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六


  “唉,光说话去啦,快进屋坐吧!我也忘了,快做饭你吃吧!”

  “我不饿,妈,别做了。就在这坐坐吧,这很暖和。”德强说着坐在石台上。

  “那也好,到晚上做点好的,一块多吃点。”母亲说着,忽见德刚把德强的手枪抽出枪套,急阻止道:“德刚,快放下!别动响了!”

  “没关系,里面没有子弹。”德强说着接过德刚送过来的枪,“你想打枪吗?来,我教给你……”

  母亲静静地看着他弟兄俩边说边比划的神气,自己也不自觉地听着德强的解说,看着他拉枪栓、上子弹,然后勾扳机的动作,不由地说道:“看不出这末点玩艺,会有那末大的劲儿。”

  “哥,给我放一枪,好不好?”德刚要求道。

  “这可不行。子弹要打在敌人身上,哪能随便打呢?”

  “妈,你敢不敢放枪?”秀子俏皮地戏弄母亲。

  母亲微微笑笑,半真半假地说:“你别看不起你妈,象你哥说的,枪要打在敌人身上,若是到了节骨眼上,你妈真说不定要打枪呐!”说话之间,母亲注意到德强的鞋子已破了,就把刚缝好的棉鞋拿过来,对他说:“穿穿试试,行不行?这是给你姜大哥做的。早不知你在哪儿,也没法做双捎给你。”

  “我不穿,留给大哥穿好了。我的还行。”

  “快穿上吧,我再抽空做一双。”

  “妈,再做来不及了,这双我就捎给大哥吧。我明天一早就要走!”

  “这末急?怎么来不及啦?”母亲惊异地问。

  “妈!”德强的脸有些收紧,“我这次到区上是分配下来坚持反扫荡的。我爹去开会,怕也是为这事……”

  “扫荡?!”母女子三人几乎同时惊问。

  “是的,妈!敌人这次扫荡不比以前那几次。鬼子越来越感到我们厉害,想一下搞垮咱们的根据地。这次不单是扫荡咱们这一个地方,而是全胶东都在内……”

  “……大扫荡!同志们,这是一场空前残酷的大扫荡!敌人集中了好几万兵力,他们的总头子冈村宁次亲自部署,实行从北海边到南海边,一直推到东海边,在威海卫集合的‘拉大网’战术,妄想把咱们胶东的军民一网打尽,把根据地摧毁。哼!他们想得真比做梦还好呢!”区委书记姜永泉,正在向开会的村干部们传达上级的指示。他那瘦瘦的脸绷得挺严肃,眼光锐利地看着静心听讲的人们。他继续说道:“这是敌人临死前的挣扎,是狗急了跳墙。在苏德战场上,苏联红军把德国法西斯打得落花流水,德国越来越招架不住。那英国、美国这些动摇不定的国家,也为自己的利益受到破坏,在全世界人民的压力下,对法西斯开了火。敌人是一天天吃不住劲了。

  “虽然国民党不抗战,使日本鬼子还有力量调出兵力对咱们根据地进行大扫荡,但这是一股子猛劲,它是不抗拖的。我们只要坚持下去,找空子打击敌人,也和每次扫荡一样,胜利终归是属于我们的。敌人一定会被粉碎的!

  “同志们!咱们的组织已在战争中成长巩固起来,人民有了几年的斗争经验,对付敌人的办法更多了。咱们的大部队,都调到敌人的背后消灭敌人,拔据点去了,留下地方武装和干部,领导群众坚持斗争。这是一场残酷的斗争,也是考验我们每个人的斗争。现在大家就把工作讨论一下,立刻回村发动群众,实行反扫荡……”

  干部们怀着紧张又充满信心的心情,回到村里。立刻,紧张的反扫荡运动掀起来了。各级党政组织人民团体一齐动员,实行清舍空野,不给敌人一粒粮食,一件东西;把水井填死,不给敌人水喝……人人动员,个个奋战,对敌人进行英勇顽强的反扫荡!

  据点里的汉奸狗党们,可又乐又忙乎坏了,又到他们出头的时候了。每人都在抢老百姓的大车和牲口,准备下乡抢东西,大发洋财。

  王唯一的女儿玉珍住在原来是个商店的小洋房里。自郭麻子死后,她就打着“野鸡”;后来觉着不太体面,才跟了王竹手下的一个分队长。此人就是王官庄被秀子挂过孝帽子灯的那老太婆的儿子——孔江子。

  这孔江子原来在牟平贩卖毛皮,鬼子来后,他的买卖被抢一空,又被抓了兵。他自己本来不情愿,可是遇上了王竹,就干上了。王竹见他有两下子,先留他在自己手下当班长,后来又提升为分队长。

  这人虽只有二十七八岁年纪,可经历的社会场面真不少。要说他胆子小,有时他却真敢干,要说他胆子大,有时又害怕得可怜。这就要看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事了。有大利可图,他敢去跑一趟有性命危险的买卖;可是我们围攻据点的时候,他甚至害怕得不敢把头伸出炮楼来。他很会见机行事,阿谀奉承更是老手在行。他和玉珍勾搭上,并不是真心和玉珍相好,也是为了发财,凭他做买卖的本事,同王竹、王流子经常合伙哄骗个人,讹诈些钱财东西。上几次扫荡,他很刁,怕死,推病托故都没下乡,倒托人捎些东西回家。德松说他母亲得过他的东西,一点也不冤枉。

  晚上,明晃晃的汽灯光下,玉珍大腿压二腿地坐在红漆椅子上。她那蜡黄的脸皮也没因擦上浓粉和胭脂好看一些,相反倒和耍傀儡戏的石灰人差不多,更显得丑陋而阴沉。她搭拉着单眼皮,叨着烟卷,开着日本洋戏,轻声娇气地跟着哼道:

  小妞小妞快快长
  长大了跟官长
  穿皮靴子格格响
  在家里花衣裳
  要出门披大氅
  要睡觉三道岗
  绸缎被窝两人躺
  放个屁也崩崩响
  ……

  崩地一声,门开了。孔江子猛地闯进来,骂道:“什么躺啊响的,你他妈的又咕噜些什么?”

  “哟,是你呀!把老娘吓一跳。”玉珍扔掉烟奔上来,两臂抱着他的脖子打坠坠。

  孔江子没好气地一把将她推到床上,说:“别闹了,烦死人啦!他妈的屄,欺我小啊!”

  玉珍咧着嘴,哇的一声,两手捂着脸——装哭了。

  “你不亲我,我走了。呜呜……跟谁不比跟你强。你斗不过鸭斗鸡。你吃了两斤枪药。你……”她从手指缝里看看他还坐着不动,就躺到床上打起滚来,哭叫声更大了。

  孔江子象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象在想着什么心事。

  ……过了一会,他才走上前,扳着她的肩膀说:“唉,整天闹,成夜叫,还象什么话。为屁大的小事就撒欢,又不是孩子……”

  “放你娘的屁!别来碰老娘!”玉珍见他软了,就硬起来。

  “别说啦,快睡吧。明天我就出发了。”他哀求着,去拉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