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敌后武工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一


  “老金,我们这一来,明天你这个班该怎么个上法?”“来得巧,明天我是个大歇班!”金汉生大手抹了一下大胡子,笑呵呵地回答。“怎么?是鬼子又在乡里清剿啦?还是在这里掩藏着捉摸个事,像黄庄那样的再捡它个便宜?”“咱一不是躲鬼子的大清剿;二也不是想再捡黄庄那样的一个便宜。我们这次来,是想,”魏强将嘴凑近金汉生的耳根下咕哝了几句。

  金汉生听过,像喝了半斤老白干,兴奋得朝大腿上一拍:“好,你魏小队长思摸的真周到,要真成了,我可再不为咱老刘他们发愁揪心了。你们是不知道,”他若有所思地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说下去:“只要我上白班,就碰上特务汉奸们用汽车装着老刘、汪霞他们朝西关夜袭队里解运;每次碰到,我那心哪,真比那刀子刺都难受!谁叫咱在人家的脚底下踩着呢?真没法。听说他们俩都是硬骨头,好样的!唉,你们总算来啦!天一亮,我就去。”

  天刚麻麻亮,房后面,伪军警备第七中队部里传过了嘀哒嘀哒的一阵起床号音。金汉生穿上他那长年不离身的破夹袄;后又将件棉袍披在身上,快步走去,跟着传来不大响的锁门声。

  魏强他们从头明钻进南关,潜入金汉生家,直到金汉生走去,谁也没合一下眼。天,大亮了;阳光和煦地撒满了整个大地。一切都已苏醒,魏强他们的精神更大了。

  在这里,如同钻进了老虎嘴里。从神情上看,好像在自家炕头上那么安闲,谁也没把可能遇到的危险搁在心上,既不惊奇,也不紧张,大家坦坦然然地静坐在床上、凳子上;但是耳朵,却十分警惕地辨听着门外和房上传过的响动。

  “到这时候啦,怎么还不回来?”魏强隔着窗口朝东南角上高挂的日头瞅了一眼,低头又瞧瞧腕上的手表,怀着异常焦急的心情,自言自语地说。

  魏强这样焦心是有根据的。以往,敌人从监狱里提刘文彬、汪霞他们去西关夜袭队里过堂审讯,多在早饭后八点钟左右。现在已经是十点三刻了,而去侦察这一情况的金汉生却一直没有回来。

  魏强刚把窗前的位置让给贾正,贾正却欢天喜地地低声嚷起:“来了来了,小队长!”

  不一会儿,喀当!大门上响起开锁的声音。这声音给魏强带来了喜,也带来了怕。喜的是敌人可能又将刘文彬他俩提走了;怕的是在日本天皇诞辰的这天,鬼子放假,夜袭队也不审讯了。

  “叫你们等急啦!”金汉生快步走进屋,负疚地小声说。他披出的那件青棉袍不见了,手里却提了个鼓鼓囊囊的小包袱。“准把你们饿得前心贴后心了!”他紧忙打开,里面包的是一大堆夹肉烧饼,外带一小瓶酒。他指点酒瓶说:“我知道咱八路军不兴喝它,咱要走走老辈子出兵打仗的法门,盼望来个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所以我领头破下格,不管会不会,都在嘴边上沾一沾。来,魏小队长!”

  魏强深知金汉生的意思,接过来闹了一口,回手递给了身旁的赵庆田。

  今天不同往日,谁也没客气,大口大口地吞吃起来。从金汉生欢乐的神色上看,魏强知道刘文彬他俩又被提出审讯去了,也就没再多问。

  既然刘文彬他们被提出,为什么金汉生回来这么晚呢?是这样:金汉生出了门就朝南关监狱走来。吃早饭以后,他也没见到监狱里解押犯人的汽车开出来。“怎么?难道鬼子给他们天皇做寿都放了假,夜袭队的特务也来个大歇班?要是真的,那可就前功尽弃了。”他脑瓜门上急得光出汗。他想探问探问,便溜达到监狱门旁的一个烟摊子跟前,掏出一张毛票,买了两根烟卷。一根烟刚放到嘴上,嘀嘀嘀……汽车喇叭声从监狱里传来,一辆载有几个全副武装警备队员的、土黄色的汽车,拖着一股子黄烟,在他面前驶过去了。

  金汉生看到押解犯人的汽车开过去了,高兴得心里开了花,擦火抽烟,拔腿便走。这时从监狱里走来一个法警。“喂,一盒红锡包,记帐!”

  走出没三步的金汉生转回头一想:“怎么能证实过去的汽车里押解的是刘文彬他们?”眼睛朝身后买烟的法警一斜,像问人,又像问自己:“这些天总是汽车解犯人,谁知他们尽犯的是什么罪?”

  偏遇上个多嘴的法警,立刻答上了碴:“什么罪?八路,共产的罪!别看天天解犯人,就是那几个硬骨头。你使尽了刑法,他连大气都不吭。听说那个女的,回回过堂,回回大骂,真少见!”他像百事通似的把话说完,扭头就走了。“莫非这就是说书场里常听的那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意外的收获,真把金汉生乐颠了,他三步并成一步迈,迅速离开了烟摊子,去办他想办的另一桩事——到城里秀水胡同源生当铺把他那件披出来的棉袍当出去,好换得钱来给魏强他们操办一顿战饭。

  金汉生见人们都填饱了肚子,心里非常痛快。他将嘴里捣嚼的最后一口烧饼咽下喉咙,才介绍:“今天,在城里走道,打头碰脸的净是鬼子:有穿军服的,有穿便衣的,有男,有女,还有小崽子。你听罢,走到哪儿都是叽哩哇啦的乱叫唤,真叫人生气!”

  “南关呢?”魏强要了解一下执行任务的这一弯子有没有日本人,忙问了一句。

  “南——关?一来没有地方逛;二来驻的鬼子也有限,轻易也碰不上一个!”

  太阳移到正西,手表告诉魏强:已是四点半了,再过两个半钟头,刘文彬他们又要押回监狱了。

  魏强瞅瞅预先带来的包袱,说了声:“咱准备吧!”大家七手八脚地忙起来。

  从包袱里,魏强拿起一套黄卡其布的日本尉官军服,还有两只高腰黄皮靴。他像在舞台后面化装的演员,脱掉身上的便衣,换上了它。

  金汉生从头到脚看了看魏强,称赞地说:“穿了这身鬼子服,你要在马路上和我走个对面,吓死我,我也不敢跟你说一句话,这哪像咱武工队的魏小队长呀?”他回头再一瞅辛凤鸣,辛凤鸣也改了样,雪白的衬衫往里一套,藏青色的西服一穿,黑皮鞋倍亮,灰呢帽崭新,两手一抱双肘,眼一斜,头一歪,活像个抽白面儿的翻译官。赵庆田、贾正眨眼之间,都变成了日本兵。

  “好啊,装扮得太像了!登台唱戏也没挑!”金汉生欣喜得眼睛有点不够使,瞅瞅这个,望望那个,对魏强他们的化装,真是一百个佩服。

  “对,今天就给他唱出去!”贾正系着末后的黄铜钮扣说。“咱唱的这出,一定要起个戏名!”辛凤鸣扯拽衣襟道。赵庆田白了人们一眼,像想起了什么,羞涩地说:“要起名,我倒想起一个来。看,就叫《八路军大闹保定府》!”戏名起得顺耳,人们都满意地乐了。

  一切行动的联络信号规定好,魏强将瓶子里仅剩的一点酒,洒在自己的衣服上,浓重的酒味,立即弥漫了全屋。魏强叫老金先一步走了。在金汉生离开大约有一刻钟的时分,魏强他们四人前前后后也来到南关马路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