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啊!那洁白的腿!”

  太明内心里喃喃自语,晃眼般的闭着眼睛。即使闭着眼睛,那双洁白的腿依然描着美丽的曲线,在他的眼睑里面娇艳地继续跳舞着。那是丰满温润的日本女生的腿。而像白蝴蝶一样在风中翩翩飞舞的有看头!太明想起有一次游艺会时,久子穿着洁白跳舞衣表演“天女之舞”时的光景,那美艳的肢体和绝妙的舞蹈造诣,博得满堂摒息观赏。而有时她穿着美丽的和服,系华丽的锦缎鼓腰带散步时久子的美丽姿影,总是会引起太明对她情不自禁的遐思。

  太明把闭着的眼睛睁开来。久子仍一心一意跳舞着。可是太明正视其舞姿感觉透不过气来。恋慕她的情感越被引起,越觉得久子和他之间的距离-因为她是日本人,而他自己是台湾人,使他觉得无论如何没有办法拉近这距离。

  太明的心现在患了相思病。她那俏皮的偶然随兴而起的跳舞举动,更加撩起太明对久子的思慕之心。这一天他借口头痛早退回去,一骨碌躺下来,眼睛望着天花板心里又想着久子。

  “她是日本人,我是台湾人,这是铁的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这事实!”

  他这样想着,胸口好像被抓破似的感到很痛苦。即使他能够跟她结婚,其后的生活将如何?日本女人的久子,她所要求的高水平生活,而他的生活能力不过如此,永远没有升迁机会的名为“训导”的公学校教员身分。最好的情形不过是工作三十年,破格的被升为偏僻的临近蕃界的公学校的校长。学校里的陈首席训导,服务二十四、五年,还尚未升到六级俸的情形,最近日本人训导们给他一句“旧脑筋”来形容。在陈首席训导看来,有许多事值得愤慨。但他要养五、六个孩子,只得忍耐着。校长把年轻的伊滕升为教务主任,不把陈首席训导放在眼里。而首席训导甘于这样的地位为学校服务,李训导背后批评他傻,但连李训导也因为每年增加一个孩子,对校长的态度渐渐的成为迎合的了。太明想着,将这些事情联想在一起,对一切都令人感到绝望了。

  而在太明的观念中,他把内藤久子美化的来想,在他看来内藤久子就像“羽衣”舞里无瑕疵的理想女性,近乎完美的女性。那几乎是近于偶像。而现实上的内藤久子,却对太明说:“本岛人不洗澡,胡先生大概也是有生以来从未洗过澡吧?”太明不吃大蒜,却说太明大蒜臭。又动辄说:“因为本岛人那样,所以不行。”她说这些话也许没有什么恶意,但内心的优越感不知不觉的流露出来。这种情形不胜枚举。阴历过年时,地方上的保正请太明和久子一起吃饭,那时有一道菜是蒸整只全鸡。

  久子对太明低声耳语:“野蛮呀!”但她一挟起来吃,便不禁称赞美味,贪婪地吃着。尽管她本身有优越感,仍然由于无知而显示出其自大自满。一个民族的智慧而产生的,无上的味觉之极致,她因为其美食之形而嘲笑为“野蛮呀!”却终于屈服于其美味,而且并不感觉到自相矛盾。她那忘了谦虚、胡涂的健啖样子,显示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太明并非不知道这点。但连久子这种缺点都并未使太明对久子的思慕冲淡些,反而更加煽旺。她想着种种事情。这天晚上一直久久无法成眠。

  “父亲纳一个无知淫荡的女人为妾,而我身上也流着父亲这种血,这种业障我必须自己绝弃其浊,好自为之……”

  6.思慕的挫折

  运动会过了,然后便是准备升学考试,学生们以考上师范学校为目标,各个专心用功准备着。但是,每年能够考上师范学校的,录取率约一郡一人而已。郡下有十六所学校,仅六年级生就大约有二十班以上,一郡一人的录取率竞争当然激烈。

  太明希望能够为自己服务的学校,争取到那一郡只有一名录取率的升学率,他每天早晨上课前为学生复习国语、算术,下课后为学生解答入学考试问题,晚上又把考生叫到自宅辅导,功课排得满满的,踏出了突破难关的第一步。但太明一旦着手为学生辅导,才发现考生中连三年级的基本教材都没有消化的呢,这真是使太明感到愕然。其下学年级担任训导(导师)教师的松懈程度可想而知。

  太明很热心地全心全意为考生辅导,他无暇和同事们交谈什么,希望今年因此而从对内藤久子不能自拔的思慕泥沼中解脱出来。但是,他这样热心为考生辅导,却未必得到同事们好意的看法,甚至还有人背地里诬指这是太明博取名声的行为,或嘲笑他是徒劳无功的努力。李训导说,因为本岛人入中等学校的人数受到限制,不管如何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假定A学校的录取人数多一名,结果B学校的升学人数便减少一名,大局上没有改变,这就是蜗牛角上之争,他这样说着,在太明眼前露出冷笑。然而,这一切说法,不过是把他自己懒于为考生辅导的做法,做一个合理化的辩护罢了。太明对于周围的这种空气,相反的很不以为然的排斥。“一切要看结果,等着瞧吧!”他督促考生朝夕学习,他的眼睛发红充血。

  有一天晚上,一个风度不错的中年绅士,到太明的宿舍来拜访,他自称姓林,是镇上协议会的会员,人格高尚,有名望的绅士。林氏郑重地开口说:“先生年轻有为,亲身照顾考生,令人敬佩,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情想拜托先生……”

  他有三个儿子,长男投考岛内的一些中等学校均落榜,没办法只好让他去日本留学。但是,在东京十年,只是混日子,学会打撞球和玩乐女人而已。于是一事无成的回来。次男也走同一路线去日本留学,而他投入思想运动,音讯断绝。林氏的期待便全部落在三男身上。他的愿望是至少让三男能在父母的眼前读岛内的中学。而三男就读太明服务的学校,今年是六年级生,被分在伊藤先生班上,这一班老师未给予课外指导,他谦虚地拜托伊藤先生给予特别指导,但被拒绝。他无计可施所以来拜托太明。不用说,以他现在的学业实力,是没有把握能考上中学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