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八


  玉珍还以为他和她闹着玩呢,嘻笑着挣扎说:“吃吃,你要怎么的?压得我肚子痛……你……你……”

  孔江子用力堵住她的嘴。玉珍喘不过气来,两手乱抓,身子左右滚动,两脚上下猛蹬。孔江子急了,手一松,玉珍就叫起来。他立刻用双手掐住她的喉咙,狠命地往一起挤……

  玉珍的脚渐渐不蹬了,手无力地搭到炕上,身子开始收缩,脸色象猪肝,舌头长长伸出来……眼珠子一白瞪,没有气了。

  孔江子全身象泄了气的皮球,看着她那可怕样子,一腚坐下来。但一听街上的脚步声,立刻又紧张起来。他怕玉珍不死,又解下她的裤腰带,在那黄细的脖颈上勒了一阵。他迅速用被子把尸首卷起来,放到屋内空中的板棚上。

  孔江子坐下来,长长舒口气,揩揩脸上的汗珠。他脸上那可怕的痉挛慢慢逝去了,换上平常的神态。

  这时,窗户上透进曙光,天快亮了。

  【第十八章】

  德强和父亲失散后,领着十几个队员在山上转,瞅空子打击敌人。

  好些日子不见粮米了。口渴了就啃冰吃雪;肚饿了就摘下松树球,砸里面的种子吃,那滋味真是又涩又苦啊!人人的衣服褴褛,鞋袜破碎,脚指丫露出来,冻得和红枣似的。有一个队员还穿着缴获来的伪军服装。

  一个叫万克苦的队员,指着德强露出的脚指头,笑着说:“看哪!好家伙,十个‘将军’出来了六个,十个都出阵了,可要发生大血战啦!”

  大家都被逗笑了。那个身穿伪军服的队员指着万克苦那破碎的棉衣,打趣道:“你还说人家,看看你当上‘花姑娘’啦!嘿嘿,咱们要演剧可不用化妆了,我就是现成的‘二鬼子”啦!”

  正说着,听到有动静,大家立刻埋伏起来。

  只见山下跑来一个老头子,慌慌张张地左右环顾,似乎后面有人追赶他。

  德强站起来,喝问道:“干什么的?”

  老人一见这十几个背枪的人,吓得浑身哆嗦,一腚跌到地上。

  “老大爷,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啊!别害怕。”德强忙上前扶他起来。大家都围上他。

  “啊?八路军!老天哪!快救救命吧!都完了啊!……”

  说着他就哭起来。

  这老人刚从山东面的村里逃出来。他说鬼子抓了好多青年人,男的都先押着走了,剩下一百多青年妇女关在一座大庙里。鬼子要在村里过夜,第二天要把女人们押到据点里去,还说要装上船运回他们本国……

  老人一面说一面哭,他老俩口一个独生女也在里面啊!

  队员们听到后都气得鼓鼓的,拍着枪一定要马上去救人。

  德强安慰老人说:“老大爷,先别哭,我们一定想法子把她们救出来!”

  “啊、啊!那真是菩萨保佑啊……”老人欢喜若狂;可是马上又有些失望地打量着他们,担心地说:“这……你们就这几个人,怕不行吧?鬼子有一二百,尽是大炮机关枪,还有马队……”

  “放心吧,老大爷!咱们不和他比数,自有法子来对付。”德强安慰着他,又问道:“老大爷,你把村里的情况全说说吧!”……德强听完老人的叙述,同大家一商量,瞅瞅快落进西山的太阳,立刻行动起来。

  散乱的阴云满布夜空,暗淡的星光闪烁在云隙中。没有风,四外很寂静。可是一走近村子,就传来嘈杂的嚷声。嘶嘶的马叫声,在寒夜里是那样令人骇然,会禁不住打寒战。人们的哭声那末凄惨,听着叫人心酸。村上空缭绕着烟雾,这可不是女人们在煮晚饭从烟囱里冒出的炊烟,散布着焦香味;而是烈火发出的浓烟,还带着人肉被烧焦的油腥气。火光映红半个天空,村上一片焦土。

  德强身穿伪军服,领着队员们跟着那老人渐渐摸到村头,在几棵树后停下来。

  德强那双大黑眼睛紧瞪着,瞅着在村口上来回走动的两个站岗的敌人。然后他对队员们悄声吩咐几句,马上走到大路,大摇大摆地走着,并故意大声咳嗽着。

  “站住!什么人?”对方喊道。

  德强几个人仍走着,他不在意地回答:“叫嚷什么!你们是哪部分的?”

  “站住!再动开枪啦!”对方更严厉地喊道。

  几个人停住了;德强有些不耐烦地说:“我们是三联队附属的侦探队。有紧急情报回来报告,不要误会。”

  “那好。先拍着巴掌过来一个。”对面哗啦几声枪栓响。

  德强把手枪夹在腋下,拍着手走上来。

  两个伪军端着大枪紧张地盯着走来的人。到近前一看,果见是自己人。伪军舒口气,把枪收了,刚要发话,不料德强一手抓住一个伪军的枪筒,一手用枪指住另一个,厉声喝道:“不准动!把枪放下!我们是八路军!”

  “啊!八路……”伪军乖乖地把枪放下。

  后面的人抢过来把伪军扭住。

  “快!都把衣服脱下!”德强命令着。

  伪军哆嗦着脱下衣服。德强叫队员万克苦和另一个队员穿上了。把伪军捆到树上,又用破布把他们的嘴塞住,德强说:“对不起,挨点冻吧。这样也省得连累你们。”

  德强向队员们交代几句,队员们分头行事去了。剩下他、万克苦、还有另一个队员,跟着老人迅速地向村里挺进。走到十字街口的广场上,见围着好多人,当中有一大堆木柴在燃烧。里面乱哄哄的,惨叫声迭起不绝,时时又暴发起一阵狰狞的狂笑。

  他们都攥紧枪柄,从围着火堆的敌人孔隙中向里一瞅,立时气得五脏六腑要崩裂!

  在广场的中央燃起一堆熊熊的大火,一些汉奸还不时向里加柴。火堆两端各放一高凳,一条狭窄的长木板用水淋湿,从火堆中间穿过搭在凳子上。

  一个汉奸尖着嗓子叫喊道:“看哪!这个节目是‘童男’‘童女’过‘火桥’!”

  一大群小脚女人和老头子,衣服全被剥光,在刺刀戳迫下,被逼着通过木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