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塔里的女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因为你的心现在跳得很快。”

  “跳得快就叫你舒服吗?”

  “跳得快证明你很爱我。”

  “真的吗?”

  “真。”

  “千真万真?”

  “千真万真。”

  “那么你怎么酬谢我呢?”

  她不开口,把脸紧紧贴在我心口,贴得很紧很紧,很紧很紧。我一动不动,让她紧贴着。贴了很久,我才轻轻道:“这是酬谢吗?”

  “是。”

  “怎么讲?”

  “因为我现在用我的灵魂来拥抱你的心。”

  “怎么讲?”

  “我的灵魂就是我的脸。”

  “为什么?”

  “灵魂是一个人最美的部分。”

  “对。”

  “我的脸是我最美的部分。”

  “对。”

  “所以我用我的脸代表我的灵魂。”

  “说得好。但我还是有点遗憾。”

  “为什么?”

  “因为你可以不用灵魂拥抱我的心。”

  “为什么?”

  “你自己想想。”

  她想了不久,突然有所悟,她轻轻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她不回答,抬起腰,伸直身子,用她的心紧紧贴住我的心。

  我不开口,胸膛向前挺了挺,也紧紧贴住她,用我的心来回答她的心。

  ……

  不知何时起,雨竟住了,风也轻了,湖上的潮湿空气说不出的温柔。湖面波浪平息后,水静极了。我们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只不时有一串串水滴从莲叶上滴入水里,敲起玲珑的声音,清晰而圆润,使水面显得分外幽寂。在幽寂中,我们体味到夜的美,黑暗的美。我们仿佛不是在水上而是在水底。我们真不愿说话,也真不愿思想,动作,我们只愿沉没在静寂里,像鱼沉在水里,不断往下沉,沉,沉,沉,……

  不知沉了有多久,我终于揭开我身上的三张莲叶,从怀中取出一根火柴,划了一根,一朵小红花立刻开放在黑暗里。我擎起火柴,照亮了她的脸,笑着道:“我要看看你的脸。我很久没有看到你的脸了。”

  她两只眼睛深情地望着我:“没有光你也应该看到我的脸。”

  “是的,没有光我也应该看到你的脸。”

  火灭了。

  黑暗又是上帝。

  在黑暗中,我当真看到了她的脸:明亮的脸。不久,我划着第二根火柴。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

  “点蜡烛吧。”

  她从番布旅行袋里取出一支白色烛,点亮了,大放光明。我看见了绿色的莲叶,红色的、白色的莲花,以及青色的水。

  她把烛放在船舷上,回过共来对我道:“罗,你知道我今晚为什么喜欢在湖上玩?刚才下那么大雨,也不想走?”

  “为了欣赏在雨里的我。以及我们在雨里的情,是不是?”

  “不。”她摇摇头。

  “那为什么呢?”

  “为了给你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她不开口,却伸开右臂,对我道:“把袖子卷上去。”我遵命照办。

  她穿的是白番布西式褂子,袖子本来很短,我一卷,就卷上了肩。“看吧,这是什么?”

  她把洁白臂膀凑到我眼前,我借着烛光,对她望了一眼,在她的上臂,我发现了一块很大的白色橡胶皮膏,我连忙问:“怎么,你的膀子破了么?”

  她点点头。

  我不免半埋怨半关怀的道:“膀子破了,你怎么破了贴橡皮膏?贴橡皮膏,揭的时候,非常疼哪!你应该敷一层凡士林,外面再扎绷带才是。”

  她摇摇头:“我什么也不知道哪。”过了一会,她又道:“给我把橡皮膏揭掉。”“这不痛吗?”

  “你别管了,我要给你看点东西。”

  她的神色是很坚决。为一股好奇心所激动,我只得照她所说的做了,我把她的膀子放在我膝上,两只手轻轻揭那橡皮膏,动作轻极了。

  一面轻轻揭,一面问她疼不疼。她摇头。我知道她是说谎,她的脸色在做一种很大的挣扎,牙关咬得很紧。我忽然放下手道:“你骗我。你一定很痛。我不揭了。不管有什么好东西,我也不看了。”

  她坚决的摇摇头:“不,你得揭开,否则我会生你的气的。即使我有点痛,这也是有代价的疼,过一会你就明白了。”

  她的态度是那样固执,好像连刀子搁在头上,也不会叫她改变。我没有办法,只好咬牙继续揭。

  我终于揭开了。

  她始终很平静,连哼也不哼一声。

  “举起烛光来,看这是什么。”她把膀子抬到我眼前。

  在烛光下,在刚才贴橡皮膏的地方,我发现一大片蓝墨水的溃处,起初我看不清它们是什么。仔细看了几眼,我才发现上面有几个刺青的英文字。烛光在幌动,我看不清是什么字。定定辨认了许久,我才看明白它们是R、S、T……我名字的缩写,她用刀子在皮肉上刻了这三个字,又用蓝墨水浇在上面,这才明晰的浮显出来。我望着发了楞。

  我听见她的声音:“我早想把你的名字刻在身上,只是不知道怎样刻。听人说,刺青用针,我想针太细,便用刀尖。刻完了,没有上止痛粉,就把蓝墨水浇上去,痛极了,流了很多血,我这才贴橡皮膏……”

  我怔怔的望着那三个字,许久说不出话来。终于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

  她睁大眼睛,深沉的望了我许久,用极坚定的声音道:“为什么这样做?为了告诉你:只要我的躯壳活一天,你的名字永远活在我的血液里。除非我的血干了、肉毁了,今生你的名字与我的身子再不分开了。”

  听完了,我低下头,一滴大眼泪出现在眼角上,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

  ……

  【第五章】

  一片微风的偶然激动可以促成古森林的大火。一片微波的偶然激动可以促成排山倒海的惊涛骇浪。宇宙间的小小偶然常常造成惨绝人寰的大悲剧。对于这种飘忽无定的偶然,我们多半束手无策,事后细想起来,只觉得它异常残酷,异常危险。

  我和黎薇的命运,也就被一个“偶然”所决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