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塔里的女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九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我和黎薇的前途原很黯淡。为了爱薇,为了给她真正觅取幸福,我常常考虑“如果有一个人在各方面都比我强,我是不是该把她托付给他”?我的答复是:该!存了这种心理,我便时时在各方面留意,看有没有这样的人比我更能给黎薇幸福。

  密云不雨总是沉闷的,叫人难受的。我和薇的友谊有时正是这种现象。我们越是相爱,我们越想得到更多的爱。我们越是幸福,我们越想得到更多的幸福。这更多的爱与幸福,只有结合才能给我们。只有把“肉”加进去,“灵”才能发出更大的光芒。肉是油彩氛围,没有她,灵的线条在画面上不生动,不强烈。然而一提“肉”,种种现实问题就包围我,阻挠我,妨害我。在灵与肉的冲突中,我们自然会感到密云不雨的沉闷。

  为了打开这沉闷的僵局,我常常想一条新路。

  自然,这种沉闷是有间歇性的,经过一度沉闷后,精神上往往会感到一种新的愉快。愉快了一个时期以后,又会感到新的沉闷。

  正是在这种沉闷时期,秋天一个下午,一位医院院长来找我,他是我的前辈。平素很器重我,也很扶持我,我们的感情非常好。

  寒暄以后,他正式和我谈一件事:说有一个姓方的朋友想认识黎薇,打算托我介绍。

  据陈院长告诉我:方某是一个法国留学生。学陆军,现在是××军事机关的上校。他父亲是前清状元,做过巡抚,道台,民国以后,担任参议院议员。副省长,副部长。现任×省民政厅厅长。两个哥哥。一个现在×省创办了三个企业公司,一个任×省某银行总经理,兼×省省委。

  陈院长又说:方某为人少年老成,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久已想认识黎小姐,就是没有适当人介绍。他知道黎是你的学生,和你相当熟,这才托我找你介绍。你能不能帮点忙?君子成人之美。你平素最喜欢替人做媒。这一回非得找你帮忙成全不可。”

  听了他的话,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但仍保持平静的脸色。我冷静的答复他道:“可以。只要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这一点小事是不成问题的。”这一天,陈院长走后,我一晚没有好好睡。我似乎预感到什么不幸。而这不幸的主要创造者,将是我自己。

  我知道我自己的弱点:只是对别人真正有益,不管是怎样重大牺牲,我都能担负。对普通人如此,对黎薇更不用说。假如这姓方的真比我好,我会无条件的牺牲自己,把黎薇托付给他。

  这时我的心理很矛盾:一方面急于想表现英雄式的牺牲,一方面又感到莫大的痛苦;一方面急于想打破我和黎薇的目前僵局,一方面又有点依依不舍。

  第二天,我的矛盾解决了:我见到了方某。陈院长请我们吃便饭,介绍我们见面。

  方的身材比我魁梧,相貌比我英俊,风度比我更漂亮。谈吐举止都不错,第一面,他就给我一个好印象。这一顿吃完了,我的决定也定了。我想:“这正是我所理想的托付薇的人。”

  无论就家世,门第、财产、资格、地位、政治前途,相貌风度,这个人都比我强得多。也正是黎薇父母心目中的理想女婿,为了薇的幸福,我再不能犹豫了。

  特别叫我想下这样大决心的是:这一个时期,我特别苦闷。我常常为了我和薇的前途而烦恼。为了摆脱我的痛苦,我常常梦想有一个理想的男子出现在薇的身旁,代替我,比我更能给薇的幸福。这样,薇幸福了,我也幸福了。

  现在,这样理想的男子果然出现了。我素日所缠绕的牺牲决心可以完成了。在和陈院长方君吃饭的这个晚上,我回到家里时,薇已等了我很久。

  她看见我回来了,立刻跑过来,抱着我问:“圣,你到哪里去了?怎么这样晚才回来。”

  我怔了许久,终于对她苦笑道:“我今晚办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重要事?可以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件与你有关的事。”“与我有关的事?”

  “不但与你有关,并且是关系你一生幸福的事。”我用很郑重的语调,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

  她的脸色充满惊讶的问道:“那么,这件事究竟有没有成功希望呢?”

  我的脸色仍很庄重:“这件事大致算是成功了。”

  她扑嗤笑起来,紧紧抱着我,给我一个热烈的吻,接着笑着说:“傻子,关系我一生幸福的事,不也就是关系你一生幸福的事?这样的事既然有成功可能,你应该高兴,你的脸色为什么这样沉重?”我把她拖到阳台上。我们坐定了。

  我抓住她的一只手,郑重说:“这件事并不像你所想的那么简单。我现在爽快的对你说明吧!”

  接着,我源源本本的把陈院长找我的经过以及和方吃饭的情形告诉她。我又对她详细解释:我和她的前途既很渺茫黯淡,长此拖延下去,只有痛苦、方早就倾心于她,偷偷爱了她很久,现在也正在为爱她而痛苦。于其说三个人同时痛苦,不如让其中的一个——我,独自肩负这担子,让另外两个人得到幸福。他们幸福了,我也就幸福了。

  我又告诉她,方的家世门第,经济状况,资格学问,风度言谈,相貌体格,一切一切,如何比我强。她和他在一起,会比和我在一起更幸福。为了她,为了她的父母,为了我的家庭和朋友,为了社会环境,为了我的做人,我和她的友谊必须告一个结束,这结束来得正是时候。

  我又说了许多许多,许多许多……

  我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希望她听我的。

  她听我说完了,突然撒开我的手,跑到客厅里。

  我走过去。

  她连连摇手,喘息着道:“不,不,你站远点,不要来……我现在必须静一静……你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她的神色那样沉重,不由我不听她的话。

  我回到阳台上,斜倚着栏杆,望着黑暗的家园。我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在沉,沉,沉到黑夜里,沉到很深很深的黑暗里。

  许久以后,我回到客厅里。

  黎薇从沙发上站起来,面色苍白,似乎很疲倦。她只对我说了两句话,她的声音很软弱无力。

  “也好,你把他介绍给我吧。”

  说完这两句话,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天后,我当真把方介绍给薇。

  我请薇,她的父母,以及方,在一起吃饭。席间,我正式把方介绍给他们,但薇对他很冷淡。

  另外一天,方又约黎薇一家人吃饭。邀我作陪,这样,他和他们更熟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