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〇


  “……那次扫荡,在王官庄时,我得到太君许可后,带着六个弟兄押着一大车物品先出发了。不料走出十几里地,正走在山里的路上,被土八路打了埋伏。结果有的被打死了,我和两个弟兄被土八路抓去。幸亏我地理熟,半夜里瞅空子逃出来,躲到我表弟家里。共匪到处抓我,把我家里的人都杀光了!搜得很严,我老想回来也没机会,直到今天我和表弟装成做买卖的,才算逃出他们的手来。唉!真不幸,怨我没本领,没能救出那两个弟兄。唉,共匪对我们这些人真歹毒,我那六七十岁的老娘和四五岁的孩子也没逃出他们的毒手,老婆也被逼着另改嫁了!我没路可走,我孔江子非跟他们干到底不可!我表弟也跟我来找点事做,为皇军效劳。还望太君和翻译官恩典!”

  庞文阴沉地眯缝着那只没瞎的右眼,狡黠地听完孔江子的告白,扫视德松一眼,唰地抽出指挥刀,照孔江子砍去:“八格牙路!大大的坏了……”

  孔江子的脸一霎变成纸,但一想起庞文平日的作为……

  马上又恢复原状,气急地叫道:“太君的杀吧!我孔江子死了也高兴!怕死我也不回来自投!”

  庞文的刀,贴着孔江子的耳边嗖的一声闪过。他把刀收了,狂笑着说:“大大的好!英武的有……”接着用日语咕噜一阵。

  杨胖子翻译官说:“孔队长,别生气。太君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是吓一吓你的。他说很佩服你的精神。你的表弟可以留下来做点事。”“嘿,夸奖啦!”孔江子恭维地说。“今后还多蒙翻译官关照。嘿!小弟还带些礼物给太君和翻译官你。不客气,小意思……”

  庞文和杨翻译官见大车上有一麻袋洋梨,好多瓶烧酒,还有情妇最喜欢的花花绿绿绸缎,满脸都笑裂成纹。庞文点头说:“大大的好,能干的有!”

  从此,敌人的伙房里,多了一个很卖力气的伙夫……

  道水城可真坚固。高大的城墙,上面有密密层层的铁蒺藜,外面有三丈宽四丈深的围城壕。堑壕里面栽着尖利的木楔子,靠城墙根还有地雷。城里各街头巷口,都修满工事。各处的明暗火力点,互相照应,射及全城。坚固的炮楼子,象树林似地,矗立在半空中。

  这就是敌人号称“固若金汤”的道水城。

  希特勒的垮台,使敌人惊恐万状。解放区的军民展开的强大春季攻势,步步压到敌人的头上。为了防守,敌人撤退了小据点的兵力,又从牟平调来一中队鬼子,加上原来的一分队鬼子和一大队伪军,集中兵力防守道水城。庞文住在西北角上的大碉堡里,督战指挥。

  现在敌人平时不敢露头,偶而出来,也是在附近抢些东西糟蹋一下,就慌忙逃回,关上坚固的铁城门,放几道岗守护着。没有庞文签署的通行证,老百姓很难进去。

  黄昏了。西城门口四个站岗的伪军,没精打彩、懒洋洋地立着,象被霜打过的黄瓜似地,搭拉着歪戴帽子的脑袋。他们看到走来两个女人,才提起精神,大声喝道:“干什么的?”

  “啊,老总!俺们是走亲戚的呀!”女人中一个年老的急忙答道。

  “她是谁?”伪军问那抱孩子的媳妇。

  “那是我的儿媳妇,俺是一家人呐。”年老的女人从容地回答。

  “走亲戚?”伪军翻眼横扫着她们,又问:“有通行证吗?”

  “什么通行证?俺们刚出门,可不懂这个呀。”那媳妇羞涩地答道。

  “没有通行证就休想进去!”伪军说道,眼睛瞪着那年老女人胳膊上挽的盖着红包袱的竹篮子。

  “老总,你不让俺们过去可怎么好?天快黑啦!俺是到孩子他姨家去呀!听说他姨家和你们的长官还好着哩。”

  “胡说!”一个伪军喝道。但那带班的班长却留神地问:“你说的谁家?和谁相好?”

  年老的女人赶忙回答:“俺孩子的姨家是财主,就是开丝坊的葛琏呀!前儿听说俺那外甥女跟上你们的翻译官啦,你们不知道?”

  伪军们有些吃惊地互相对看一下。那班长又说:“是有这末回事。放你们进去倒可以,不过我们要搜搜你们带的东西。”

  “那多谢老总啦!快看看吧,我这篮子里是些好吃的,有熟鸡蛋,烙饼……”那年老的女人忙掀开篮子送上前:“哎,你们就吃点吧!给我留一些就行啦……”

  伪军们倒不客气,拿起来就吃。

  “喂,我们还要搜搜这媳妇的身上。”那伪军班长命令着。

  年老的女人猛一怔,忙说:“好老总,她身上什么也没带……”

  那媳妇却并不害怕,把用被单子包着的孩子往年老女人的怀里一放,说:“妈,你好好抱着孩子。就让人家搜吧。”

  那年老的女人吃惊地看着她,抱紧孩子。她见她的外衣被脱掉,几乎要扑上去……可是伪军们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就放过她们了。

  母女俩进了城门,母亲才擦一把额上的冷汗,悄声说:“娟子,你把枪放哪去了?可把妈吓死啦!”

  娟子看母亲余惊未消的样子,笑着轻声说:“妈,是你拿的呀!”

  “我?我什么时候拿的?”

  “我就在他们眼前交给你的呀!”

  母亲向包孩子的被单子里一摸,果然有一个硬东西,长叹一声说:“你这孩子,也不早对妈说一声。看把我吓的。唉”!

  “妈,靠墙根走!”娟子把母亲向旁一拉。

  不远处噗噗一阵响,只见一辆三轮摩托车飞驶过来。上面坐着一个身穿黑便衣腰插手枪的人,凶恶地瞪着一双鸡蛋大的眼睛,向行人扫视着。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的。有几个挑着菜担的小贩,和几辆拉大粪的木头车。卖零碎东西的摊贩,摇晃着货郎铃,发出当啷当啷报丧般的声音。

  那辆摩托车猛冲过来,路上滩滩的臭水溅了人们一身。摩托车擦着大粪车驰过,拉车的老人被撞倒。那穿便衣插手枪的人跳下来,抡起枪带就抽打那老人,一面骂道:“你这老家伙!眼睛长腚里去啦!砸烂你的骨头……”

  开车的人叫说:“郝队长,算了吧!打死他少个拉粪的。咱走咱的……”

  母亲看着不由得浑身一颤,这才觉得走进了阎正殿一般的世界,到处阴沉得可怕!她拉了一下女儿,悄声说:“娟子,从这小胡同过去。”

  母女俩打量一会前面的一片青森的瓦房,听听里面的动静。母亲吩咐娟子抱着孩子闪到一边,就轻轻敲敲门。

  不多会,门开了。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身子瘦小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母亲看着看着,一腿跨过门槛,禁不住颤声叫道:“姐!姐姐……”

  她再说不下去,抱着她呜咽起来。

  那老女人惊怔一霎,也抱住母亲,大哭道:“啊!妹子!是你……”

  娟子听到哭声,忙走进门里,回身把门闩上。看着母亲和姨姨在抱头痛哭,也忍不住心酸,流下眼泪。她忙叫道:“妈,你清醒些!这地方不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