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二


  娟子凑近一些,低声严肃地说:“找你来没别的事,实对你说了吧。我是八路军派来的,我们马上要打这个据点!你想想,到那时你自己见不得人的事可怎么办?”她见她低下头,接着说:“德国已投降,日本鬼子也快完蛋了!你若聪明点,想想自己的后路,就给我们办点事。我也知道,你原是个好人,就是男人死后自己没主见受了人家的骗,才过着这种不正经的日子。你也会听说,八路军除了铁汉奸是不杀的。可是对死不回头的,那可不客气啦!”

  婵子本来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念过几年书,懂得一些爱国道理,但她自小爱虚荣,和一些风流子弟混在一起,养成享乐至上的思想,水一样的性情。她丈夫死后,杨胖子翻译官看她漂亮风流,老去纠缠她。婵子刚上来还很瞧不起他,不肯跟汉奸胡来。可是日子一久,她一时找不着合心男人,自己受不了寡居的生活,又看看到处是日本人的天下,杨翻译官在日本人跟前很红,有钱有势,又是个“有学问”的人,架不住他的引诱,就和他勾搭上了。近一年来,婵子也看出日本人一天不如一天兴旺了,而杨胖子翻译官也是个靠不住的人,想想自己的前途,也深感空虚无望,她心中就苦恼起来。可是她也没有什么法子,只好抱着过一天快活一天的打算混日子……

  现在婵子听表妹这一说,引起她的悲伤,心早乱了。她央求道:“好妹妹,都是我错啦。这鬼日子我也过够了。你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一定尽力。”

  “你把庞文的印拿出来,我们用用!”

  “啊!这不行。他收的最严。不行,不……”她吃惊地摇着头。

  “怎么不行?杨胖子收的再严还能避着你!”娟子见她不肯应,又说:“做这事当然有危险,可是到底会生出法子来。

  你说说他藏在哪儿?”

  “他藏在睡觉屋子的保险柜里。”

  “钥匙呢?”

  “装在口袋里。”

  “那还不行?”娟子说,“你和他睡在一起,等他睡着了把钥匙掏出来,用印在信笺上磕七八张就行啦!这还不容易吗?”

  婵子低下头,开始动摇了,慢慢地说:“行倒行。我有些怕。娟妹,等八路军打开城时,你可真保着我呀!”

  “你放心!做好了还给你立功,我保你没事。”娟子鼓励她;又加重口气警告道:“你做不成千万不能露马脚,回来咱们想法子。如果你坏了我们,八路军把城拿下,你向哪里跑?”

  姨姨忍不住闯进来,拉着女儿哭道:“婵子,你可要有点良心啊!你姨和你妹待咱多好,冒生死来看咱!咱们是亲戚,你可不能再向着鬼子啊!”

  婵子也哭了。她满口答应下来。

  婵子走后,母亲和娟子心中跳荡不停。

  第二天一早,婵子就把盖着庞文印鉴的八张信笺拿来了。

  母亲激动得把她紧紧搂住……

  中午,德松把孔江子和他侦察好的敌情送了来。

  母女俩要分手了,因为要留一个人在此帮德松和进来的便衣队接头。娟子的意见是要母亲回去。但母亲一定要女儿走。母亲的意思是,娟子留下危险大,她走路快,能早些把情报送回去,军队好早作打算,同时她还能去参加工作。娟子想想母亲的身体不好,孩子也不能离她的身,走路真是够受的。只好安顿母亲一番,很担心地离开了……

  【第二十章】

  傍晚,初夏的傍晚。突起的大风,忽忽地横扫原野,掀起弥天的风沙,燕子被吹侧了翅膀,小鸟被刮得闪踉跄,没等太阳落就把昊空刮黑了。块块的碎云急驰着聚集起来,越来越黑。一会,就传来远处的滚滚闷雷声。

  德强领着便衣队员,分别拿着有日军大队长签署的通行证,突进城里来……

  “有人敲门。”正在吃晚饭,娟子的表嫂一听门响,说着站起来。

  “你吃饭吧,我去看看。”母亲说着往外走。

  天很黑,看不清脸面,可是母子俩的目光一对,都认出来了。

  “妈!”德强兴奋地叫道,“你好吗?”

  “好。我的儿!快进屋歇会吧!”母亲说着就拉儿子进来。“不,妈!”德强悄声说,“别惊动她们了,等天一亮就是咱们的天下,那时再看姨姨吧!妈,德松哥他们在哪里?”“那也好。”母亲又悄声说:“他们在北头王财主马棚墙外等你。快去吧!”

  “妈,你可要好好在屋里待着。打仗时枪很紧,不要出去呀!”德强关怀地说,转身要走。

  “哎,”母亲忙拉住他,“孩子,妈不要紧。你和同志们可多留点神哪!告诉我,你们要待在哪?”

  “妈,我们几个隐蔽在靠东城门的福昌饭店里。妈,你放心好啦!”

  母亲看着儿子的影子很快消失在暮色里,住了很久,她才轻轻地关上门。

  德强找到约定的地点,德松和孔江子已等在那里。他俩把东西城门的地势,敌人火力的分布情况,详细地向德强交代一遍。德强又悄声对他们说:“咱们的军队已把城围得紧紧的,就等着我们的了。你们回去,要沉住气,不要引起敌人的怀疑。听到战斗打响了,自己找地方隐蔽起来,等咱们的部队冲进城就好啦!”

  “你们都住在哪里?”孔江子问道。

  “我们……”德强本要告诉他,但一想起于司令员那句“目前对这种人的信任应有一定的限度”的警语,就停顿住,接着说:“我们都分散开了。你们注意自己行动好啦。”

  孔江子转身走了。德强扯下德松,紧握着他的手,在他耳朵上说:“区长,德松哥!行动前我领的一组在福昌饭店,李班长那组隐蔽在西门旁边文德客栈,有什么急事来告诉我们。夜里要警惕些啊!胜利就在明天,这是最后关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