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一


  敌人被地雷炸得晕头转向,简直是寸步难行。走到每家门口,先逼着伪军进去。有的家门后挂着手榴弹,有的锅灶里埋着地雷,一推门一烧火就炸开了……一直到小半夜,才算安静下来。

  伪军中队长王竹非常沮丧。他回来一个人没抓到,什么东西也没有,自己人却被炸死好多,日军中队长也丧了命。他被大队长庞文叫去狠骂一顿,并逼他去找一个花姑娘来解闷。

  这个最有武士道精神的日军大队长,平时总是吹嘘什么“人道”、“信义”,并自命是天皇子孙日本军人的模范化身。可也不假,庞文大队长真是日本军人的典型。他杀起中国人来,常常要换三四把素称世界第一的日本钢刀——杀的人太多,热血把刀刃烫卷了。他还最喜欢玩女人。有一次找不到年青的,抓到一个五十多岁干瘦的老太婆,他用皮带将她阴部打肿,实行兽性的蹂躏……

  王竹憋着一肚子气恼,领着几个伪军挨家逐户去搜索,可是连一个人影也没见着。走到孔江子家门口,一听里面有人,他就抢先走进去。

  这是村中唯一没跑的一家。那老太婆见有人来,认出是王竹,忙笑嘻嘻地招呼道:“啊,大兄弟回来了。等多时啦,俺家江子没捎东西……”

  “什么东西不东西,他也来啦!”王竹没好气地抢白一句,瞪起三角眼,满屋打量着。

  老太婆见他来得凶,有点害怕;但一听儿子回来了,一股发财的野心又涌上来。

  “啊,人来了!”她喜得象抱上金元宝,“大兄弟,俺家江子在哪呢?”

  王竹早不听她叨絮些什么,正要向外走,却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哭叫着妈妈向里间跑。他一怔,也跟着闯进去。见到孔江子的媳妇,松一口气,心想:“这女人还不难看,送去了事……”就冷笑着说:“哎,到我家去一趟,有点事。”

  那媳妇紧抱着孩子,恐怖地说:“不,不。俺不去,俺不去!”

  “怎么不去?去有好事呀,谁也吃不了你!”王竹说着就想动手拉。

  “不,不。你,你走开!”她惊慌地向炕里偎。

  “他妈的,好说你不听!来人……”王竹跳上炕,一把将那孩子拉出他母亲的怀,抓着她的衣服拉下炕。几个伪军上来扭着她的胳膊向外拖。

  那媳妇发疯地又咬又打又叫……

  老太婆也扑上来,双膝跪下抱住王竹的脚脖子,哭着哀求道:“大兄弟啊!看、看我老脸饶了她……”

  “去你妈的!”王竹将她一脚踢翻,和伪军架着那媳妇就走。

  哭嚎叫骂着刚要出胡同口,迎面逢到一簇黑影,最前面的一个,正是同运输队一块进村的孔江子。

  孔江子一认出被抓的是他媳妇,照一个伪军脸上就是一耳刮子,骂道:“你这小子胆大包天,敢欺负到我……”

  “你又怎么样!”王竹气汹汹地抢上来。

  “好啊!王竹……”孔江子气怒地抖着身子,忽地抽出手枪。

  王竹也早把枪握在手里,恶狠地盯着他,枪口对着对方。

  伪军们吓得呆若木鸡。那媳妇躺在地上,哭声哽住,脸色煞白。

  一阵扑鼻的粉香掠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玉珍走来了。她卖弄风情地瞥视一眼,尖叫道:“啊!你们在干么?动武吗?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快把枪收了……”

  孔江子把枪插进去,忿忿地骂道:“你他妈的不够朋友!这是对谁?”

  “哼!吃醋啦?大队长要拉人,臭婆娘我王竹看都不稀罕看……”王竹说着也把枪收了。

  “哟,就为这个呀!”玉珍松口气,轻蔑地瞅那媳妇一眼:“哼!噁心人……”

  那老太婆哭喊着赶过来,拉着媳妇哭哭啼啼往家走。孔江子浑身抽动着。

  玉珍又变得阴恶地问王竹:“我问你,小娟子一家可抓住了?”

  “连根毛都没见着。”王竹丧气地嘟囔道。

  “那老东西也没抓到?”

  “有那老婆子倒好了……”

  “哼!你们就有这本事。”玉珍冷笑几声,“好啦,别为小事生气了。都是自家人,何必那末认真?走吧,哥,和我看看咱们的房子去……”

  孔江子看着他们走去的黑影,狠狠啐了一口。

  他一走回家,媳妇就哭着扒到他身上,抽抽噎噎地说:“俺要跑,妈拉住不放!差点叫鬼子害了呀!你还当汉奸,连自己的老婆你都不要啦!我的天哪!你再不回心俺就没法活啦……”

  唯财是命的老太婆,也顾不得问孩子带回来些什么,呜咽着叫道:“江子啊!妈的腰也叫踢坏了呀!那王竹不是人哪!打我这把老骨头。嗳哟哟!痛啊……”

  孔江子的眼里闪着浑浊的泪花,他重重地叹口气,头渐渐低下去……一声大洋马的嘶叫,惊得他突然抬起头,注视着黑暗沉沉的外面,全身一阵哆嗦……

  第二天,敌人就出发了。不知为什么,他们没烧王官庄的房子,奇怪!

  大雪飘飘,遮住人的视线。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天上地下,是山是田,四外灰浆浆的模糊一团。

  王竹骑在马上,望着南山沟的方向,对王流子说:“不知叔叔挖的那个洞,藏了什么没有?”

  “哪会有?人家也不是傻子。”王流子看也不看地说。

  “我看说不定。不藏人也许有些什么东西?他们怎么就料到咱们来?走,看看去!”说着王竹和王流子领着一伙人,向王柬芝的地洞奔去。

  这洞王竹知道得很清楚。王柬芝详细告诉过他,以备有急事好联系。

  王竹等来到一看,全是一片雪,什么异样也没有。王流子自负地说:“我说不会有。看看,连个脚痕也看不到。”

  “你知道个屁!洞口封好了,被风一刮,多深的脚印也被雪埋平了。别说还下着这末大的雪。”王竹又对伪军们喊道:“快折松树枝子来,把雪扫光!”

  扫去雪,发现洞口不久封过的新土。王竹高兴地叫道:“快找家伙来挖!哈,一定有人或东西藏在里面。快挖……”

  这洞修得可真不坏。洞是从山沟的陡坡向直里挖的。洞口用镶铁的木板盖着,外面敷上一层土就能封得严严的。里面靠洞口有个两丈深的陷井,井底埋着削成锋利尖子的木楔子。不知底细的人,一进去就非掉进去不可,掉进去就没命了。从洞口向里要拐几道弯,不知道的人也会到处碰壁。墙用石灰刷得很白,一般个子的人不用低头即可到处走,里面有几个气眼通出去,空气很流通。烟筒口巧妙地开在山顶上的一个大岩石下,烟刚冒上来就被出风吹散了,因此在洞里面烧火做饭,外面一点看不到。这洞里面又宽畅又干燥,真和幢小房屋一样。这是王柬芝找泥水匠,花了好几个月才修成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