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六


  “啊!小外甥?在哪拾到的?”他惊讶地问。

  “你姐拾的呀。”

  “她生病啦,哪也没去,和我在一块睡的,怎么拾到的?”德刚一本正经地说,“爷爷,俺妈说,我是俺爹早上拾粪,在沙河里拣到的哩。”

  四大爷笑着说:“你这傻孩子,你睡着的时候,你姐在柴火堆里拣到的呀。”

  周围的人都吃吃笑起来。

  近处响起脚步声,有人向这边走动,大家立刻沉静下来,屏住呼吸。

  母亲正在包裹刚生下来的胖胖女婴儿,闻声忙吹熄火,紧紧把孩子贴怀抱着。

  来的是王东海。他找了一整天,才算碰上老百姓。他实在饿得难挪步了。

  大家见了,都高兴得了不得,忙打听其他人的消息……

  一听说留下的同志都牺牲了,人人痛哭失声!……

  王东海和着雪吞着炒面,真是又香又甜,足足吃个饱。

  母亲关切地说:“你还穿着这套军装,这怎么了得?快换换跟俺们一起跑好啦!”

  “王连长,你跟我们跑吧,大家掩护你。你一定要跟我们在一起!”花子恳切地说。

  “大哥哥,你别走!你走了我们再被鬼子围住,就没有人救啦!”德刚央求道。

  ……

  人们的亲切挽留,使王东海感到全身充满了温暖。他激动地说:“谢谢大家的好心。大娘,你们待我可太好啦!”他紧搂着德刚的腰,对孩子也是对众人说:“小兄弟,我一个人挡不住这末多鬼子。是死去的那些同志——你的好哥哥们救出大家的。小兄弟,就为要救你和更多的人,我才不能留下来和大家一起跑,我要去找部队。那时我就有力量啦,就可救你,救很多人,救咱们全中国了!”

  花子找出老起的两件衣服,帮着给王东海换上。当王东海向衣袖里伸胳膊的时候,她注意到那胳膊不灵便,仔细一看,惊叫起来:“嗳呀,王连长!你胳膊还伤着呢!”

  “啊!”人们一齐惊讶地瞅着他。

  “这不要紧,没动着骨头。”王东海微笑着宽慰众人。

  花子吱啦一声撕开包袱,把他原来用破布草草包着的伤口重新扎好。当花子看见那血红的一块伤口时,心里一阵痛楚,忍不住滚下泪珠,手都颤抖起来。可一看王连长,他却一点不动声色。花子深深被感动了。唉,天下有这样的坚硬人哪!

  王东海再次谢绝大家的执意挽留,但被众人强制着拿了一些干粮,一个人走去了。

  送走王连长以后,母亲同花子等人商议一番,准备回到村里去。据王连长的估计,大队的敌人已过去,敌人不会再那样密集地进行围攻。再说刚生育过的娟子和婴儿,怎么能在冰天雪地里长待下去?连好人也受不住啊!

  四大爷和几个男人先回村探听一下,说没有鬼子了。于是,大家连夜搬回村……

  孔江子同王流子领着一伙伪军,跟着一队鬼子从东返回来。敌人要从原路运送抢来的物资和抓到的人,回到据点里去。这就是王竹要求庞文没烧王官庄的房屋,等回来再清洗的原因。可惜他王竹一去永不还了。

  伪军们在前面开路。走到一个村头,见小树枝上,挂着各种鲜艳夺目的小布袋,在雪的衬托下格外诱人。伪军们哄的一声抢上去。王流子不让众人拿,大声叱骂着,用皮带抽打去抢的人。

  孔江子对王流子最有仇,王竹在场却不敢出声。这时看着就不顺眼,刺燎燎地说:“何必那末凶?都是弟兄们,客气点吧。”

  王流子却连他也捎上了,凶狠地骂道:“他妈的屄,你也装佯!看你整天不带劲,想投八路去?”

  骂着又去赶人。

  孔江子心里一阵收紧,不敢发作,忍气吞声,悄悄地骂了一句,也去扯下一个小布袋。他打开一看,嘿!里面有个熟鸡蛋,还有一封信和反正宽大的证明书。他忙藏进口袋里。

  这是妇救会做的“瓦解袋”,里面装着有的是伪军家属劝亲人反正的信,有的是讲抗日道理和敌我形势的信,每个袋里都有人民政府盖章的“反正宽大书”。这能使伪军们了解人民政府的宽大政策,使受欺骗的人明白真相。

  尽管王流子打骂,很多人还是把“瓦解袋”藏了起来,狼吞虎咽地吃了里面装的鸡蛋、烙饼、红枣……之类的食物。

  敌人走得精疲力尽,抢不到东西吃,肚子饿得直叫唤。他们费好大力气爬上一座山梁,正走在傍山险路上,突然几声轰响,大地开花,泥土夹着雪片冲天升起。接着从山上传来枪声,喊杀声。敌人都慌了,朝山上乱打枪。停了一会,山上的枪不响了,地雷的硝烟和炸起的尘埃也消散了,这才明白是游击队或民兵的袭击。可是在陡壁下,能有什么办法去追赶他们呢!

  孔江子擦了一把冷汗,心想:“好险啊!幸亏我早有防备,走在最后面,要不……”他听到前面一阵叫嚷,走过去一看,嘿!王流子的头被地雷炸去一半,一条腿也无影无踪了,象堆烂骨头躺在路旁。一丝松心的笑影立刻出现在孔江子脸上,可一听到鬼子中队长的叫嚷,他马上板起脸孔,大骂伪军熊包,赶快开路……

  在到王官庄的路上,逃跑了十几个伪军。

  人们太麻痹了,也太疲惫了,夜里都睡得死死的,直到敌人进了村还没察觉。

  母亲被猛烈的打门声惊醒。她知道事情不好,急忙叫起孩子们,自己穿上衣服出来。听见村里到处是打门声,哭喊声,惨叫声,零落的枪声……母亲更加紧张,问道:“谁呀?”

  “妈的屄!谁?快开门!”外面骂着。

  母亲加上木头,奋力顶住门。但薄门板连门框子被捣塌下来。忽地闯进三个敌人。领头的一个照母亲脸上就是一耳光子,骂道:“混蛋!跑?这下子还跑得了你们?!给我押走!”骂着就冲进了屋子……

  一个伪军拖母亲向外走,母亲拚力挣扎着向屋里扑去……可是架不住伪军劲大,到底被拖出了大门。刚到胡同口,孔江子闻声赶了过来。孔江子一认出她是谁来,略一怔,灵机一动,忙轻声对伪军说:“老刘,放下她来。她是八路干部的妈妈,能给咱们做保人!”

  这个伪军是孔江子联络的准备一块反正中的一个。他一听,忙松开母亲,直道歉说:“老人家,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母亲很吃惊,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

  孔江子上前凑近她,低声说:“婶子,你不认得我啦?我是江子啊!我想反正,到咱们这边来。”

  “真的?!”母亲惊讶又疑惑地问。

  “真的。婶子,我要你给我担保。你家都是八路……”

  “江子,以后再说!快走……”

  孔江子吩咐那伪军在外面看着动静,就和母亲急向屋里奔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