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四


  孔江子心想,要是能把这个人拉着投降,就更显示出自己有本事,功劳更大了,同时也算救了结拜兄弟。于是更压低声音说:“兄弟,这城破是一定了。要是你真想保住自己,真该早打算盘,早做准备。你想投降,我可以替你担保,到八路军那……”孔江子突然顿住,立时感到一阵恐怖!他想起这个俞小队副被八路军杀掉的汉奸父亲、哥哥,和他平时对共产党的仇恨言行……他马上感到失言了,这个烧香磕头山盟海誓的把兄弟,也是个对自己有危险的人!

  “好,这太好啦!说呀,我到八路军那里会怎么样啊?”

  孔江子听他这一说,越发觉得他心怀不善。为掩盖不安,他仰脸喝一口酒,接着嬉笑着提高声音说:“嘿嘿,多喝了点酒,我和兄弟你说起笑话来啦!象我们这种人到了八路那里,我担保你的脑袋搬家。哈哈……”

  俞小队副想再套孔江子说下去,可是孔江子怎么也不说了……

  孔江子和把兄弟分手后,回到住屋越想越不对头,心里越慌起来。他前思后虑拿不定主意,最后决定去把事情告诉给德松,看他说怎么办。若是有意外,要赶快躲藏起来才好啊!

  孔江子正要出大门,迎面碰上三个人。没说二话,立刻将孔江子扭起来。为首的郝三喝道:“走!押到大队长那去!”

  孔江子立时面如土色,身如筛糠!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打门声。

  母亲吃了一惊。她没有睡,紧抱着孩子坐在炕上。望着那黜黑的窗户,心随着雨点在跳动。母亲想到战士们都在雨地里,一定被雨淋得全身透湿,她多末盼着枪响啊!可是她又有些怕那枪响,因为她儿子和枪响有关,他会不会发生意外呢?!还有家里的两个孩子,夜里很少离开妈身边,不想她吗?德刚会哭不?秀子做饭做得好吗……

  门声冲断母亲的思路,她忙赶出来。院子里黑古隆咚,稀泥差点把她滑倒了。

  “谁?”母亲问。

  “快点!姨啊!事情糟啦……”

  母亲一开门,婵子象从泥水里爬出来的,披头散发,一头撞进来,抱着母亲就哭。

  母亲知道不好,忙问:“快说,什么事?!”

  “姨啊!那、那孔江子被鬼子抓去,挨打不过,把什么都招出来啦!我在屋里听得准准的……你快藏起来吧!姨姨啊……”婵子哭叫着。

  “啊!”母亲全被惊住,没感到雨水是那样猛烈地往身上泼,接着她急促地说:“婵子!你快领家里人躲一躲,把菊生带好!我马上出门!”

  母亲说着就走。

  “姨啊!到地下室藏着吧,出去不得呀!马上有人来抓啦!”

  婵子拉住不放。

  “快松手!我有急事。”母亲倒平静些了,急急走出门。

  嗤一道闪电,克嚓嚓一声焦雷,母亲沉重地摔进泥水里……

  德松来后就找一个独屋住着,准备发生意外好应付。

  他一点睡意没有。他想到马上要战斗,敌人的死亡就在眼前了,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和对胜利的信心。想着想着,他油然想起妹妹——兰子。

  兄妹一块参加了地下工作。妹妹总是瞪着一双机灵的灰色眼睛,看着哥哥。他叫她干什么,她嗯一声,头也不回就去了。她是多末好的一个姑娘啊!斗争开始不久,她就牺牲了。她的年岁比其他人都小,可是牺牲的那末早——是继七子的第二个。兰子没能看到即将来临的胜利,这是很可惜的。然而,她坚信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她是很早就透过层层迭迭的苦难和障碍,看到胜利的曙光的。人们都会记得,她死时是那样自豪和平静,眼里放出多末美好的光彩啊!

  德松心里有些激动,觉得眼睛有些潮湿,但没流出泪来。他又想到德强嘱咐他要警惕些。是啊,他一向都是把驳壳枪压好火,放在枕头下。睡觉时,一只手扶在枪柄上,那胶木的枪把,永远是温暖的。想到这里,他坐起来,握住枪,两眼从窗口凝视着漆黑的夜色。听着狂风骤雨的鸣响,他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一分钟象一天那样长……

  他忽然听到象有脚步声。呀!是很多人向这里走来。他忙趴到窗上一看——啊!刺刀在闪着阴冷的灰光,苍色的钢盔被雨点打得崩崩直响。要战斗的念头,迅速地通过他的全身!

  “表弟……开门哪……”一声悲惨的叫唤,犹如夜晚站在房头上猫头鹰的嚎声。在这后面,是刺刀的犀尖,指挥刀的利刃。

  “这家伙叛变了?!”德松心里在说,嘴却闭得紧紧的。他用枪筒挑开窗纸,准准地瞄着。

  雨,哗哗地下着。敌人胆怯的寂静了一霎。

  那个俞小队副气急地骂道:“你这小子,耳朵长毛啦?你插翅也难飞出去!快出来投降……”

  叭地一枪。那孔江子的把兄弟俞小队副应声倒下去。德松又连打几枪,又一个敌人倒在泥水里。

  庞文也赶来了,命令机枪向屋里开火。

  德松觉看肩膀一热,仰倒在炕上。

  窗纸被打着了火,窗棂着了,房子也着了。屋里充满浓重的乌烟,德松呛得流泪,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过去。

  他拚命挣扎,重新爬到窗台上,胸脯又中几弹,他用一只手撑起身体,另只手向外开枪。他全身被血浸透,痛楚得把嘴唇都咬破了。但他听着敌人被他打的惨听声,那苍白的脸上,显出骄傲自豪的笑影。在渐渐停止一下弱似一下的心跳时,他还在想着:“抗战快胜利了。鬼子要完蛋了。我也对得起党和人民了。我的革命成功了!……”

  庞文暴怒地看着躺在血水里的三四个尸首,命令把房子遍处点着。

  其实德松已静静停止呼吸。敌人不过尽了火葬的力,让火光烧得更大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