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八


  “大嫂,就是你呀!”花子高兴地抱着母亲的胳膊,“怎么这事我连一点也不知道!大嫂,你的嘴真紧呀。哈哈,真好啊!”

  下面是一出歌剧。述说一个当童养媳的女孩子,受着公婆的打骂,丈夫的欺侮,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她不能忍受,投井自杀也没成。后来,八路军来了,她参加了妇救会,积极作抗日工作,向公婆和丈夫作斗争,终于在组织的帮助下,她得到胜利,过着男女平等的自由生活……

  剧演得很成功。扮那女孩子的演员真的哭了。花子看着看着,身子慢慢倒在母亲盘坐的腿上,悄声啜泣起来。台下好多人流下泪。有些青年男女和孩子,还摔小石子打那恶公婆。又看到那童养媳斗争胜利了,全鼓起掌来。花子也跟着鼓掌,可心里还是在恸哭……

  母亲的眼睛也润湿了。但她总感到别人的、特别是花子的眼泪比她流得多,非常值得同情。母亲知道这个已出嫁而长期住在娘家的姑娘,为什么格外伤心些。但母亲不知道早变得活泼愉快的花子,为什么还有忧郁苦楚的阴影,时常出现在她脸上;而那双单纯朴质的眼睛里,为什么又有了惶惑不安的神色;更明显的是,她那本来黑红的脸庞,为什么渐渐变得憔悴蜡黄了呢?

  善良忠厚的农村女人,往往以直觉和已经发生的事情来认识一切,却不善于通过外表去洞察别人的内心。她们是以自己的感情和品德来理解别人的。如果说这是缺陷的话,那末在这种人身上,这算是唯一的缺陷了。

  母亲轻轻抚摸着花子的头发,满怀同情地说:“唉,真是苦命的孩子啊!早先这样死的人可真不少。花子,你说……”

  “是的,大嫂!很多。”花子的声音已喑哑了。

  母亲觉着她象孩子似地向自己怀里偎来,就用大褂襟盖着她抽动的臂膀,怕她冻着似的。

  “唉!”母亲叹口气,缓缓地说:“过去那些老古板规矩可真把女孩子害苦了。媒人两片嘴说得父母心动,就把个闺女推进了火坑。我那姐妹几个还不都是这末出嫁的!现如今可好了,共产党想得可真周到哇!闺女大了省得做爹妈的操心,自己找的又是相中的。为这事少使多少人吃苦流泪,少死多少人哪!”她又瞅着花子说:“只要自个走得正,现如今好人总是有路走的。花子,你看那剧里的女孩子多能行!”

  花子的身子可怕地搐动一下,心里一阵寒酸,打个冷颤。

  她抽噎着说:“大嫂,你说得对,都对!可我……大嫂,你想不到啊……”

  第二天,母亲听说家里要来住几位女同志,就忙着把西房间收拾干净。

  中午,秀子扛着背包,一只手挽着一个军人,德刚也抱着一个军人的胳膊,身上斜背着一个挂包,后面还跟着两个军人。刚进门,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叫道:“妈啊,你看这是谁呀?”

  母亲站在锅灶口,打量着来人中最前面那一个。她,黄绿色的军帽盖着齐颈的黑发,丰满浑直的身躯束着皮带打着裹腿,又白又红的圆脸蛋上,有一对深褐色发亮的大眼睛,她正看着母亲笑。母亲忽然迎上去,激动地叫起来:“啊呀!是你,是白芸啊!看我的眼睛老花了……嗳呀!你可也真变样啦!”

  白芸狂喜地抓紧母亲的两臂,端详着母亲的脸,兴奋地说:“大娘!是我,就是我啊!你也变多啦!看,秀子长成大姑娘了!德刚也使我认不得了,我走时他还吃鼻涕呢!……哎,”她突然停住,四周看了看,忙问:“大娘,我记得不是还有个小女孩吗?她也长大……”“芸姐!”秀子忙打断她的话,向她瞥视一眼,“你们快洗洗头吧!”

  白芸有些惊异地看着秀子绷得挺紧的脸,又去看母亲,只见她象被锥子猛刺了一下,眉皱得紧紧的,但随即又展开,带点笑意地说:“白芸,你不知道,秀子怕提起嫚子我难过。她死啦!”

  “啊!生病死的?”白芸吃惊地问。

  “不是。是鬼子杀害的!”德刚愤恨地叫道。

  “别问啦,以后再说吧!”母亲打断白芸几个人的急促问话,把话题岔开,忙招呼其余的三个人,让她们上炕坐。她要做饭,她们高低不肯,说已经吃过了。于是,就开始了亲切的谈话。

  “大娘,昨晚我们的剧演得好不好?我扮的你象不象?”白芸笑着问。

  “是你们几个演的?”母亲有些诧异。

  “是啊,大娘。”白芸喝口水,说,“我们卫生队有几个调到剧团来了。其实啊,一打起大仗来,我们还要作卫生员的工作。大娘,你的事情是于团长的部队告诉我们的。”白芸又指着一个姑娘说:“大娘,她叫于兰,就是昨晚演童养媳和你闺女的呢!”

  于兰被白芸指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对母亲甜蜜地笑笑,歪着头说:“冯大娘,演得不好,你可多提意见哪!”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的一切动作。

  母亲拉住于兰的手,忙说:“哪里的话。这点小事,还值得你们编成戏。”母亲瞅着于兰那稚嫩的脸蛋,又疼爱地问道:“好闺女,多大啦?爹妈好吗?

  “没妈啦,大娘!跟爹长大的。”于兰回答道。“哦,”母亲叹口气,忽然想起什么非常关切地问:“白芸哪,你们快说说,剧里那个给你们带路的女孩子,是那里人哪?”

  “是离莱阳城不远一个小村子的。”白芸见母亲问得又急又突然,有点惊讶。

  “她姐姐真叫赵星梅吗?”

  “是的,大娘……”

  “等等,白芸!”母亲的心跳得更快,“女孩子说没说,她姐有个未婚丈夫?”

  “有。她说姐姐跟姐夫出去的。大娘……”

  “不,等等!”母亲的手都发颤了,“姐夫叫什么名字?”

  “纪铁功。大娘,他叫纪铁功!”于兰抢着答道。

  “啊!是她,是她……”母亲象被什么憋住了才喘出气来似的,长舒一口气。她平静了些,把星梅的事讲给她们听……

  文工团员们明白了母亲为什么这样激动,她们都被星梅的事所打动。于兰的感情来得更是快,晶莹的泪珠已挂在脸腮上了。她们都说,这就是星梅的家了。但最惋惜的是,那女孩子的名字没有问清——读者做证,是问了,同时也答了,但被巨雷掩没了——这使白芸和于兰感到很难过,很是对不起母亲。

  尽管这使母亲感到失望,但在她的心目中,已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这里是如久别重逢的母女会见一般,滔滔不绝地叙述所要说的一切话,那边秀子早同其他的姐姐——她们的友爱来得真快呀——在洗头洗脚、换衣服整铺盖……安排好了一切。

  小屋子里,回荡着永不休止的友爱的欢笑,惊飞了在屋檐底下沉睡着的麻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