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四


  “对!冲进去!”王连长的大手用力一挥,战士们奋勇地跟着他,第三次冲进火网。

  “妈!王排长又回来了!”秀子哭着叫道。

  母亲不知是难过还是喜悦,眼泪簌簌掉下来。她的心狂乱地跳着,很想冲上去说:“王排长!你们赶快自己走吧!眼看……”但是她来不及说出口,王连长已站在高大的岩石上。在炮火下奔逃的人们,立刻向他涌来。

  “老乡们!不要流泪!有我们共产党的军队在,就不能叫你们受难!赶快跟我们向外冲!冲出一个是一个,决不要慌张!快向外冲啊!冲出去就是活命……”

  王连长把部队布置在山沟两旁的岩石后面,对一个班长命令:“张班长!你领着一班人带着群众向外冲。冲出去后把队伍带回去。把我们的情况向首长报告一下。”

  “不,连长!还是我打掩护,你带队伍冲出去。”张班长坚决地要求着。

  “快!服从命令!”王连长不容再说地把手一挥,同时命令:“射击!”

  蜂拥而上的敌人被猛烈的火力打乱,张班长领着战士突破敌群。群众象夏天山上下来的洪水,不顾生死地跟着向外倾泻……

  王东海等用火力给人群开路,一秒钟也不放松。

  人流继续向外奔流。人人流着感动的眼泪……

  突然,机枪哑了!大枪停了!手榴弹光了!战士们一时楞住。眼见敌人扑向群众,子弹、刺刀在群众身上发威……

  王东海和战士们的眼睛也红了。他怒吼着首先跳起来,向敌人群里扑去!战士们紧跟在他身后。

  他们一边六七个人,用刺刀枪把子同敌人厮打,拚命抵住两面的鬼子。

  群众在战士们挡住的人体走廊里,潮水般地向外涌泻……人人被这惊心动魄的场面所激动,好多人不向外跑了,抓起石头向鬼子打去……

  战士们竭力叫喊:“老乡们!快走!快跑!快冲出去啊!……”

  老百姓带着巨大的感激和沉重的心情,流着眼泪,脑海里铭记着这场激烈搏斗的情景,冲出死亡的火坑。

  母亲一家,也夹杂在人流里面。

  残酷激烈的肉搏战,还在继续着。

  战士们一个个倒下去。几个重伤的战士爬不起来,就抱住敌人的腿,狠命地撕咬。把鬼子咬倒,紧抱着他,一齐滚进深山沟里。一个班长和一个鬼子撕扭在一起。他将鬼子摔倒,咬掉他的耳朵;另几个鬼子赶上来,他拉出鬼子身上手雷的弦,与几个敌人同归于尽了!

  勇士们有的高喊领袖的名字;有的大叫“共产党万岁!”……这悲壮宏亮的声音,长久地在巍峨的群山中回荡!人,最高尚伟大的人!

  王东海的枪早打断了。他抡舞着钢铁般的拳头,挥动坚实的腿脚。打得鬼子一个个头脑开花,滚进山沟。他越打越有劲,忘记向外冲出,只是沉浸在愤怒的厮杀里……

  一个肥头大耳的鬼子,见他赤手空拳,也把枪撂下,卷起袖子扑过来,想抓个活八路。

  两人在山坡上扭打起来。谁知山陡雪又滑,一骨碌滚到山底下。这鬼子的劲可真大,加上王东海胳膊上已受伤,几乎吃不住他。两人滚打在山下水沟的冰上,猛听克喳一声响,冰碎裂了。那鬼子闻声大吃一惊。王东海趁机猛翻到鬼子身上,两手掐住他粗胖的脖子,猛力向下按……只听克喳喳——

  呼隆一声,鬼子的脑袋钻进冰窟里。

  王东海站起来,听见山上战士们高亢悲壮的喊声,在他那黑红结实的脸颊上,挂着两颗粗大的泪珠。他缓缓地向另一座更高的山峰走去。他胳膊上滴下的血,在洁白的雪面上,留下一条殷红的血印!

  姜永泉他们转了几天,转到老母猪河一带,眼看要到东海边了。一天黑夜宿在一个小村子里,被敌人包围住。突围时队伍冲散了。德强本来同父亲还在一起,没几天也冲散了。

  仁义同几个队员商量,觉得在熟悉的山地里好坚持些,于是决定突回家乡。

  第二天清早,他们刚走到一个村头上,就遇到逃荒的人群,呼呼拉拉向外跑,说鬼子进村了。他们就跟着人们跑。结果仁义又同队员们跑散,只剩下他一个人。

  在一片树林子里,人们停下来,换过一口气。这才发现背着枪的仁义,都惊叫起来:“嗳呀!你这人疯了怎的?是什么时候,你还背着这玩艺!不想活啦?!”

  仁义有些慌乱,可不舍得把枪丢掉。

  一个老头子,气冲冲地走到他跟前,一把夺下他的枪,噗嗵一声丢进野草里,怒吼道:“你不想活,咱还要命啊!”

  象一股旋风,敌人的马队赶来了。威逼人们交出八路军和干部。

  大人小孩低着头,一声不响。

  仁义偷眼瞅瞅夺下他枪的那老头子,惟恐他会坏他。但老头子象不知有他的存在一样,闭着眼睛谁也不理睬。

  有几个青年被敌人抓出去。

  一个年青媳妇抱着孩子,哭着哀求放了她的丈夫。

  一个伪军军官迎上来,一刀挑开她的肚子,血红的肠子立时流出来。她惨叫一声倒下去。她抱的孩子掉在地上,哇哇哭叫。那当官的怒骂一声,把孩子提过来,两手抓住孩子的两只小腿,狠力一劈——孩子分为两半!

  人们的发根都竖起来,哭又不敢哭啊!

  仁义愤怒地盯着那家伙,懊恼枪不在手,不然他非拚了不可。正在此时,一声嘶哑颤抖的声音响了:“我,我给你们找八路!”

  仁义惊怖愤怒地看着走出去的夺他的枪的那个老头子,正要冲向前和敌人拚命……但老头子比他先动手了!

  那个伪军军官当时听说有人报情报,就迎上来。老头子离他有两步远,忽地从怀里抽出一把菜刀,狠命地朝当官的脸上砍去!那军官见势不好,一把拖过身边一个伪军,向老头子跟前一推——吭哧一声,菜刀和伪军的脑袋一齐落地了。

  一阵枪响,老人捂着胸口,瞪着愤恨的眼睛盯着敌人。急速地倒下去!他和他的儿媳、小孙子,躺在一个血泊里!

  仁义的目光,在那个伪军军官的青瘦脸上停留一瞬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