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二


  王柬芝见跑不出去,就停下来,急忙从腰里掏出密码本,划着火就烧。

  娟子见他在烧什么,更急了。猛地冲上去,抓住王柬芝的衣领,怒喝道:“快把火熄掉!”娟子见他把烧着的东西摔到地上,急忙赶上去用脚踩。

  王柬芝突然抽出匕首,照娟子背上就刺。

  娟子飞快地闪身躲开,用枪指住他:“不准动!把刀丢掉!”

  王柬芝颤抖一会,又凶恶地向娟子扑来。

  娟子气炸了!照他腿上狠狠开了两枪!

  后面的人群赶上来,把已打伤的王柬芝扭住……

  教员吕锡铅因吃多了油腥东西,又喝了不少凉水,这几天颠晃着大驴头,老往茅厕里跑。前天上课时,他拉到裤裆里,学生说臭,他还赖学生不讲卫生,在教室里放屁呢。今天一大早,他又蹲在茅厕里拉稀,一面还想着昨晚王柬芝交给他的任务——早饭后就到万家沟去……一听枪响,他心里有病,吓得没拉完就提上裤子,越想越怕,又拉了一裤裆。

  他刚出茅厕,就听见有人问那年青的老师:“高老师!吕锡铅哪去啦?”

  那高老师见德强抡着枪,战兢兢地回答:“啊啊,他大、大概,在茅、茅厕里……”

  吕锡铅见德强奔来找他,转身就跑。他拙笨地往墙上爬,已快爬到顶了。谁知墙是泥和石头垒的,又太陈旧——泥散了,更加上他那又笨又沉的身子,吓得发抖的两手,一个石头被他踩活,两手也没抓住,就四脚朝天,连人带石头,噗哩崩噔跌进粪坑里。二三百学生用的粪坑,加上刚下过雨,象个井一样。他站起来稀粪还及到脖颈呢。

  德强赶来将他逮住了。

  村里的人们闻声已赶到。玉秋带着民兵押起犯人,进行搜查……

  德强走进杏莉的家,人们的恸哭,使他发麻!

  杏莉母亲已声哑泪尽,抱着血淋淋的女儿,哭得死去活来!

  杏莉慢慢苏醒过来,眼睛无神地看着她母亲那哭皱了的脸,细声说道:“妈,我不记你的仇,我认长锁叔是我爹……”说着又昏迷过去。

  杏莉母亲恸哭得更加厉害了!

  满屋的男女老少,个个流泪,人人悲泣!

  母亲坐在地上,怀里放着杏莉的头。悲怆使她发昏,身子很难支持住了。她轻轻地抚摸杏莉苍白的脸颊,泣声呼唤道:“杏莉!莉子!闺女!孩子……”

  杏莉的眼睛睁开一条缝,注视着母亲的脸,一霎,细小的泪珠滚出眼角。她细声叫道:“大妈呀……”

  “孩子,你痛!大妈知你身上痛……”母亲急忙去揩她的泪水。

  “我不痛,大妈……”杏莉的脸搐动一下,“我,我是想到你家去,跟着你……啊,大妈呀!你真好啊!德强哥……”

  “妹妹,我在这!”德强立刻应道。他跪着蹲在杏莉身旁,紧握着杏莉的一只手。杏莉紧看着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德强哥,你来了!你把敌人抓住了……你别哭,你真好啊!……你很年青,别为我伤心……打敌人要紧。你要英勇下去!永远……”她以生命的最后一息,坚持着说出这最后几句话。没等他回答,她那在柳叶似的淡淡眉毛下的细眯眯的眼睛就闭上了,喘出最后一口轻微的气息!

  象焦雷轰击脑门,德强感到一阵昏晕,忘记擦在他是很少流的眼泪,只是看着她的脸,握紧着她那只渐渐冰凉僵硬的小手!

  人们再三苦劝,杏莉母亲还是止不住哭。而这个时时为女儿着想,在黑暗痛苦中爬过十几年的柔弱女人,怎么能不哭啊!她痛苦极了!她恨自己害了孩子。她撕自己的头发,不愿再活下去,她要撞死在女儿身旁!

  花子去拾掇炕,想把杏莉抬上去,但向炕跟一走,被什么东西绊个踉跄。她低头一看,惊叫起来:“嗳呀!这是谁啊?”

  大家一看,啊!一双白胖的小脚露在外面。于是就动手向外拖……

  那淑花帮着王柬芝杀了杏莉后,听到外面枪又响人又喊,知道大事不好。这女人更知道王柬芝的狠毒,他会为保密回来给她一枪的。所以吓得又是屎又是尿,恨不得钻进老鼠窟窿里去。惊恐中她发现了平常烧炕用的炕洞口,就赶忙向里爬。谁知美中不足,她长得太胖了,好容易挨着痛挤进个大屁股,但是两只脚怎么也弯不进去了……

  大家把她拖出来一看,嘿!她可把炕洞里的灰都摸到皮肤上了,黑的象个驴屎蛋蛋,身上还被砖头擦破了好几处。

  人们见她身上一丝不挂,都愕然吃惊。花子问道:“嫂子,她是……”

  “你这妖精!你赔我的孩子呀!”杏莉母亲发疯地扑上来,“你这婊子!汉奸的姘头!天哪!我的孩子……”

  那淑花象鸡吃米,双腿跪在地上直叩头,哀求道:“八路老爷,开开恩吧!宽大宽大咱妇女哪!都是他们干的呀!我什么都告诉你们……别打我呀!我都说出来……”

  【第十四章】

  初冬,天上飘着雪花,它一触到物件就化了。小北风嗖嗖地刮来,怪冷的。开会来的人真不少,周围十几里村上的人差不多都来了。就在几年前枪决哥哥王唯一的沙河里,又来公审弟弟王柬芝,和他在周围村里的全部党羽——二十三名。

  人们都很激动,怒视着这群东洋的奴才。纯朴的人们,往往仇恨汉奸更甚于日本鬼子。他们的想法是:日本鬼子生来就是坏的,就和狼一定要吃人的道理一样;可是这些同国土同民族的败类,却出卖自己的祖国和同胞,做敌人的帮凶;他们就象是失去人性变成豺狼的人,比野兽更加可恶!

  母亲气得浑身哆嗦,各处的伤疤象火炭似地烧起来。她从来都把王柬芝当成好人,并为他那次被王竹抓去担过心。可想不到他就是折腾她的刽子手,是杀死她的孩子和更多的人的大凶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