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敌后武工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我那兄弟被捉,我那武器丢失,你有很大责任。要不是看守你那招惹事非的鸡八麦子,怎么会出这个错?”侯扒皮瞪着两眼,气呼呼地看着哈叭狗。

  “你派人看麦子,你有光沾。谁不图黎明肯早起!”哈叭狗脸色胀红,擦抹聚满汗珠的秃头顶用硬话擂。“你要不是派些吃里扒外的人,我那几十万斤麦子也不能丢。这个责任比十几杆枪、十几个人都大,你不负能行吗?”

  “我负?”侯扒皮青筋暴露地问。

  “当然是你!”哈叭狗一口咬定说。

  “我是铁路巡警,管不着你那一段!”

  “不用嘴头硬,到时候你会知道锅是铁打的。”

  “锅是铁打的,你敢把老子怎么样?你有能耐上宪兵队告我去,要不就找你那叉杆①来!”

  ①靠山的意思。这里是指刘魁胜。

  “你别胡吣。别以为这是八路的天下,没人敢管你,会有人找你的。”

  “你要敢给我捏造罪名,我就敢……”

  “你要敢投八路,我就会……”

  侯扒皮、哈叭狗像两只咬架的野狗,一句抵一句,一套顶一套,都嗔着脸互不示弱地对揭秃疮痂。

  一个警察小跑步地走上来,双腿并齐,举手礼行过,捧托一个白纸包包说道:“在宿舍里,发现有所长、小队长的一封联合收启的信件。”侯扒皮伸手抓过来,打开便看。哈叭狗这时撇掉刚才和侯扒皮的对骂,忙凑到跟前,也看起信来。侯扒皮气得眼珠子瞪圆。他左手朝大腿一拍:“警告爷们,爷们是老虎推磨——不听那套,对老百姓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武工队你有能耐就施展吧,我姓侯的豁出去啦!”侯扒皮一叫骂,哈叭狗晃摇着秃脑袋也开口骂起来:“什么鸡巴五(武)工队六工队的,我姓苟的打遍铁道东西,根本就不在乎!警告?警告你敢咬我的球?胆大明着来,小偷的干活算个什么?……”

  两人虽然嘴帮子硬得赛块铁,心里都偷偷地乱敲小皮鼓,后脊梁出的冷汗,一直流到屁股沟。八路军说到哪,就要做到哪,这是他俩都见过的。特别是这支做事神奇、行动诡秘的武工队给他俩发出警告,更让他俩心里发怵。他俩嘴里骂着心里想着,越想越觉得后怕,像得了一样病症似的,两人的四条腿都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第十二章】

  一

  麦熟前后,魏强他们从张保公路到中闾,接二连三地狠狠地搞了敌人几家伙,确实把敌人搞得有些晕头转向。松田觉得近来武工队在东南乡活动得挺厉害,打算向上级请求抽调些精锐“皇军”,好好地“讨伐”一次。

  由于驻在保定周围、平汉线两侧的日本军队准备朝中条山调动,他的请求计划也就搁了浅。

  火烧眉毛得顾眼前。松田根据青纱帐的窜起、武工队的活动、部下的吃亏、大皇军的南调……察觉到分兵把守碉堡、据点,像个五指伸开的手掌,总不如攥成拳头有力。于是,就把远处的和不太重要的碉堡、据点撤掉了。在保定东南乡就稀里呼噜一下撤了七八个炮楼子。撤走的兵力,都集中在高保、张保两条公路上和金线河的北岸。

  侯扒皮和哈叭狗也撤离开中闾镇。他们怕中途遇上飘忽不定、出没无常的武工队,连大道都没敢走,串着藏得住身的庄稼地,蹿到金线河北的黄庄据点里。

  他俩虽说在中闾丢了“征集”的麦子,损失了人和枪,但经过各托门子、互花钞票那么一运动,这件事总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没动官职地过去了。

  常说:“人有名,树有影”。侯扒皮、哈叭狗不论走到哪里,臭名儿也跟到哪里,他俩就像两只身长恶性毒疮的癞皮狗,脚步迈到哪里,毒疮的臭气就散熏到哪里。

  侯扒皮和哈叭狗带领他们的喽罗们来到黄庄,侯扒皮凭借他的门头硬,一下变成据点的太上皇;哈叭狗虽说跟他是棉花、线子——两样的事,倒底侯扒皮有权势,也得紧着巴结随合。两人仍旧一唱一随,还是臭味相投的好朋友。

  狗总改不了吃屎。侯扒皮一来到黄庄,又编算要在黄庄这一带敲竹扛弄钱。武工队对他的警告,也曾在脑子里想过;不过,他认为黄庄距保定不过十二里地,武工队即便敢来,也不至于像在中闾那样活跃。这儿是个“孩子胡糟娘不管,打了孩子娘出来”的地区。于是,当他们接到保定警备联队要他们重修炮楼、翻盖宿舍的命令,又认为有了生财之道。一个燥热的下午,没有一丝风。各村的保长都顶着毒日头,脸上的汗珠朝下流着,前前后后赶到黄庄据点里。他们是接到侯扒皮的通知赶来的。谁的心里都像长了毛毛草,一见面就互相询问,不知道侯扒皮叫他们来是为的哪本戏?到底是什么事?这的确没有一个保长知道。

  “干咱这事的是钻到风箱里的老鼠,得受两头气。管他什么事呢!能办就办,不能办再商量。这年头,谁要不脑筋活动点,谁就会吃亏。”说这话的是河南小黄庄保长黄玉文。他说话通达,办事利索,在黄庄周围的保长群里,算得上一个人物。说实在的,也真是一个人物。不论是鬼子还是警备队,只要提出个事来,他能抗就抗,能赖就赖。因为他们村小,拿的不多,再加他嘴头子俏,有时就真的抗赖过去了。今天,他这么一说话,人们都点头表示赞成。

  十几个村的保长都赶到了,午睡刚醒的侯扒皮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吆唤上哈叭狗,来到保长们的落脚处。这是一间不太大、光线倒挺充足的屋子。前后窗户虽然都打开,并没有减轻屋里的热度。有些人虽然手里不停地扇扇子,汗水仍旧湿透了衣裳。“都来了!”侯扒皮皮笑肉不笑地冲人们点点头走进屋;人们都赶忙站起来,七言八语地说:“来了!来了。”“都来了!”“有多紧的事,接到通知也得来。”大伙点头哈腰,不笑强笑地恭维、奉承。

  刷!侯扒皮熟练地打开手里的黑折扇,边扇动边朝人们望;人们也都扬着下巴颏瞅瞅他,再瞅瞅他身后的哈叭狗,等待他俩快张嘴。

  哈叭狗向人们哧哧地笑笑,也将视线移到侯扒皮的身上。侯扒皮像故意和人们开玩笑,黄眼珠子滴溜滴溜地转个不停,嘴刚要张开,又闭上了。

  一时,屋子里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人们的心加速了跳动,呼吸也变得短促,满身淌着热汗。

  “兄弟我来到这里的日子不多,给各位添了不少的麻烦。”侯扒皮扇着扇子沉默了五分钟,才咧嘴开了腔。“哪里哪里……”“侯队长来到这里维持地面,还不是为了老百姓……”人们嘴头上虽然说得都像抹了蜜,心里真比吃了蝇子还腻歪。“大家不嫌麻烦,这很好。”侯扒皮明白人们嘴甜心不甜,冷笑了一声,顺着人们的话音跟上来,“本来嘛,为剿灭共匪,过安生日子,就得麻烦点。今天把各位请来办宗事。别看事不大,它却和军事、警务有莫大关系,一点也不能含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