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七


  砰砰两声枪响传出来……

  原来,娟子刚穿好衣服,敌人就闯进来。孩子大哭。她从枕头底下掏出小手枪,飞快地顶上子弹,朝扑上来的敌人连开两枪——这就是母亲和孔江子听到的枪声。

  一个敌人痛叫一声,两臂张开,噗嗵仰面摔到炕前的地下。

  在同一时刻,秀子在东房间抓住那个领头的敌人的枪,拚命地又撕又咬,扭打在一起。德刚见势,忙在炕上摸起一把剪刀跳下来……毕竟他年小,不知怎么下手。秀子急促地叫道:“快!快!穿他的眼睛,眼睛!”

  德刚一剪刀下去,把敌人的眼睛捅烂一只。那家伙痛急了,飞起一脚踢倒德刚。孩子再没爬起来。

  娟子从炕上跳下来,直扑那敌人。但黑里不能开枪,怕伤着弟妹。她刚生过孩子的身体,不知哪来的那末大劲,抢上去一把夺下敌人的枪。那家伙抽腿向外跑。却不料德刚已苏醒过来,躺在地上紧抱住他的脚脖子,死也不放!

  敌人正抡起拳头要结果德刚,娟子端着刚才夺来的枪,向他脊背猛力刺去,刺刀尖从敌人胸膛上露出来。

  娟子吩咐弟妹隐在门后,准备应战。忽听母亲在门外叫道:“娟子,不要打啊!是我呀!”

  母亲领着孔江子走进来。娟子吓了一跳,又要开枪。母亲忙拉住,说:“别打,这是江子。他救下我。反正啦!”

  孔江子也忙说:“娟子妹,是我,是我!我反正到咱们这边来。”

  娟子这才松口气,说:“那好。敌人听到枪声会来的,赶快……”

  “不要紧,不要紧!”孔江子说,“现在到处在抓人、打枪,辨不出是哪出了事。外面有一个我约好一块投降的人在看看……”接着他又拿出“瓦解袋”,要求娟子保证宽大他。

  娟子给他做了肯定的保证,并且表示欢迎。

  大家在猪圈里用粪把两具敌尸埋掉。

  母亲在给德刚包伤;秀子到外面望风声;娟子和孔江子商量对付敌人的办法。孔江子说打死两个伪军没关系,那都是他手下的人——一个班长一个士兵,他可以交代过去。但他说玉珍也回到了村子里,明天鬼子的大队长庞文还要领着大部队来,这就不好办了。孔江子想马上离开村跑掉,但家眷在村里带不出去,鬼子和玉珍知道他跑了,一定要把她们杀掉。他很是犹豫不决。

  娟子考虑到当前的严重情况,不但敌人封锁了村子,把村里回来的人都抓到学校关起来,更危险的是玉珍也在村子里,她会把所有在村的干部、抗属、残废军人诬害掉。娟子要孔江子不能就离队,要想法把玉珍除掉,这样才能使村里少受损失。

  孔江子开始有些犹豫,很怕闹不好坏了自己。经母亲和娟子的说服,鼓励他干好了政府还奖励,同时他又想到有玉珍在身边对自己也有危险,才答应了。

  三人想好办法,孔江子满有信心地走了。

  孔江子走后不久,母亲一家也被敌人抓进学校的大院子里。

  玉珍打开每个箱子,翻弄着里面的东西。那花的、绿的、绸的、缎的……各种各样的衣服和布匹,一包包闪闪发光的金银首饰,把她的眼睛都看花了,喜得拢不上嘴。听到有人来,她忙盖上箱子。一见是孔江子,就白瞪着干巴巴的黄眼皮,说:“哼,还知道有我?一到家就把我撂下了,也不知那丑媳妇有什么香的。你一辈子别进老娘的门!”

  孔江子心里骂道:“臭婊子!你等着吧……”嘴上却笑着说:“哈,我为公事忙得厉害呐。来,我看看你都抢人家些什么东西。”

  “哼,抢的?是老娘动嘴小子动腿拿来的!滚开,你别动我的。”玉珍傲慢而得意,又道:“听说村里人回来不少,我正等你回来陪我去找找,看小娟子家的人在不在,走吧!”

  孔江子暗暗捏着一把汗,可又满不在乎地说:“还等你去,早被我抓起来啦!”

  “在哪?快领我去看看。哈哈!这下可落在我手里啦!”玉珍欢喜非常,说着就要走。

  孔江子心里叫苦:“这妖精可真毒。”忙堵住她的去路,笑着说:“嗳哟哟,急什么呢!都绑得结结实实,押在学校里,有四五个人看着,跑不了。明天就给你发落好啦!”

  玉珍却不听,推开他就走,一面狠毒地说:“哼!今夜也不放过她们去!我亲手打一顿先解解恨再说。嘿,我看她们的共产党娘八路军爹,还能来救她们不能!”

  孔江子可急眼啦!身上吓出了汗。忙笑着将她拦腰抱起来,说:“嗳呀,你要去我可受不住呢!多日没和你亲亲啦,咱们一定要睡一觉……”

  玉珍的心也荡起来,打着他的脸,放荡地吃吃笑着说:“打,打,你这迷鬼,又来缠老娘啦。我到底比你那媳妇强吧!嘻嘻,老娘心也软了……”

  孔江子把她撩倒在炕上。玉珍搂着他的脖子不放手。他用手搔她的腋肢窝,逗得她松开手,吃吃格格地笑着在炕上翻滚……

  闹够了,玉珍又抽开大烟,瘾头越来越大,越不想睡。孔江子真象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焦急得不行。

  天快亮了,怎么办呢?

  算了吧!何必为八路干部冒生死危险?还是照老样子混下去,过一天,算一天吧!他那摇摆不定投机取巧的本性,出来说话了,占了上风。

  可是又要回据点去。鬼子眼看待不长了,他亲眼见到,这次扫荡受到多末大损失。听说八路军在西面一带拔了好多据点,伪军逃跑不少,扫荡的鬼子也慌张起来。而自己再待下去被八路军抓住可怎么办?那时后悔也晚了。回据点去和一些坏蛋在一起,整天受气受欺,连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这是些什么人哪?简直是狼的世界,整天同豺狼混在一起,时时有被吞噬的危险,而终归死亡的下场又是注定的。想来想去,留下保家保命的思想又占了上风,使他做出勇敢的行动。

  ……

  孔江子瞥视闭目养神的玉珍一眼,慢慢向她凑过来。

  “你怎么啦?又来找老娘的麻烦。”她睁开眼睛,漫不经心地说。

  孔江子心跳得厉害,装着嘻笑地说:“再玩回……”

  没等玉珍答话,孔江子就两腿骑坐到她的肚子上,用力夹紧她的身子,顺手抓起绣花大枕头,压在她的脸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