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一


  “爹,你闩门干么?”杏莉吃了一惊。她叫“爹”很别扭,但她还是聪明地叫了。

  “嘿嘿,你表姑还没起来呢!”他阴沉地笑笑,使杏莉更感恐怖!接着他几步抢到杏莉跟前,脸变得异常阴恶,严酷地问:“杏莉!你要上哪去?!”

  “我到德强家去!”杏莉也失去平静,心崩崩地跳起来。

  “你要叫人来抓我!”他恶毒地抽动着脸上的皮肉。

  “抓你干什么?”杏莉的脸唰地变白,胸脯在起伏。

  “哼!你们说的什么,还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是汉奸,你要抓我!好,咱先来看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

  淑花见势吓得缩成一团,浑身哆嗦。

  杏莉脸色煞白,她并不是害怕,她眼睛里放出利剑般的光芒,愤恨地说:“王柬芝!你要杀人!你,你这个老汉奸!你要是知罪就去向政府自首。你杀我,哼!也活不了你!”

  王柬芝冷笑一声,把匕首倒握着,软下来说:“杏莉,你我毕竟是一家人,我哪舍得害你呀!两条路:你不坏我,我就放你,等夜里派人送你到牟平城去,有荣华富贵你享;你若是告发我,可别怨我无情,那是你自己找死啊!”

  杏莉浑身发颤。在这个手持利刀的大汉奸面前,她显得多末无力啊!她想呼喊,可是这深深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住宅,谁能听到呢!她真有些后悔,不该进来了;自己死了是小事,而这些汉奸就抓不到了。但她的神经没有错乱,脑子一动,心想先答应下,抽空子再去报告……于是改变口气说:“我一时糊涂,告发了还害着我妈。我不去啦。”

  杏莉呀杏莉!聪明伶俐又单纯幼稚的姑娘,你用这些话能骗过老奸巨滑的王柬芝吗?你哪知道敌人的毒辣啊!?

  “呀,到底是知道好坏的姑娘。到城里可好呐,日本军官又阔气又大方,对咱女人可客气啦……”淑花见杏莉软下来,笑着扭过胖腰肢,谄媚撒娇地劝说着。但被王柬芝的严厉眼色逼回去了。

  “这就好。”王柬芝说,“你就在这屋里待着,有人送饭给你吃。”

  杏莉一听,急了!忙说:“我要去找德强,好捎信请个假呀,不然他要来啦!”

  “这不用你烦愁。我会去找德强!”

  杏莉知道坏了。她立时忘记一切,冲过去就开门。王柬芝一把将她揪住,喝道:“你跑哪去!”

  “你要杀人!来人啊……”杏莉惊呼,不顾一切地反抗。

  王柬芝的手指被咬破。刀掉到地上。两人拚命地撕打起来。

  淑花刚上来吓掉了魂,后来见王柬芝的刀被打掉,就光着屁股跳下炕,把刀拾给王柬芝。王柬芝把杏莉撩倒在地上。

  杏莉叫喊挣扎!

  “快!”王柬芝叫道,“快拿东西,塞住她的嘴!”

  杏莉的嘴被淑花用毛巾堵住了。王柬芝凶残地向她胸口刺去……又向她肚子插进一刀。

  血——青春的热血,在晨曦中迸溅!

  王长锁早晨起来挑担水饮了牲口之后,拿着竹笤帚到里院来打扫院子。他刚进王柬芝住屋的院门,就听到有喊叫声。他忙向发出叫声的门口奔去。可是门推不动,他从门缝向里一看:天哪,大事不好!王柬芝在杀他的女儿——杏莉!他摸起砖头就砸门……

  王柬芝一听有人,忙从枕头下抽出手枪,开门冲出来。

  王长锁见势不好,转身就跑,大喊大叫!

  王柬芝尾追不放!

  一个细条条的青年,穿着一身已褪色的军装,两手插进口袋里,满脸流露出喜悦的光彩。他那对黑大的眼睛,更显得有神而英俊,只不过现在里面含的善良温情的成份比过去更多些。他漫不经心地迈着敏捷轻快的步子,走近杏莉家的大门口。

  突然,一阵叫嚷声和沉重急促的脚步声,使他立刻停住脚步。他脸上的喜色、眼里的温情几乎同时消失,随即换上紧张、警觉和勇敢的战士表情。他迅速抽出两手。

  就在这青年的感情骤然变换的同时,一个人猛地冲出大门,枪声也随之响了,子弹打在门板上。那青年机灵地把身体闪到门旁,两眼紧盯着门口。

  王柬芝提着还冒烟的手枪窜出来。青年见势来不及多想,等王柬芝跑到跟前,他飞快地抢上去把腿叉开,噗嗵一声,王柬芝那瘦高的身体被绊倒在地上,嘴里啃满一口土。青年再上前一脚,踩住他伸向右前方握住手枪的手脖子,一把将枪夺过来。

  王长锁跑出好远,听到这摔倒的响声,回头一看,就急忙跑回来,喘吁吁地叫道:“啊!德强,德强啊!是你呀!”他见德强有些迷惑吃惊地看着他,又说:“他杀杏莉……是大汉奸……”

  “什么?!”德强禁不住浑身一震,紧盯着王长锁的脸。

  王长锁抽泣着,忽然叫道:“德强,快!快去抓吕锡铅,也是汉奸!别叫他跑了!”

  德强一听,来不及再问,这离学校很近,怕吕锡铅闻声跑掉,就把已经摔伤的王柬芝交给王长锁看管,提着枪直奔学校去了……

  王长锁照躺在地上的王柬芝狠踢一脚,怒骂道:“你这兔崽子!……”

  王柬芝摔得并不重,只是装着爬不起来。他见德强一走远,猛地跳起,照王长锁胸前狠狠一拳,立时冲进门去。他慌忙地跑进屋,回身把门闩上。他打开箱子,把译电报的密码本揣进腰里,又抓起掉在血泊里的那把匕首,眼睛四下扫了一遍,没找到淑花。他要杀死她,以防她泄密……他听着前面王长锁的砸门声,也来不及再找,把刀插进腰间,推开后窗,跳进花园里,开开后门上了大街……

  娟子听到枪声,急急向南赶来。街上有好多人,都惊恐地朝枪响的地方跑去。

  昨晚开干部会,大家讨论了王柬芝的老婆和长工的事。经过分析,都觉得里面有文章。就决定今天找杏莉母亲和王长锁谈谈,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娟子正走着,猛见王柬芝匆匆从南走来。看样子他很紧张,别人和他打话也来不及说完,只是一个劲地走。娟子心里一动,就迎着他走上去。

  王柬芝一发现她,略一怔,就先开口说:“秀娟,妇救会长!是怎么回事?哪里打枪?”

  “我也不知道,想去看看。你上哪去?”

  “噢,我,我想到万家沟去一趟。”他说着就走过去了。

  由于人多,娟子开始没看清他的身上有什么特别。可是当他一闪身,娟子那敏锐的眼光就发现王柬芝的黑衣服上有点点的血印,再见他不安的神情,那枪声又是从南头传来的,娟子立时警觉,疾忙跟上他,叫道:“校长!等一下,我有点事!”

  王柬芝已走出十几步,听见叫声转回头,可是一发觉娟子的手在从腰里向外掏什么,立时知道不对头,就放快脚步。

  “哎,你等一等呀!”

  王柬芝心一慌,顾不得其他,大跑起来。

  “站住!”娟子推上子弹,紧紧追赶。

  那王柬芝跑得更快了。

  “站住!要不我开枪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