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2.云梯书院

  胡太明开始时读三字经。跟着先生的朗读之后口诵。跟着覆诵两遍后自己一个人独习,一周之间要三、四次,当面背诵给先生听。

  从艰深的人生哲学到人文历史由格言构成的三字经,对少年来说是太深奥了。他们只是认识字的读书。因为太明在家里时学习了若干的字,读三字经不觉得困难辛苦。课业的学习顺利。但云梯书院的顽童们,在勤勉学习的余暇,会发生一些愉快事件,下象棋、玩捉迷藏还可以,却甚至半有趣地偷摘附近邻人的蔬菜或水果。偷摘的水果,春天是桃子和李子,夏天少不了龙眼,秋天则是番石榴、柚子、柿子等,获得之水果格外丰富,冬天有橘子。

  顽童们的偷摘蔬果横行,像每天必作的事情,常常趁彭秀才午睡的时间而行(他很喜欢午睡,从中午起每天必睡二小时)。而他们的淘气常引起近邻人的物议。有趣的是顽童们的行为,自然而然的有原则,例如书院之邻的老好人老阿公的园子等,要偷摘尽可以偷摘,却免于被偷,而那有名的吝啬把拾得物藏起来的老阿婆的园子,是他们掠夺的对象。她戒备得越严密,顽童们就越感到钻漏洞的喜悦。这与其说是他们喜欢偷摘水果,不如说是他们对于这种行为-苦心绞脑汁想出来的狡智计策,巧妙地达成的过程,使他们感到真有说不出的魅力。

  但是,这些顽童怕彭先生,他的教育方法极严格,对成绩不好者丝毫不宽待地处罚。而彭先生虽然吸食鸦片,但清晨起床很早。还没有天亮,便听见他吸水烟筒(烟经过水来吸的烟管)的咕噜咕噜声,吸烟声停了,房门呀地一声开了。

  这开门声成为起床号,寄宿生们起床,出去室外为花卉浇水。彭秀才穿着像蚊帐一样的长袍,手在腰间稍提高下襬似的步下台阶来。除了教书时间以外,连白天他都在光线暗淡的房间里吸着鸦片地生活着,因此几乎瘦得无肉的脸苍白发青不见血色,即使是照着朝阳,他的脸上看不出红肤色。嘴唇青黑,牙齿也黑。他那拿着水烟筒的左手的指甲任其生长没剪,有一寸以上之长。

  他除了鸦片以外,对于现世的一切事情都漠不关心,不跟人来往,对于学生除了上课以外也几乎不开口的怪人。但每天早上到院子里看花已成为日课一样,他尤其喜欢兰花和菊花。他三十年来,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有一天,太明遭遇到一件意外的事。他在书院附近的野地和四、五个同学游戏,前方的一头水牛,一边吃草一边慢慢走近太明来。那在周围牧歌般的风物中呈显为可爱的点缀景,映入太明的眼帘。太明站起来,毫无警戒心地伸手摸水牛的两角,这是朴素的表示友善的动作。但是当他的两手触及水牛的角之瞬间,太明感到眼前一阵黑风,同时他的全身失去平衡,被痛击打倒在地上,昏厥过去了。水牛吃一惊的摇头时,牛角刺入太明侧腹,他依稀记得有人抱他起来,于是又陷入昏睡中。醒来时他已躺卧在床上,父母担心地看着他,觉得侧腹发麻似的隐隐作痛。

  太明看到母亲哭泣,反射般的了解到自己遇袭的事故。那被牛角刺入之一瞬的战栗回想起来了。然而,却像很久以前的记忆似的。

  看见太明醒了,他父亲说:“已经无碍了,不要担心,伤口已敷上熊的胆汁,也喝了胡萝卜汁……”

  他说着,回顾周围的人。他是汉医。彭秀才也陪在太明的枕畔,不禁脱口说:“恭禧!恭禧!”

  啊,这里是云梯书院,看到彭秀才,太明心里若有所悟。他的父母亲听到发生这件意外之事,越过穿龙颈赶来看他。

  第二天,为了让太明回家疗养,由云梯书院乘轿子回去。在家里过着疗养生活。因为西医少,伤口敷青草药。一方面,他母亲每天到处向“伯公”、“恩主”等神明许愿,祈求早日痊愈,出于迷信由庙里带香灰回家溶于开水给他喝下。幸而伤口没化脓,伤口的痊愈过程不错。然而太明离开病床时,已经是腊月时候了。

  太明的伤口痊愈,腊月临近,家里渐渐忙碌起来。母亲晚上借着小手提油灯的光,缝制太明的鞋子和妹妹的帽子心无杂念。母亲把褴褛的破烂衣服层层重迭,仔细穿针线密密缝成鞋底。鞋面用黑天鹅绒刺绣山茶花。妹妹的帽子绣着华丽的牡丹花和红鸡,帽缨还垂着两个铃子。父亲每天很早便出门,难得见到面。阿兄和长工下田收获甘藷工作到很晚,嫂嫂把甘藷蒸熟装入有盖子的圆木桶里,让它发酵制酒煞费苦心。在这种情形中,只有胡老人闲着。而孩子们喜欢过年,说到甜粄(年糕),说到新鞋自我吹嘘,屈指数着杀猪的日子,急切盼望着过年的到来。

  书院从岁暮到正月过年放假,因此太明伤口虽痊愈仍然在家里。

  为胡老人换水烟筒的水,是太明例行的工作,老人久未这样跟太明谈话,显然非常高兴,说起了拿手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又把他本身体验过之事讲给太明听。他说:“太明,如今已是日本人的天年,日本人的社会盗贼或土匪少了,道路宽了,虽然也有方便之处,但是考举人或秀才之路被堵塞了。而且税金提高,应付不了。”

  新年就要到了。从旧历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到一月五日,称为“年驾”,在这期间不可口无遮栏,民众相信若说了不吉利的话,会碰到什么灾厄。太明的家,每年除夕要宰一头猪祭祀天公(玉帝)已成习惯。当日,在院子的中央设祭坛,其上座供着糕点、水果、五香、酒、长钱、金银纸等纸钱,下座供着鸡或肉类,两旁供着猪或羊的牲礼,从黎明前四点钟时候即一家都到院子里拜天公。

  而胡老人和其儿子穿着长礼服行“三献礼”,向天公、观音菩萨、关帝爷、妈祖、伯公等众神许愿,祈祷一家繁昌,感谢过去一年的平安。元旦日从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处处爆竹齐鸣祭祀祖先和众神。人人不工作休闲,男人出去拜年或打牌,女人回娘家或到庙里烧香,悠闲地享受快乐的新春,这样持续到正月十五日。红纸门联和气象新的爆竹声年年不例外,洋溢着新春的气氛。

  正月初三是俗称“穷鬼日”,要烧一些门钱给穷鬼,这日习惯不出门。但是下午,彭秀才却破例来拜年。他站立在胡家中庭,欣赏着门上贴的春联,于是被请入正厅。彭秀才和胡老人寒暄后,太明端了一个托盘出来,托盘上有四碟糕点,他恭恭敬敬地捧到彭秀才面前。彭秀才说:“吃红枣年年好!”说着吃两个红枣,又说:“吃冬瓜年年加!”取两条冬瓜糖吃。然后喝甜茶,又说:“一庭鸡犬绕仙境,满径烟霞淡俗缘。很好,有脱俗的风格。若不是达观的人,写不出这样的句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