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敌后武工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九


  但是,狗改不了吃屎,转回头,他照旧把他的老洋钱贴子拣起来。又一次,也是他俩在一起工作。太阳挨了地皮,老松田率领一部分夜袭队员,还有十几个鬼子宪兵赶了来,进村就逐户清查。猛然来的情况,汪霞他俩想躲也躲不了啦,偏好这家挖了个藏四五个人的蛤蚂蹲。他俩只好跳下去,藏起来。

  蛤蚂蹲只要把口儿一盖,黑得真是难见五指。一直存有邪念的马鸣,这时,感到时机可来了,上边敌人到底闹腾成什么样,他根本就没管,他借口蛤蚂蹲里空气不流通,憋得脑瓜仁一蹦蹦地疼。末后,甚至于假装疼得实在忍耐不住了,竟然“咳唷咳唷”地叫起来。

  开始,汪霞没理他,一见他叫起来,也就信以为真,忙凑近他说:“别嚷!来,我给你掐掐!”

  马鸣盼的就是这个。他见汪霞亲自凑来给他掐脑袋,认为这是鱼儿上了钩,心里乐得真比吃了蜜都甜,像个小娃娃似的一头倒在汪霞的腿上,承接汪霞的掐掐。

  出于对同志的友爱,汪霞起初并没有觉察出他怀的鬼胎。后来,他却乘机往汪霞怀里扎。这时,汪霞才看出了他的邪恶打算,气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想:“这东西,上头闹情况,他还在这底下闹坏心!”

  汪霞正在想的当儿,马鸣突然按住了她的手,喃喃地说:“瞧,这手是多软和!真是大闺女的……”

  汪霞再也忍受不住啦,她使尽平生力量将马鸣的脑袋朝旁边狠劲一推搡,说声:“去你的吧!”跟着把自己的小手枪抄起来。

  可能汪霞用的劲大了,再加上马鸣没提防,只听见乓当一声,圆滚滚的脑袋,正好撞在蛤蚂蹲的墙山上,撞得马鸣倒抽口凉气,直劲地“咳哟……”

  “还嚷叫!告诉你,马鸣,”汪霞小声斥责,“你的思想非常坏,你要不接受同志的批评,好好地改正,有一天,会让你的思想把你拖上危险道路的!”

  汪霞虽然又一次对他警告,他当时也承认自己一时冲动,作事太对不起人了。但是,他始终就没忘掉汪霞。

  还有一次……

  汪霞越想事越多。她想着想着就责备起自己来。“是的,为什么我从听了刘文彬的那场批评,就没把他以后的一些事情,像对我的流氓举动,在年轻的妇女面前说些下流的话,跟房东耍态度……向刘文彬反映呢?要是早反映了,也就早解决了,也或许把他早处理了,我俩也不会被捕。这都是我的过错!是我让革命受到损失!唉!我……”

  “汪霞,你最近好?我这些日子病了,没顾得看你来!嘻嘻!”一种轻佻、低贱的嘤嘤声从汪霞的背后传来。

  这种令人厌恶的怪声,狠戳了下汪霞的心。听声音,她知道是马鸣,心房陡地剧烈跳动起宗。她站着没动,口问着心:“这个该死的叛徒,趁刘文彬被提出审讯的空隙,他走来想干什么?是不是又来……不能让他先张嘴,要把他撵回去!”她心里决定得快,身子转得更快,圆睁二目,逼视着马鸣,恼怒地质问“你来干什么?好不好关你的什么事?你这块没骨头的稀泥软蛋,这个出卖同志的叛徒!你有什么脸来见我,你滚,滚,滚出去!”她的声音很高,叫得屋子嗡嗡山响!身背驳壳枪的马鸣,可能来前专修饰了一番,看来比早先洒脱、利落了许多。不仅衣服穿得洁净,梆子头似的脑袋瓜上,还留起寸半长的头发。今天,他像块木头,对汪霞满脸恼火的大声喊叫,根本就没理论,很不知羞耻地欠身坐在杌凳上,接着,吸着一支刚从烟盒里抽出的纸烟。

  马鸣双肘一抱,叼着烟卷的那副讨厌的流氓相,汪霞越瞅越从心眼里讨厌,气得她直在当屋打转转。

  “看你气得那个样!干什么拿着个棒槌认起针(真)来啦!我问你,”马鸣见汪霞不言语,光抖动肩膀生大气,便屁股离开了杌凳,身子一纵,又坐在靠北墙山的一张八仙桌上。“你这么逞英豪,能逞出日本人的手心?”

  “我逞不出去,我可以死!我绝不像你,缴枪、投降,出卖了良心!”

  “一分奈何你当我愿意缴枪?我也是叫人家逼得没法啦!叫你说,”马鸣像个剁了尾巴的猴,腾地又从八仙桌上跳下,右手揎揎左胳膊的衣袖,没一点廉耻地比划:“好几个枪口都逼住了你,你怎么动?你怎么掏枪打?上下嘴唇一碰,说什么都不费劲,遇上真的,恐怕谁也得老毛子看戏——傻了眼!”“这么一说,你那投降敌人,出卖同志还蛮有理啦?”

  “问题就瞧你怎么看,从形式看,我是投敌了;从我心里看呢,我还是在抗日,不过,眼下这抗日有明抗暗抗之分,我这叫暗抗。为了叫鬼子完得更快,我才钻到他们内部来。反攻的时候一到,我们这样的人在里一闹腾,就这么一里应外合,那不就把胜利抓过来啦!其实,像我这样抗日的,并不少,好些有名气的将领,不是都在这么作着?不用朝远处说,就拿庞炳勋、孙殿英……”

  “闹半天,你是把蒋介石的那套‘曲线救国’论给搬来啦!你原来是个国民党、小蒋介石啊!”

  “国民党怎么啦?小蒋介石又怎么啦?曲线救国论你能说不是抗日?汪霞,上头说的那个咱撂下,谈谈咱们的私事好不好?”马鸣摇晃着梆子头,咧着牙齿把话转了题。

  一提到私事,汪霞就知是什么意思。她的心像丝线勒着那么疼,眼珠转个不停,脑子在考虑怎么来应付。

  “你年纪才二十挂一点零,有本事,又聪明,难道就不能退一步想?打开窗户说亮话,不管你怎么骂我、挖苦我,我对你还是没变心。你要肯依着我,留在城里,那我……”马鸣手指搔着脑袋,说到这里停顿住。他的两只眼睛贪婪地瞅着汪霞,观察汪霞听后的面部反应。

  汪霞回答他的是一种愤怒的神色。她再也不能忍受了,嘴唇气得抖动着逼问:“你跑到我跟前胡吣些什么?你的良心放到哪里去了?共产党哪一点错待了你?你为什么光为了你,办些坑国害民的事?”

  “良心?干上了这一行,”马鸣横了汪霞一眼,顺手拍下装在皮套里的驳壳枪,鼻孔发音地说道,“就知道吃、喝、玩、乐,根本就不管良心的存在。眼下,谁有奶,便是娘,乐呵一天少两半晌,什么国家、人民,管他呢!”他说完,将指缝夹着的纸烟送到自己的两片薄而长的嘴唇间狠劲吸了口,灰蓝色的烟圈,一个挨一个地从他嘴里吐出来,越朝上升越扩大,慢慢地变了形,消散了。

  “实话告诉你,要不是为了你,我不会在松田队长面前费那么多唇舌,你今天也不会坦坦然然地呆在这,你会和刘文彬一样,被提出去审讯、过热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