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塔里的女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我抬起头凝视她,她的脸孔这时红极了,简直就是一把大火,熊熊燃烧着,辉煌而绮丽。在火光中,整个黑暗的夜都改了观,从空气里,我可以呼吸到火的热度。

  一面凝视,我用激动的声音对她道:“黎,今晚你似乎特别兴奋,你从来不是这样的。发生了什么事吗?……在跳舞的时候,我就从你身上感到一种特殊的热,特殊的火。我仿佛并不是在和你跳舞,而是和火在跳舞,现在从你脸上,我又看见了这种火,又可怕又美丽的火!黎,你告诉我吧,你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能给你尽一点力吗?”

  她冷静的道:“不,没有什么!我今晚有点奇异的情绪,这点奇异,过一会你就明白的。你能不能再喝一杯酒?喝干这一杯,瓶子就算空了,酒瓶总应该让它空的,对不对?”她倾注了最后一杯酒。

  “好,我答应你!”我高举起酒杯:“黎小姐,我借这杯酒来庆祝你今晚的那点奇异情绪!”

  “你说的好!我愉快极了!”她笑着望我,这笑甜极了,热烈极了。

  临告辞时,她送我出门。

  快上车了,她突然把手上的一个大纸包递给我:“这包东西,您带回去。”

  “什么东西?”我惊讶的问。

  “你不要问什么东西,回去打开看,就明白的。——Good Bye!Good Night!”

  “Good Bye!Good Night!”

  我向她摆摆手,头脑却很昏。

  我的汽车旋即开动了。

  【第三章】

  在一年四季里,天空有时总要出现几片极奇异的云彩。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偶然总要出现一两次奇迹。这种奇迹像红花绿树,像太阳闪电,没有它。生命就不美,不亮。有生以来,我常常憧憬这种奇迹,幻想它,崇拜它,却从未希望它降落在我的身边。获得奇迹的人,需要特殊的德行,超人的福气。我既无大德又大福,我没有勇气企盼奇迹。我只常常梦想:或许有一天,它会像一片落叶似地,偶然随风飘到我的身边。当我拾到时,只以为是一片平常的落叶,并不稀奇,更不珍重。一转瞬间,不知由于什么魔法,这片落叶突然变成一片崭新的天地,一个充满幸福与光亮的世界,改造了我的整个命运,包括我的灵魂与思想。

  今夜,站在阳台上,眺望蓝色的天空,我想起奇迹。我相信会有一点奇迹出现在我身边。

  这正是午夜,星斗繁茂极了,仿佛是初夏花园。天非常之蓝,蓝得很出奇,蓝得很温柔,蓝得很叫我舒服。我站在蓝色星光下,站在蓝色的夜里,晚风轻轻摇撼我,抚摸我的头发,摩挲我的身子。我享受它的清凉,呼吸它带来的树叶子的香气。九月的夜真静,真温存。在我的手上,是黎薇给我的大纸包,直到现在我一直不敢打开它。我知道它里面所藏得是奇迹。打开它,就是打开奇迹,它或者是一个最大的幸运,或者是一个最大的厄运,无论是幸运或厄运,都叫我害怕。

  在阳台上散步了很久,我终于回到客房里。一个强烈的欲望爬出来:我必须打开这奇迹,不管它带来的是诅咒还是祝福。

  手微微抖颤着,打开纸包:四大厚册洋式簿子跌到沙发上,每一册都是烫金的银色皮面。

  我随便翻开一页,浑身血液立刻冲上脸。我的心“卜卜”跳起来。

  这是黎薇三年半来的日记。

  谜是揭露了。

  热情的火包围了我。我的每一根神经都紧张起来。我放下日记,跑到厨房里,煮了一壶浓浓的咖啡。

  我倒了一杯热咖啡,我取出一盒很久没有吸用的“老美女”雪茄,划了根火柴,点起雪茄,喷吐出一片蓝色的烟,喝了一大口咖啡,我开始打开日记。

  一页页的,我看下去。我所看的,似乎并不是一页一页的纸,而是一页一页的人的灵魂。这灵魂是这样热,这样美,这样香,叫我想哭又想笑,想乐又想悲。看着看着,我的眼泪滴在纸上,与眼泪俱来的,是唇边的微笑,是心头的甜蜜。

  在这四大本日记上,黎薇写下对我的全部情感。从三年前× ×女大那个晚会起,直到今天早晨止,凡是有关于我的,她全记下来,毫无隐瞒,毫不掩饰。在这些娟秀字迹里,我似乎可以呼吸到她的血液,她的心跳,她的体温。这并不是一些由人写成的字,而是一团团的火。这几百页就是几百团火,燃烧在我的眼前,焚灼在我的心头。我一面看,一面猛烈抽雪茄,喝咖啡,让暴风雨式的刺激麻醉我,宰割我。我真愿纸上的火传到我身上,把我活活烧死。如果我这样死去,我会感到很幸福,很舒服。

  日记里关于我的部分太多太长,我无法——转录。我只能摘要举一些例子在下面,略略说明黎薇的情绪:

  ……

  ×月×日

  今晚,学校纪念五周年,开晚会,我担任总招待兼司仪。

  今晚,有生以来第一次-我遇见一个极残酷的人:罗圣提。他演了一场短剧来讽刺我,玩弄我。他的目的达到了。在掌声中,当他挟琴下台时,他用最傲慢最冷酷的眼光望了我一眼,这一望比钢刀还锐利,直刺我的心坎。直到现在,一想起这件事,我周身还抖颤。我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

  很少有男子不在我面前发抖。

  没有一个男子敢这样玩弄我!

  啊,罗圣提!我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恨他!……

  他给我的伤害太深了。

  ×月×日

  上午在教堂参加唱诗,遇见罗圣提,出于我的意外,他对我竟和蔼极了,温柔极了。我绝未想到:这样一个残酷的魔鬼也会有一个可亲的态度。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为了报复他,我本该摆出最骄傲的脸色,故意不理他的。但说不出为什么,当时竟忘记报复了,他的笑吟吟的面孔似乎传染了我。事后我很后悔,不过报复的机会有的是!将来我总要给他一个难堪的。

  ×月×日


  报复罗圣提真不是易事,他似乎知道我要报复,尽可能疏远我,连招呼一下也不。我的美丽对他好像毫无影响。真奇怪,世界上竟有男子用一付石头眼睛来看女子的美。

  ×月×日

  一次又一次想报复罗,总不成。说也奇怪,渐渐的,我觉得罗并不像我所想的那样可恨了。今天我见他和一位小姐谈话,态度是那样好,谈话是那样体贴,我开始发现了他的动人处。

  ×月×日

  罗实在很可爱。在任何团体活动垦,他总是那样潇洒大方,一点不自私,不卖弄。比较起他来,许多男子都显得幼稚可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