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七


  那柳营长却不慌不忙,用裹腿把三个手榴弹捆在一起,导火线扭在一块,然后把这扎手榴弹捆在腰间。他忽然跃起身,大片刀举在头顶,嘶声叫着,声音听起来使人悚然:“哪个向后退,我就劈了他!同志们!坚持住,胜利就是我们的!有种的跟我冲啊!”

  战士们紧跟在营长的后面,飞也似地向坦克扑去。柳八爷的大片砍刀,在月光下闪着青红的光!

  敌人立刻向柳营长射击。他根本不躲避,用全力以赴的磅礴气势猛冲上去!

  一个鬼子端着刺刀迎来。柳营长刀起头落斩了他,就抡刀狠命地向坦克的履带砍去!只听铮的一声,刀发出可怕的响声飞到空中。震得柳八爷五脏麻木。

  再好的宝刀,怎么能斩断巨大坚韧的钢铁呢?啊!聪明又呆傻的柳八爷呀!

  柳营长没有踌躇,他怒吼一声,一个翻身跳到坦克前面。

  就在他身体刚被轧倒的一瞬,他抽动了手榴弹的导火线!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坦克的链带哗啦一声垮下来,冒起浓沉的黑烟。

  后面两辆见到这个情景,急忙掉头逃窜。

  战士们猛扑上来,奋力拚杀敌人……

  不一会,教导员率领一连人,奉司令员的命令赶来了……

  德强领着部队,直到把敌人围住,他才急忙地向母亲所在的地方跑来。

  城里各处的枪声已停下来,都集中在西北角。街上躺着横七竖八的敌人尸首。担架队在抢救伤员。一群群俘虏垂着脑袋被押着。

  德强的心里越走越紧张。他希望在那里见到母亲,可又希望别见着:她还会活吗?!要是被敌人抓去了,说不定遭遇会更惨……

  他来到福昌饭店前面,什么也看不到。他急促地叫几声,也没有回答。他用手电筒照着,溜着墙根找,一见水里有缕缕的血迹,心更加跳荡,赶忙顺着看去,他猛然停住了!

  墙根下,稀泥上有一大滩绛红色的血渍。从房檐上滴下来的粗大水珠打在血上,那血立刻迸溅起一阵红花,缕缕的血液浮在水面上,缓缓地向低处流去。

  德强发现掩在血水里一个黑东西,忙去捡起来:“啊,枪!左轮手枪!”他心里一跳,眼睛已开始模糊。虽是在黑夜里,那泪花却闪出光亮。他迅速地把弹膛打开,看见里面还剩下一颗子弹。他知道母亲打出两枪。因为一共是五颗子弹,他交给母亲时已打掉两颗了。

  德强把枪用力甩甩,在衣服上把子弹上的血水擦干……

  忽听对面传来枪声。他立刻把子弹装上膛,闪到墙根。

  迎面跑来特务队长郝三。他见城破,想藏到那女人家里,再瞅空子逃到牟平去。却不料被战士们发觉,跟踪追来。

  那郝三一面奔跑,一面向后还击。

  德强见来人跑到跟前,趁他向后还击之时,猛冲上去,将他拦腰抱住。

  郝三略一惊,掉过枪就向抱他的人打。

  德强却早料到他这一着,准确地用一只手抓住对方的手脖子,向上一折——叭一声,枪打到空中去了。

  郝三倒也凶猛,不等对手再动,奋力一转身,照德强胸口就是一拳。

  德强虽然身痛,但还是猛力夺下敌人的枪,指住喝道:“举起手!”

  郝三听着后面的人已赶上来,他不顾一切,转身就跑。

  “好小子,你跑不了!”德强激怒得厉害,他立刻从腰里抽出母亲的血沐浴过的左轮手枪,用那最后一颗子弹,向在黑暗里奔跑的影子,狠狠地打出去!

  噗腾一声,郝三一头栽进污泥里。

  敌人不投降,就坚决消灭它!

  鬼子们不接受再三的警告,死守着孤垒。于得海司令员下令实行最后的手段——炸毁碉堡!

  民工们已经挖好地道,一直通到敌人的碉堡底下。用一个古老的大棺材,装进大小几十个地雷,埋在碉堡底下,用绳子将导火线从地道拉到我军阵地上。一切准备就绪了。

  一位小战士,用还带着童音的清脆嗓子,讥讽地警告敌人道:“喂!上面听着: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如果交枪还不晚,咱们八路军一定宽大处理,送你们回家,不要再为财主卖命打仗了。若是再不听,我们就请各位坐土造飞机啦!”

  战士们齐声喊话,警告敌人自悟。

  碉堡里的敌人叫骂着,他们还梦想牟平的增援。

  杨胖子翻译官从玻璃窗缝露出肥大的脑袋,向下嘲笑地说:“嘿嘿!你们八路军只会钻山沟。看看,只隔一层墙就干瞪眼了。哈,对不起,我们要吃大酒大肉了。到天亮,还要吃牟平的点心当早饭……”

  轰……没等他说完,碉堡就飞上了天空!饭碗、钢盔、枪、衣服、骨头、筋肉……飞满天空,又狠狠地摔到地上。

  千万人的欢呼,震撼着大地!

  “真的?!”德强一听人说母亲没有死,被担架队救出来,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过大的惊喜,使这个刚毅的青年象孩子似的,忍不住眼泪簌簌流下来。他拚命向临时包扎所奔去。

  母亲,她静静躺在担架上。她一直昏迷!她的头被打破,前额包着宽宽的绷带。左面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身子只能仰躺着。在灯光下,她的脸是那样苍白,那样没有血色。

  德强猛闯进屋,一见到姐姐站在那里,就知道那一定是母亲的所在,急忙抢上去。他情不自禁地惊叫:“妈!……”可是一看人们的手势,他突然顿住。

  不知是大儿子的呼唤,还是长时间医生的悉心治疗发生了效力,母亲慢慢地睁开眼睛。她向身旁一看,轻声说道:“啊,你们都在这儿。”

  “妈,我在这,在这!”德刚抽泣着凑上去。

  母亲略一惊,看着丈夫说:“孩子也来了,不饥困吗?”

  “妈,我自己跟二姐来的。妈,我不饥困。”德刚忙去拉住母亲的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