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敌后武工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他的话音一落,手儿立即指向了赵庆田、贾正。周大拿扭头望望赵庆田、贾正,他们都是手里紧握一支上有明晃晃刺刀的三八大盖,腰间斜插一支机头张开的驳壳枪;他俩那种勇武威严的劲头,真像那为群众守家、被群众喜爱、贴在两扇门上的两尊神像——尉迟敬德和秦叔宝,什么样的鬼怪妖魔碰见也得牙颤腿抖、浑身哆嗦。周大拿眼里看着心里想:“好家伙,这么棒的小伙,这么硬的家伙,一人两件。鬼子真的来了,还不得在我家里打得开了锅。那么一来,谁胜谁败搁在一边,最倒霉的恐怕就是我。我该怎么办哪,老天爷!”

  眼下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周大拿,挤眨挤眨小圆眼,捋捋两撇仁丹胡,像那进网的鳇鱼,想再拚命地撞一下,假装镇静地说道:“咱武工队在打鬼子上,连三岁的小孩也都知道个个是英雄好汉,厉害得出奇。听说连老鬼子松田提念起来都吓得浑身发抖,愁得脑瓜仁疼。”他先恭维了魏强他们一番,接着转了口气:“我是说,小心没大差。咱武工队是人精家伙硬,可像队长你刚才说的那句‘在这种环境里’,人家在城里,离这儿太近了,在我这里住下,万一双方碰上了,唿啦!人家像一窝蜂,都来了,你说……”他手儿比比划划,声儿忽粗忽细,样子简直就像戏台上鼻子抹白的三花脸。

  一向不大愿意说话的赵庆田,听周大拿阴阳怪气的瞎叨叨,非常不顺耳,忍不住开了腔:“都来了?都来了就打呗!一只羊牵着,两只羊也是赶,来多了,让我这俩玩艺打着才过瘾呢!”他气冲冲地左手拍下腰间的驳壳枪,右手里的三八大盖猛地朝周大拿一送,吓得周大拿倒退了好几步。

  贾正早就不耐烦了,他跟随赵庆田的话音,立刻叫起来:“是啊,不信就让他多多的来,保准我打得他个对个吃东西都不香甜了。什么离城里近啦!人家唿啦都来啦!听喇喇蛄叫就不用耩麦子哩!”他拧着脖子瞪着眼地将大腿狠劲一拍,鼻子跟着吭了一声。

  赵庆田、贾正朝周大拿的头上哗哗浇了两瓢冷水,魏强觉得心里格外痛快。他故意板起面孔申斥:“去去去,这里说话不需要你俩插言。”跟着,眼光挪到周大拿的脸上:“还是那句话,你的好意我们领情。既决定住在你这里,我们也就不动了。周先生,你喊人开开大门,赵庆田你派两个岗在大门外站上,贾正你到外边去安排露营!”

  周大拿千方百计地,软的硬的说了千言万语,并没有把魏强的心说动分毫。当他又听说门外要布设双岗,真有点魂飞天外,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怕赵、贾走出,用四棱子身板挡住二门,朝魏强说:“队长你们一定要在我这住,我叫家里人起来腾房,十冬腊月,怎么也不能睡在院里。不过,在大门上设双岗,这个得捉摸捉摸。你们都拿着家伙,能打就打,不能打拔腿就走,什么也不怕;轮到我就是个不得了的大事,为俺家大人孩子,还是请、请别在外头吧!”

  他怕还不答应,一直用乞求的眼光盯着魏强,好像说:“在这点上,你让了步吧!”魏强眨眨眼,故意沉思一大会儿,末后点点头说:“也好,部队不怕,得为群众着想。汪主任,你说呢?”他向汪霞征求意见,目的是要让范村的这杆大旗——周大拿心目里有这么个妇会主任的印象,叫周大拿知道,眼前的这个年岁不大的妇女,也同样掌握着大权哩。

  聪明伶俐的汪霞,当然能领会魏强的用意。忙表示:“是得为群众想想,那,把岗设在二门后头吧!”

  “对,设在二门后头!”魏强果决地重复了一遍,眼睛扫向赵庆田他俩,他俩都出去了。

  这一天,周大拿像只跳山猴,从日出到日落,两条腿就没有个闲时候:一会儿,到大乡里探询探询;一会儿,到村边上察看察看。有时,脸儿吓得变成土色跑回来:“你,你们可别出屋,好几十个鬼子,正在村边上等汽车呢!”有时垂头丧气,哭丧着脸走进来:“清乡队来了,要不是派人拿钱紧维持,今天非出了事不行。”总之,他感到过这一天比过十年还难挨。他觉得天长得出奇,他认为日头在和他闹别扭,他恨不得变成一只天狗,立刻跳上天空,把太阳一口吞下去,让宇宙瞬间变成漆黑一片。

  好容易盼到日头钻进了地皮,周大拿像卸掉千斤重载,长出了一口气,紧锁的眉头舒展开,失神的眼睛恢复了光亮。当家家掌灯户户闭门的时候,他欢喜地走进魏强的住屋,没枣打三竿子地说道:“托大家伙的福,这天算是平安无事地过去了!”他见魏强左手两个指头夹着一截自卷的纸烟在吸,忙从口袋里掏出盒红锡包,递向魏强:“来来来,请换换!魏队长。”魏强举举手里燃着的、自裹的纸烟满意地说:“抽这个就满好!”低下头去又看他手里的十大政策①文件,弄得周大拿送递不上,抽回很难,便不笑强笑地将烟放在炕桌上。他没抓没挠地静坐了一大会儿,才开口试探着说:“队长,你们一天两顿饭怎么样?是不是要在头走前再作点东西吃?”

  ①十大政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1943年10月1日提出的。内容是:一、对敌斗争;二、精兵简政;三、统一领导;四、拥政爱民;五、发展生产;六、整顿三风;七、审查干部;八、时事教育;九、三三制政权;十、减租减息。

  “嗯?”魏强稍一寻思,已明白了他的话意,眼睛离开文件,像早考虑成熟的样子说:“惯了,别说今夜住着不动,就是走也没关系!”

  魏强平平淡淡地说了这么几句话,周大拿听了真比吃了蝇子喝了醋还腻烦,刚放松散的心,瞬眼之间,又抱成个团团。他呆呆地望着魏强,心里想:“怎么他们还要住?他们住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我要倒霉?不然,怎么和我泡上了?”他眼珠不动地盯住魏强,整整盯瞅了十多分钟也未言语。魏强虽说眼睛转到文件上,脑子却在捉摸周大拿。他偷偷地朝周大拿瞥了一下,周大拿坐在炕沿上,呆呆的像个木头人。和周大拿打了半宿一天交道,他已知道这是个夹不住尿的家伙;方才的一句话,又吓了周大拿个目瞪口呆,更觉得范村这杆大旗不是什么戳得住、撂得下的人。

  遇到这样的人,算不算擒到手、揪住了?魏强还不敢这么乐观地想。他嘱咐自己:“小心!小辫揪住别撒手。”他望着发呆的周大拿,口气放得非常缓和:“周先生,今天你为我们担了惊,受了怕,可是我们的工作今晚上才能插手办,要是办不完,还得继续麻烦你……”

  “噢噢!”周大拿听到这儿,嘴里哽住心里想:“是什么工作扯得他们老在我这里泡?难道我不可以问问?”他壮壮胆,提提神地说:“咱是熟不讲礼,魏队长,听说今晚你们才插手工作,是什么工作?我姓周的能搭把手,帮个忙吗?”

  “抗日工作是大家伙的事,你周先生只要愿意,我们是求之不得。等汪主任来了,咱一块商量商量!”魏强刚允诺,偏巧汪霞跟两个队员走进来。“你来得正好,周先生愿意协助工作,咱们在一块谈谈。工作完得早,早走;完得晚,晚走;完不了就长住此地不走了!”魏强像是取笑打哈哈地说,其实也是在说与周大拿听。

  “那好!我就谈。”汪霞靠近炕桌说起来,“到这村就是作减租减息工作来了。抗战要想胜利,前方必须有充足的物资供应。物资要充足,重要的是发展生产。减租减息就是抗日政府发展生产的一大措施。因此,全冀中、全晋察冀,所有的抗日民主根据地都要作。这些道理我们在范村虽然几次三番地谈过,可是那些出租放债户,都是嘴头答应不肯下手做。这个事周先生也知道。现在周先生愿意协助,村里的情况你又熟,当然我们也有个耳闻,就请你给想个完善的办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