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三


  沉闷的雷声越来越大,它似乎要冲出浓云的束缚,撕碎云层,解脱出来。那耀眼的闪电的蓝光急骤驰过,克嚓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大地摇动。狂风无情地吹刮,瓢浇般的大雨遮天盖地直刺直压,粗大猛烈的雨柱,掀起一层尘埃。一霎,到处是一片汪洋了。

  部队都匍匐在城墙的周围,趴在掩体里。战士们都把衣服脱下,包盖着武器弹药。雨水顺着一个个黑红强壮的肌体,泉水般地往下流。虽是初夏,北方的夜晚加上风雨,还是冷得使人打哆嗦。

  各村来的担架队,由区委书记姜永泉率领着,几乎有战士那样多。尽管军队向他们说过多少次,不要到前面来。但他们总是当耳旁风,都紧跟在部队的后面,有的还想到军队前面去呢!

  仁义并没在家照顾孩子,他领着民工来了。他们紧跟着第一连。王东海连长说过好几次,叫他们别上来,等战斗打响来也不迟。仁义每次都叫大家退回去,但大家都不走。他自己也觉得腿很重,一步也不想挪。

  战斗,黎明前的战斗!在激动着每个人的心!

  忽然,战士们听到后面响起脚踩泥浆噗噗咂咂的声音,越来越近。

  王连长和指导员正在巡视阵地,借着闪电光一看:成群的妇女们,抬的抬,挑的挑,提的提,扛的扛,摇摇晃晃走上来。

  妇救会青妇队送饭来了。

  她们一个个可真够瞧的。每人把外面的衣服脱下盖在饭筐、饭篓和水桶上,剩下的衣服被雨淋得都贴在身上,头发也粘在脸上了。有的鞋子被泥浆粘掉,赤着脚丫儿,有的跌得遍身是泥,个个活象落汤鸡。

  不由分说,她们拿碗的拿碗,送筷的送筷,分干粮的分干粮……有的战士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手里就有了热腾腾、香喷喷的肉包子。

  战士们怀着感激的心情,和着雨水,大口地吃着热饭。

  妇女们听着咂嘴的声音,心里是多末快乐啊!

  王东每见到一个最小的影子,忙抓住她的手,激动地说:“同志,小妹妹!谢谢你!……”

  “王连长!是你呀!”秀子高兴地叫着,挥舞着她手中的一大束鲜花。花中有月季花、芍药花和她在路上刚采到的苦菜花。

  接着,王东海觉着有人抱住他的腿。他低头仔细一看,惊叫道:“是你,德刚小兄弟!你怎么也来啦?!”他说着把孩子抱起来。

  “王连长,我来啦!我们家都来啦!俺大姐领着人,在卫生队帮着接伤员,俺爹在担架队里。我在家做什么?也跟二姐来啦!”德刚很高兴,又看着黑洞洞的城市上空,想望地说道:“妈妈和哥哥还在那里面。明天是妈的生日,我二姐还拿着花,我们要等天亮一块把花送给妈妈!不知妈怎么样啦?”

  城里,狼窟虎穴的城里!

  日军大队长庞文,对孔江子的回来并没发生过特别的怀疑。因为孔江子这个人在他的脑子中印象很好,他的命令孔江子总是百依百从的执行,对皇军表现出非常的尊敬和殷勤。可是处于他的职务,尤其在目前局势下的特别戒心,他对孔江子的回来还是警惕着的,他把监视孔江子的责任交给他最信任的特务队长郝三去做。

  这特务队长郝三,是个非常残忍刁苛的人。自从他弟弟郝四——就是在王官庄被娟子姐妹杀死的那个伪军班长——下乡扫荡被打死后,他更加入骨地仇恨八路军。孔江子回来后,郝三就生气他没把自己弟弟带好,很是看不顺眼,老想挑他的毛病,搞他一下。

  庞文的指示正合郝三的心意,他很严密地监视着孔江子的行动。可是孔江子知道郝三的为人,老不和他靠近,在他面前讲话非常谨慎。郝三几次请孔江子喝酒,都被孔江子娩言谢绝了。孔江子的这种小心行为更增加了郝三的怀疑;但孔江子过去在日本人眼里也是个能干的红人,没有一点把柄,是不能随便就掀倒他的。几个月前,郝三手下一个姓俞的伪军和一个小商店的掌柜的女人通奸。这女人很有几分姿色,被郝三看中了,就以私通八路的罪名把主人陷害,霸占了他的女人和房产。当然,那伪军再也不敢去沾这女人的身边了。郝三为了使那伪军不记恨,把他提升为小队副。

  这天晚上,郝三队长在外面巡视一回,想回家过过大烟瘾,刚要进门,发现那小队副从门前跑过,他不由地心中一动:“这家伙和孔江子是把兄弟,最恨八路军……”就叫住他:“俞小队副,进来坐坐吧!”

  那俞小队副很吃惊,郝三怎么让他和那店主女人见面了呢?接着满心高兴,跟着进了屋。那女人身上象是吸铁石做的,立刻把小队副的眼睛吸住了。

  郝三倒不在乎,把小队副推到炕上,叫女人陪着他俩,足足过了一顿大烟瘾……过了一会,俞小队副精神抖擞地出了门,找着孔江子,定要和他到酒馆去喝几盅。

  原来这位俞小队副的姘头被郝三占去后,肚子里又妒又恨,但只是敢怒不敢言。后来郝三提拔他当了小队副,气是有些消了,可是对那标致的女人还是心里发痒。他见把兄弟孔江子回来了,并当上副队长,自己又有了靠山,心里很高兴。所以他想向孔江子献殷勤,说郝三的坏话,想使孔江子和郝三不和,给自己出出气。今晚郝三给他吃了甜头,交代了任务。他倒不是全为着郝三答应他干成了提升他当特务队副队长才去干这个事;而是由于他一听说孔江子可能是八路军派来的人,立时就感到一阵恐怖,随即就痛恨起孔江子来……

  孔江子同德强接过头回来后,心里很高兴。自己又给八路军立下大功,要受到奖赏和赞扬,别人更看得起他了。孔江子越想越得意,一见把兄弟来请他去喝点酒,心想不会有事,就和他一块去了。

  两人坐在阴暗的小酒馆里,吃吃喝喝挺投机。那俞小队副对孔江子比待亲爹还热几分,敬酒敬菜,夸奖孔江子大贤大德,又骂起郝三不是人……孔江子本来心里就痛快,加上这一奉承,又喝了酒,就完全把把兄弟当成亲人看待,嘴也滑溜起来。

  “兄弟,”孔江子拍着俞小队副的肩膀,说,“你的苦处我知道,在人家手底下混事就是受气的买卖。拿我说吧,往常还不是在王竹、王流子脚底下踩着!”

  “那是,那是!可都没有象郝三的为人不讲情面,这末歹毒……”

  “哎,那是你没亲身尝过。这些人没一个懂人情的,都不够朋友。”

  “唉!在这种过了今天不知明天的鬼地方,我真混不下去了。大哥,你看八路能攻破城吗?”

  “这个嘛,我也说不上。”

  “要是城真被八路打开怎么办?大哥,不瞒你说,小弟真想另找门路。”

  “真的吗?”孔江子看他直点头,样子很认真,就靠近他的耳朵,说:“这是咱弟兄讲话,可不能向外人说!”

  “大哥,你不相信我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