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敌后武工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四


  冷清清的冬夜,个个村头上都拥满了人。这些人,多是老人、妇女,再有就是麻雀般跳跃的孩子。他们个个聚精会神睁大眼睛地等待着,像正月十五等待灯会、放焰火那样,等待夜半好戏的来临。

  夜深了,之清边缘地区,猛地响起暴风雨般的枪声,沉雷般的炮声。张保公路上的枪声紧上紧,高保公路上的枪声急又急;一片闪电似的火光,一声沉雷般的爆炸音;一阵激厉的号声,一片听不清的呐喊。全地区的战斗,在一刹那,都进入了白热化。人们的心,被这声声巨响、片片火光激动得大有要朝嗓子眼外跳的劲头。有些人忘掉这是黑夜,这是保定附近,这是敌人明天就会来的地区,任什么也不顾地,豁着嗓门叫嚷开。

  “看,着火的地方准是阮庄据点!”一个老人举起拐棍,遥指着东北方,无数的眼睛顺拐棍望过去。

  不知谁又发现了新的迹象,冒失地嚷:“喂喂喂!石桥的炮楼那不也点了天灯!”这两句话又把人们的视线从东北角拽到西北上来。

  “快瞧,大冉村的两个炮楼那不也起了火?”

  “嘿,活像点着的两个大灯台?看着真过瘾!”

  “过瘾的还在后头呢!这才是个小闹。”

  “小闹?那什么时候大闹?”

  “反攻呗!到大反攻的时候,那看起来才过瘾呢!”村头上的人们,通过据点、炮楼的起火冒烟,在推敲战况的进展。哪里炮楼火光越大,他们谈论的劲头就越足;哪里没有升起火光,他们也知道,这是个战斗极不顺利的地方,也真从心眼里着急。

  魏强跟随的一个步兵连,进攻刘守庙就发生了这种情形。刘守庙据点,并没有多大兵力防守,但是,它离保定非常近。朝西奔南门,至多过不去三里地;要进东门,走那条小抄道,就更要近了。

  十点钟以前,部队就把刘守庙这个据点严丝合缝地包围了。部队悄悄地包围起据点,要想通过据点里的“关系”,无声息地将据点的一半拿下来。魏强因有别的事要进村,将周围的地形、敌情告诉给围攻部队的负责同志,忙去找秘密“关系”;由秘密“关系”引导,去找伪大乡长——黄新仁。魏强虽然没和黄新仁接过头,耳朵里却早有他这个人的影。他这个人,不仅和范村的周敬之——周大拿是个一刀割不断——连襟的关系,而且由于门当户对,平素走动得还挺密切。从周大拿的嘴里,魏强还得知黄新仁的二女婿田光,在警备队里混事,大小还是个头目。

  女婿混伪事,黄新仁也就是伪人员家属了;再加上他又是个伪大乡长,魏强才找到他的门上来。

  黄新仁是八面玲珑,哪头也不愿意落不是的滑溜人物。刘守庙离保定一望远,两顿饭的工夫就能走到,因之,他多会也是到城里去睡觉。偏巧今天没进城,也偏巧魏强他们找上了门。当时,把他吓得毛了脚,大冷的天道,浑身上下光出汗,大腿直哆嗦。他听过魏强的自我介绍后,忙点头哈腰地套近:“知道!知道!虽说没见过面,到是常听范村的敬之提念。”

  “啊!常提念?”魏强眉毛一扬,似笑不笑地问。

  “是是是,是常提念。说你年轻、有为、聪明、能干!”黄新仁毕恭毕敬地点头说。“今天,魏队长到这儿来,有什么贵干,请吩咐,我一定照办!”

  的确,魏强过去捎信支派他干点什么小事,他都百依百随地完成了。现在他又在当面卖功。也凭这一点,他觉得八路军对他可能不会怎么样。但是,第一次见拿枪背刀的八路军,心里还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并没有一下把心放下来。魏强和他谈了谈抗日救国的道理,最后板着脸孔,一字一板地说:“……像我们在黄庄集上打死的侯扒皮,在东石桥炮楼附近处死的警长王东海、特务杨八,都是因为他们死心踏地为鬼子效劳,坑害老百姓,所以我们就要镇压,坚决的镇压。可是对那些虽说在给鬼子干事,但还没有真心认贼作父,丧尽天良,没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愿意悔过自新,立功赎罪的人,我们都能宽大他。这个就叫阴阳两条道,你们可以任意挑。特别是混伪事的家属们,你们一定要为你们在外边混事的亲人们想一想,要劝他们及早回头才好。”

  魏强这一番话,确实打动了黄新仁。他心里也盘算起二闺女和女婿田光来。

  黄新仁回手从食橱里拿出瓶二锅头,还有一只没拆散的、保定马家老鸡铺的卤煮鸡。“魏队长,听你的讲话,我真像瞎子长了眼,以后,可该知道怎么走道了!来,没别的,愿陪你喝几杯!”

  这样的人,魏强见得太多了。他知道怎么应付。本来,对黄新仁的这种邀请,他是不能奉陪的。但是,见黄新仁的态度还真挚,又想拉他将来当个“关系”使,就将满满的一杯酒端到嘴前:“谈到喝酒,八路军是不兴的,再者,我也不会。但是,为了和你交朋友,为了以后你能多做些抗日工作,我愿把这杯酒喝下去!”一扬脖,烧酒咽到肚里。

  “咱是一遭生,两遭熟!”黄新仁三杯烧酒落肚,话匣子就唱开了。“魏队长,我的底细,敬之恐怕早对你说了,也就别再重复。一句话,只要你信得准我,就别拿我当外人。在抗日上,只要是我能够胜任的,你就给我做!”

  “我们是路遥知马力。要做工作可以,以后有的是!”魏强满口答应,看看腕上的夜光表,时间是十一点二十分。他忽地想起村边拿据点的事,再也坐不住了,忙向黄新仁告辞。他刚走出门口,一个倒背马拐子的通信员跑了来。通信员身后跟着个穿大棉袍、戴三块瓦皮帽的人。通信员刚把“魏小队长”叫出口,那人就脚步紧迈地走到面前,亲切地去拉魏强的手。

  “啊!是你!梁邦!”魏强看出了来人,忙将右手伸过去。“你这是从哪儿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