两人的心,已有无可奈何的隔阂。”

  这是两人在日本的最后一次见面。以后蓝不再走访太明,太明也未去看他,在太明毕业回台湾之前,两人没见过面。

  15.重归故国

  太明靠在船上甲板的栏杆,映入眼帘的是烟雨蒙蒙的基隆街景,像雾一样的雨,似有若无的毛毛雨中偶尔露出晴空的一角,船在蒙蒙细雨中缓缓绕过仙洞防波堤,徐徐由外港进入内港。远处,鸡笼山已微微可以看见,久违了再接触到的故国风光。见到故国港都的风景,太明的心里,自然地浮现出瑞娥和内藤久子的影子。现在这两人对他来说,已经是遥远的人了,但仍然感到怀念。连带的太明想起东京寄宿处的鹤子,也想起和鹤子与她的母亲及太明三个人去奥多摩观赏红叶。太明又想起跟鹤子去看樱花。燃烧般的红叶颜色,和樱花落满地的小径,都已成为遥远的回忆了。鹤子的影子虽然像红叶和樱花那般鲜明,然而那不过像青春之日忽然见过的花的幻影,短暂即消失的余象。

  太明上陆后的第一步感想,是台湾跟东京比较,一切事物的节奏都缓慢。

  “这便是故国的情形。”

  太明这样想着,这时他体味到的,与其说是对故国有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心情,不如说是对故国不无感到失望,太明在苦力成群的埠头走着。然而搭乘南下的列车,心里便洋溢着久别回故乡的感动。铁路沿线的相思树成列,它们看来像欢欣雀跃地跟他打招呼似的。而火车终于到达冷清的乡下车站时,太明的心情达到依依难忘的高点。

  胡家人仍然很热闹的迎接太明的归国。太明随着到车站来迎接的阿三和阿回到家门时,事先准备的爆竹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般,爆裂开地鸣放。但那爆竹声勾起太明莫名的焦躁感。他想:“仍然是这么热闹的迎接,但自己的归乡真的值得如此盛大的迎接吗?”

  太明的心里隐隐感到的不安,使他无法溶入那热闹的气氛里。

  太明回到家,便知道家中自阿公以下家人全平安。他想家里的人都平安无事的,但在未见到之前还是有一点不安。

  “家里的人全平安,便是最好的啦!”他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