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九


  在母亲本身,她怎么能不感到痛苦呢!从小她就吃糠咽菜没过一天稍好一点的日子,这些年她那饱受种种摧残的身体,更加虚弱了。每当孩子吃奶时,她觉得全身的血管都在加剧动荡,血都在向乳头集中。她给孩子乔下去的不是奶汁,而是血,是血的结晶!

  尽管如此,母亲从来没感到悲哀和不幸,更没感到心疼和怜惜自己,倒老觉着输出去的太少,总在想用什么办法多给孩子一些吃的。她看着孩子的成长,有说不出的喜悦。只要她不死,她愿为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枯干全身的血,用碎她的心!

  母亲嘴角上的皱纹,带着干枯幸福的笑影。她垂着眼皮,慈祥爱怜地看着孩子。

  菊生吃饱了,松开口,小脸蛋象早露中刚开的玫瑰蕊瓣那样笑了。一只小手摸着姥姥下颚上的那颗黑痣,表示她早已认识姥姥;一只手伸展开,表示她要玩。

  “妈,叫我吗?”德刚跑进来。

  “对,快哄孩子玩去。我干活啦。”母亲又看着菊生说:“去吧,跟舅舅玩。姥姥给你八路军叔叔做饭吃。”

  母亲正在和面。花子抱着孩子,匆匆忙忙走进来,说:“大嫂,你快给俺看看孩子;我去找人开会呐!”

  “开什么会?我也去呀。”母亲笑着问。

  “不用啦。都象你这样,有事说一声就行了,哪还用开会布置呀!”花子见母亲和的是麦面,就说:“嗳,大嫂!你又做饽饽给队伍上吃?”

  “这回不是饽饽,是包包子哪!”母亲笑着说:“花子,把孩子放炕上去,叫德刚哄着和菊生一块玩吧。”

  德刚在炕上,把小红枕头用带子勒成小孩头,当娃娃逗菊生笑。花子走过来,把解放往炕上一放,笑着说:“去,找你哥和外甥女玩吧!”

  德刚接过孩子,瞪着眼睛看着花子说:“花姑,解放比菊生才大一点点,菊生可要叫她姨姨,你说这怎么对呀?”

  “啊,这末大了还不知道?”花子微笑道,“解放的辈大呀。”

  “为什么要有辈呢?”德刚好奇地追问。

  花子被他问住了,不知打个什么比方才能使他明白。想了一霎,就说:“比方说吧,男女结亲要一辈的,要不就不好。这下懂了吧?”

  “那,王连长同咱离这末远,你怎么知道是一辈的呢?”

  花子一听,顿时满脸绯红,不好意思地边向外走边说:“你这小家伙,人不大管的事倒不少。”

  母亲看着她的后影,咯咯地笑起来……

  母亲把包子包好,安顿进锅里,就坐在灶前烧起火来。锅一会就开了,白色的蒸气从锅盖边直往上冒,布满屋子的上空。

  “德刚,快背上解放去叫你二姐来家送饭,部队同志等着吃呢。”母亲走到炕前吩咐儿子。

  “嗯。”德刚背上解放走了。

  一会,娟子出乎意料地走进来。

  “嗳呀,你怎么回来啦!?”母亲惊喜地叫道。

  娟子把小包袱放到炕上,笑着说:“回来看看妈呀!”

  “是嘛?”母亲不相信似地微笑着问;接着说:“快看看你那孩子吧!”

  “妈,我真想不到,看她长得这样好!”娟子非常兴奋,拍着手叫道:来,菊生!妈抱抱!”

  那菊生趴在炕上,瞪着两眼瞅着她妈妈,很是吃惊,停住不动。

  “看看,孩子已把妈忘了。”母亲笑着说,也伸着手叫:“来吧,跟姥姥。”

  菊生很快爬到姥姥怀里,偎得挺紧。娟子上去把她夺过来,抱起亲着说:“你真把妈忘啦,我的宝宝哇!”

  母亲看着由衷地笑了。娟子接着对母亲说:“妈,我那剪掉的辫子还在吗?”

  “咦,也没扫荡,你还找它干么呀?”

  “妈,我要看大姨去啦!”

  “什么?你要进道水?!”母亲惊叫起来。

  “是的,妈……”娟子把要进去侦察的事告诉给母亲。又催促:“妈,快点给我找出来,帮俺搞搞,就要走呀!”

  母亲怔了一会,就去从柜子里把那束长头发和发髻网拿出来,帮女儿向头上卷着发髻。她的手在动着,心里也紧张地动着,发髻卷好,心里的主意也拿定了。

  “娟子,我和你一块去!”母亲坚定地说道。

  娟子转回身,吃惊地看着母亲,说:“妈,这怎么行?你……”

  “我倒行。你去找你姨我可不放心!”母亲非常担心地看着女儿的脸,“你是小时去的,路也不熟,她们家和咱是两路人,你忽地冒进去,知道是凶是吉?再说你们年青青的,鬼子最注意。那孔江子怎么靠得住?”

  “妈,区长德松哥还有军队上的特工科长,今天都来到咱村,他俩已经把孔江子说服了,办法我们也订好了,一般是不会有大事。不过你说的也有些理。不,妈!你不能去,你身子……”

  “唉,又说我有病啦!”母亲有些不耐烦地插断女儿的话,“我又不是去和鬼子动刀舞枪,我把你送到你姨家,给你们听着点风声,还不好吗?再说我也真想看看那苦命的老姐啊!”

  娟子看着母亲,有些踌躇,但马上摇摇头,说:“妈,这是到鬼子心上去割肉,万一……”

  “咳,我不为是险事,还不陪你去啦!”

  “可是我弟妹和菊生谁管?”

  “这,也不用愁。”母亲听女儿的话已是最后的阻拦理由了,心里舒口气,“秀子、德刚不小了,你爹在家,还怕没饭吃?菊生是离不开我的,就抱俺孩子走走姨姥家吧。来,菊生!愿去不?”

  娟子被说动了心,她把孩子递给母亲,说:“妈,你去是牢靠得多。等我去找德松哥和特工科长商量商量看。”

  母亲兴奋地说:“那你快去。把他俩拖来吃顿包子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