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欢迎会就在太明的宿舍举行。那房间六席榻榻米,既没有壁橱,也没有纸门,发黄的榻榻米表面,显露出生活环境的水平,连接榻榻米室的泥土地厨房里,只放着一个炉子和水缸而已。太明住进来之前,黄代用教员一家五口住在这里。

  时间到了,陈首席训导带着五、六个男女教师一拥而入。太明连招待客人坐的棉坐垫都没有,只是慌得不知如何是好。要被宴请的太明,却像站在主人这边的颠倒立场。

  酒是他们带来的,料理由街上的餐馆叫的,酒宴开始,席间女教师为他们斟酒。酒过三巡,陈首席训导的话题便集中于校长身边的事。他把学校的校工当私用,为他家里劈柴、烧浴缸的洗澡水等杂事而忙碌。有出差的机会,几乎都由校长自己独占,偶尔有教员的慰劳出差,也几乎都派日本人的教员为优先,校长如此行使其权利。李训导聆听着这些批评。但是其它大部分的人,只是敷衍地附合着他的话而已,并没有注意聆听。其证据是,新的一道菜端上桌,大家都集中注意力于吃完菜,批评校长的话便成为有头无尾。

  一座这样的气氛,使太明的心情渐渐不开朗。这与其说是衷心的欢迎太明,不如说是藉这个名目,大家吃吃喝喝一场罢了。

  不久空酒瓶和杯盘狼藉时,陈首席训导和女教师先走一步回去了,还留下四、五个人,席散后仍然意犹未尽,他们带太明上街。

  太明因为硬被劝酒喝醉了,脸发热,走到外面夜风吹着感觉爽快。忽然大胆起来,心里有一股冲动,想把自己心里的热烈想法,用什么过激的表现,对同僚们说出来,太明觉得同僚们只注意眼前小事象的想法,眼光未免太过于短浅。但从太明口里说出来的话,却断片的没有说服力,他想说的事的百分之一都没有说尽。李训导听了:“你是大国民(大国民一词,是从日本侵略当初的一首歌转借而来,指日本人的走狗之意)啦,但是——”

  他以揶揄的口吻指出的说:“但是,可惜你还青涩,从学校里的书本所学的知识,还不能了解现实的社会,世间如果都那么简单,人生就不必吃苦了。”

  不知不觉一行人已来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只有太明不知那是什么场所,那里是一行人预定前往之处。黄代用教员领先,他们进入其中的一家。垂着魅惑的红帘子,小房间里置着床,挂着绸蚊帐,其上面装饰着横额般的福州刺史,漆着的美丽凤凰看来像跳舞一样。那前面站着一个穿高领衣裳的佳人,摒住声音愉快地、挑逗地笑着。

  太明忽然看见壁上挂的一幅西湖美人图上的对句:“英雄自古难忘色,葵蕊何心独向阳”,他发现那对句隐藏的别有意味,不禁感到有一点满足。黄代用教员对那认识的女人说:“学校里新来的胡先生。”

  他这样介绍太明时,太明接口说:“英葵小姐,初次见面——”

  太明的话,使大家很惊讶。

  “胡先生,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呢?——”

  黄代用教员一直觉得讶异。

  “宰相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这样说着,太明只是笑。那女郎本人被叫出名字,显然也觉得奇异。于是太明说,那一副联的对句,冠首有英、葵二字,所以知道的。他这样点明,便显露出他在这方面有一点素养。

  接着黄代用教员唱起山歌,乘着这个机会,话题陆续出来。这天晚上,太明回宿舍上床后,想着台湾人教员对于日本人教员心里感到不平,和他到任以来环绕着他的不透明气氛,而又想起英葵所唱的“叹?花”阴暗的歌词和旋律,想着这些而一直辗转睡不着。于是英葵的脸,不知不觉变成跟他同时到任的内藤久子的脸。想到久子,年轻的热血不觉滚烫起来。

  5.久子

  以每一学期划分的教坛生活朝夕匆匆忙忙的过着。暑假过完了,街上水果店头原摆着的西瓜,已换上了红滴滴的柿子色,令人感觉季节的推移是么的快。还有在那期间,地方制度已变为自治制,文官服装上那华丽的金色鼓花缎滚边,改为朴素的黑色滚边,腰间佩的短剑废止佩挂了。也有人执着于佩短剑,太明则觉得腰间轻松了,不论在精神上或肉体上都感到愉快的解脱心情。

  到了入秋后暑热并未减弱,学校这时进入开运动会的期间,从校园就可以看见戴着碧空的大雪山,学生在操场每天游戏或练习跳舞。因为太明担任音乐主任,下课后仍然忙着弹风琴伴奏。但他为孩子们的练习跳舞伴奏着,有时他的心会忽然离开键盘,飘于无限的空间似的。于是节奏走调,学童的舞步跟着走样。教授跳舞的是女教员瑞娥和内藤久子,瑞娥一边擦汗一边走近太明:“不行,先生弹的调子无法配合。”

  她轻瞪眼般的说,这与其说是责问,不如说是满脸示媚的眼色。

  “啊!我也不知怎么搞的。”

  太明随口这样说,手肘在风琴上托起下巴,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那视线的片隅映入瑞娥轻喘息着般的乳房一带,几乎能触及的近距离。

  因为太明停止弹风琴伴奏,内藤久子便吹哨子宣布停止跳舞,她慢慢的走向太明和瑞娥这边。瑞娥说:“胡先生,真是不知怎么搞的呢。”

  瑞娥像要求得久子的共鸣般噘嘴,而她所说的话里,与其说嗔怪太明,不如说是出于对身近者的一种充满爱护和关心之情。

  太明感觉得到瑞娥平常对他表示出的亲近之意,有时这便成为一种媚态。可是太明的心不知怎么无意跟她亲近。他的心里对于这无法呼应的接受瑞娥的爱,感到很抱歉。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现在太明的心里住者内藤久子的面影。因此他无暇想其它的事,顾到其它的人。连温柔地接近他的瑞娥的爱意,都使他觉得厌烦。

  “先生,风琴借我弹一下……”

  瑞娥连她的身体都投向他似的,要求太明让出风琴座位。太明勉勉强强地站起来让座,他想若是久子这样要求他那就好了。

  瑞娥弹风琴,内藤久子跳起“羽衣”舞,她那练过体操有弹性的肢体,跳起了这支舞蹈,显现出柔美的曲线,她翩翩回旋,裙裾随着轻盈地旋转成轮形掀起,两条花蕊一般洁白的腿便显现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