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敌后武工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二

  天交半夜,刘文彬和赵庆田顺田间大路向马池村走去。忽然,保定车站的南边响起一阵枪声。他俩一愣,然后,警惕地提着手枪避开道路,漫踏荒地继续奔马池走来。他俩来这个村是想找见秘密“关系”,了解一下敌人的情况。

  这个“关系”家的人口不多,就是父子两个过日子。父亲叫郭洛耿,不到五十岁,跟前有个刚满十五周岁的儿子,叫小秃。爷俩是老的挑八股绳儿到城里卖菜蔬,小的提破面口袋子拣煤核、拾烂纸维持生活。爷俩赚多了,吃口稠的;挣得少了,喝点稀的。什么年哪节的,从来没有过过。

  别看家业穷,郭洛耿穷得非常志气,从来不跟混洋事的人乱掺合。

  一天,小秃在南关车站旁边拣煤核,碰上他的娘舅。舅舅看他们日子过于艰难,小秃十五六也不算小了,就想在县衙门里托人给他找个提水打杂的差事。小秃非常愿意,煤核不拣了,三窜两蹦跑到家里,欢欢喜喜地跟他爹一学说,想不到反倒叫他爹狠狠地训斥了一大顿。

  “别看咱爷俩是个任啥没有的穷光蛋,一天到晚光凭仗拣破烂、挑八股绳吃这口有上顿没下顿的饭,可是咱饿死也不能给鬼子干事。咱要给鬼子干了事,等死了拿什么脸去见地下的祖宗?”郭洛耿知道小秃是个孩子,知道的事太少,应该借着这个因由好好地教训一顿。

  他喘了一口粗气,就又说起来:“我告诉你,你祖爷他老人家就是好样的。光绪年间,他们见洋人在咱中国修兵营、盖教堂,胡闹八开地乱糟,就参加了义和团,在这一弯子和东洋鬼子、西洋鬼子,还有老毛子,真枪真刀地干开了。越闹越凶,当时真把鬼子们打了个乌眼青。后来,因为没人接济,洋人又从大沽口开进来,人家使的都是洋枪洋炮,你祖爷他们使的是大刀片、红缨枪,末了,被挤在城里一个大院里都给打死了。你祖爷他们在洋人面前,都是宁折不弯的汉子,咱怎能为个嘴丢掉了良心?秃子,这年头,谁要是丢了良心,老百姓也是不答应的!”郭洛耿常用讲古比今的办法来开导小秃,小秃慢慢地恨起鬼子,瞧不起混洋事的人们来;对他娘舅给他找事的这码事,也就回绝了。

  郭洛耿为人耿直,不跟鬼子来往,在这一弯子是有名的。就为这个,早在夏天的工夫,他就被武工队秘密地发展成个“关系”。从此,他确实作了不少抗日工作,武工队在马池村东土疙瘩上打夜袭队,就是洛耿和他儿子小秃在地里连蹲了半个多月,才把刘魁胜他们日来夜去的规律抓住的。不过,他作抗日工作,有好长时间都背着小秃。有时,小秃半夜撒尿,发现爹不在了,等到鸡叫天明,爹又四平八稳地躺在炕上睡起来;有时,他在半睡眠状态里,恍惚听到院里有人小声地跟爹说话,自己本也想听听,但听不到三五句就又睡着了。总之,这些事,在小秃说来,就是个猜不透的谜。

  有一次,小秃牙疼,半夜里睡不着觉,疼过劲,刚想睡,嘭!嘭嘭!嘭!窗户棂子有节奏地连响了几遍。他平仰在炕上,睁大眼睛瞅瞅窗户,窗户漆黑一片,任什么也没望见。他慢慢地扭过脸去,眯缝着眼睛望望身旁的爹,爹连咳嗽了三声,跟着翻了个身坐起来,揭开身上的破被单子,轻轻地苫在小秃身上,下炕,趿上鞋子,没有一点声音地开开门,走出了屋。

  小秃像只顽皮的小猫,翻身爬起,嗖地一蹿,来到窗台跟前。他单眼吊线地顺着撕破的窗户纸朝外望去,几条黑影你搀我架地跳到院墙外面去了。“他们干什么来敲这窗棂子?爹为什么一听到窗棂子响动就咳嗽?咳嗽了就出去跟着走了?他们是干什么的?……”刚踏进生活大门的小秃,心灵纯洁得像张白纸,他见到了什么都觉得稀罕,充满了各种幻想。他正在漫无边际地思摸着这件稀罕事。忽然爹手里拿着一条上有刺刀的大枪,押着一个倒捆双臂的人走进屋来。

  “秃子。点上灯。”爹吆唤。小秃一划火柴把灯点着,就灯亮一瞅,爹他们抓来的不是别人,是在南关车站旁扇自己耳光、夺走自己煤核的那个警务段名叫万士顺的副段长。“怎么这家伙落在爹手里?爹怎么知道我受过他的气?”他高兴地蹦到地上;从门后头拽出自己那条一小把粗、五尺长的齐眉棍,朝警务段副段长一指:“你认识我不?不认识我来告诉你,我叫小秃,在车站上咱俩常见面。你夺我的煤核,扇我的脑袋,我都记着哪!在车站上你仗你鬼子爹,今天,你鬼子爹管不了啦,你看我的!”说着,齐眉棍抡圆,噼哩啪啦像雨点般地落在警务段副段长的身上,打得他直劲地翻白眼,就是不吭声。

  他爹,还有和他爹站在一起的几个人,都齐声呐喊:“打,朝狠处打!”“打死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这种没人心没人味的东西不能留!”

  小秃狠劲地打,人们就在旁边呐喊助威。一棍子打在脑袋上,噗地放了西瓜炮,溅了小秃满脸、满身腥臭的血。小秃一见吓坏了,心里捉摸:“这可怎么办!”

  “打哪里不行?”爹瞪圆眼珠子急了。“怎么拿棍子在这里……”说着朝小秃扑了过来,小秃吓得浑身一哆嗦,两眼一睁,醒了。屋里照旧那么黑,听他爹在背后说:“怎么在这里睡起来,快躺下!”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趴在窗台上睡着了,作了个痛快梦。他怕爹察觉他的行动,一声没吭地躺在炕上了。

  洛耿知道小秃人大心也大了,也就常用诱导的办法跟小秃说些“打日本,救中国”的道理。

  “咱不光不给鬼子干事,能作点抗日工作就得作点抗日工作。”洛耿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跟小秃说。

  “那你深更半夜的出去,就是作抗日工作去啦?”小秃直言直语地问。

  从小秃的问话,洛耿察觉到儿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动,也就不隐瞒地说开了:“是!爹黑夜出去都是帮助咱八路军作抗日工作去了。”

  “八路军?是不是那些左右开弓、百步穿杨的武工队?”“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武工队这个名字,连城里的鬼子都知道。爹,他们再来,你一定叫我看看都是什么样。人家说他们本事可大呢,能飞檐走壁,会珍珠倒卷帘。”小秃听到爹是跟武工队打交道,也觉得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心里不光对爹更喜爱,同时,也为自己有一天能看到武工队感到幸运。

  “在咱这一弯子要作抗日工作,最要紧的是嘴严,不能像个鸭子屁股,随便乱噗哧。要知道,噗哧出去,就有杀头的危险。你年岁不小了,遇事要长个心眼,爹的事别打问,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洛耿像提揪耳朵似的在一句一句地叮嘱小秃。小秃坐在板凳上,直着脖、歪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往下听,两只炯炯有神的小眼睛,忽闪忽闪的像两盏小电灯。

  小秃,从此也算干抗日工作的半个成员了。

  在路上,刘文彬和赵庆田将月白色的棉袄里子翻过来穿上,轻轻地迈动脚步,从马池村东北绕了个大弯,来到了西口。在场边上的一个秫秸垛跟前站住,听听村里没有动静,才一前一后,十分警觉地钻进村西口,贴着墙根朝街里溜。他俩忽然发现一溜被雪刚刚蒙住的脚印。刘文彬扭脸望一下赵庆田,赵庆田也回头来瞅着他。二人心里都盘算:“是谁三更半夜的到这村里来?为什么我们朝这边绕的时候,没有见到有人从东口走出村?”

  刘文彬凑近赵庆田咬着耳朵地说:“这些新脚印有点奇怪,我看小心没大差,先去一个人到老耿家看看,说不一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