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八


  德强引上线,重新躺下,笑着说:“妈,给你娶个媳妇来,她帮你干活,好不好?”

  “哪可太好啦!”母亲知道儿子在说笑,但心里也真有一种高兴冲上来。接着又说:“按年岁,你也该成亲了,妈也该用媳妇啦。唉,我知道你是不会这末做的。你妈也没这份使媳妇的命啊!”

  德强不觉红了脸,抿嘴笑笑说:“妈,你猜错了。我已经找好啦。”

  “真的?”母亲半信半疑,紧看着儿子羞红的脸,问道:“你找的谁呀?”

  “妈,你猜吧。远在天边,近在跟前。”德强孩子气地逗着母亲。

  “咱村的?”

  “是啊。”德强坐起来,紧望着母亲。“妈,你看杏莉好不好?”

  母亲一时怔住了,但马上相信这是不会错的。她又有意逗儿子,笑着说:“哈,她肯到咱家帮我做活吗?”

  “妈,你先别说这个。”德强有些着急了,拉着母亲的手,“妈,你到底看她好不好?有什么意见呀?”

  “嘿,”母亲又笑了,“看看吧。我说你说帮我干活是假的。

  这不摆出来啦?”她又收住笑容,认真地问道:“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妈,问你的意见呀!”

  “我看是个好闺女。”

  德强兴奋地摇晃着母亲的胳膊,激动地说:“妈,你愿她做儿媳妇啦?”

  “哥,我愿她当媳妇!”德刚被惊醒,骨碌爬起来,大声叫道。

  德强同母亲都吃一惊。他正要按下德刚,不料又传来话声:“哈呀!我早猜到杏莉是俺嫂子了。我举两只手,赞个大成!”秀子从西房间,笑着说着走过来。

  这下子可把德强羞坏了。他打弟弟的光腚板一下,又冲着妹妹说:“你们知道个什么!再瞎说,看我揍你。”

  “哼!”秀子把鼻子一哼,头一昂,越发挺着胸脯走上前,气壮壮地说:“呀!八路军还能打人?咱就不怕。”

  德刚搂着哥哥的脖颈,挺认真地说:“哥,你敢打我们的团长,我们开会斗争你!”

  全家人都忍不住笑了。

  “好哇!”母亲笑得合不上嘴,“你们大大小小都有组织了,哪个也惹不起啦。嗨,你们多数通过了,我这个妇救会员也要服从民主啊!等会你姐姐回来,也叫她补投一票吧!”

  一阵阵欢乐的笑声,冲上了茅草屋顶,震撼着泥坯墙壁。

  淑花趴在缎子被上哭泣,肥胖的身子,抽搐地蠢动着。住一会,她抬头瞅一眼王柬芝,希望他来理她。

  王柬芝在地上来回走着,把烟卷一根接一根地狠抽着,烟灰撒满地面。过了一会,他把烟丢掉,一口气吹灭灯,跳上炕来。

  淑花高兴地忙起身迎他,不料被他一把推倒,脸蛋上啪一声挨了一巴掌。

  “他妈的!都是你这东西坏的事。谁叫你无辜乱跑来,啊?”

  王柬芝怒喝道。

  淑花倒不敢出声了。手捂着脸腮,抽搐好半天,才悄声呜咽地说:“谁、谁知道会遇上人呢……也不是我自己愿留下来……那次你走出去的第二天夜里,我正睡着,猛听枪也响,人也叫,吓得我钻到被窝里连动也动不了啦!谁知八路军来得这末快……”

  “你还强嘴!我告诉你不能乱走,你忘啦!?”

  “我、我是到那屋去呀,谁想到那毛女人会进来?”她见他颓然地坐下来,象是平静些了,就大声哭着说:“你杀了我吧!不想法对付共产党,你打死我能有屁用……”

  王柬芝真的平静下来。脸上的肌肉动了动,喘口粗气说:“唉!看样子他们有些警觉了。那两个东西真他妈的饭桶,连个王长锁都杀不死……唉!”他懊丧地拍着秃脑门,忽然又显出喜色,把淑花拖过来搂在怀里。“嘿,对不起啦,小奶奶,使你受委屈了。你别怨我,都是为咱们的事啊!你不知道,碰上别人不要紧,偏偏碰上那秀娟!这人可不是好惹的呀!”

  淑花眼皮夹着泪水笑了,噘噘着小圆嘴,不以为然地说:“哼!什么秀娟不秀娟的,看那毛丫头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信,你堂堂这末大人物,倒怕起一个村姑子来啦。看你刚才的样子,象要把我吃掉呢!快躺下睡吧。”

  “啊,我哪能吃你呢?”王柬芝亲着她的脸腮,猥亵地说,“你呀,就是永远睡不足。好吧,睡一会,等下我还有事……”

  王柬芝早有他的打算。当他发觉杏莉母亲和王长锁参加了救出母亲的事情时,他恨不得马上把这两个越来越靠不住的人处死。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怕自己无法摆脱干系。他要找好时机叫党羽们在外面杀死王长锁;看来除掉这个软弱的女人更容易些,可是把她害死在家里,他王柬芝是免不了要受连累的。为此,他想出一条借刀杀人的诡计,把他们两人私通的关系传出去。他设想,虽是解放几年了,可是多少年来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最憎恨的是奸情,无不认为“万恶淫为首”。

  这件事一传开,准会激怒群众,杏莉母亲最怕人知道这件事情,只要告诉她村里人要开会斗争她,这个极少走出大门的女人准会害怕当众出丑而寻死。即使她不自杀,至少也不敢出门去接近母亲那样危险的人。可是王柬芝失算了,没料到她的悲痛达到了极点的时候会有另一番打算;更想不到共产党的干部对这件事会是那样慎重,使一般人也很少谈论了。可是毕竟杏莉母亲怕丢人,再也不敢出大门了。王柬芝正在想新的办法,真不料使他最感头痛的娟子却出现了,而且被她碰上了淑花。这是给他当头一棒,预感到事情的不妙……

  “怎么样,你打算怎么对付呢?”淑花担心地问道。

  “只要监视紧,量那两个东西一时不敢说出去。你明天一定要离开……我已告诉老吕,明天一早到万家沟,叫人来把冯秀娟趁早除掉——哪怕冒点险也要干掉她!电报我也译好了,看看上面的意思,站不住脚我就搬走……哦,宝贝!天快亮啦。‘约会’的时间要到了,我发电报去啦。”“嗳呀,急什么的?鸡才叫过第一遍呀。”淑花撒着娇,紧搂着王柬芝的脖子不放手,“唉,什么时候不好‘约会’,偏偏在正是暖被窝的时候,使人不好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