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五


  杏莉母亲顿时感到受了莫大侮辱,站起身,摔掉烧火棍,卷起袖子洗起菜来。

  淑花见对方气恨的动作,一点不搭理她,好没趣味。她挑衅地说:“我来告诉你,上回烙的饼不酥不脆不甜不香,这回要多放些糖和鸡蛋……”

  “要吃自己动手,我没工夫!”杏莉母亲憋不住了,气恨地抢白一句。

  “噢!”淑花可火了,“你说什么呀!哼,给脸不要,没工夫?你有工夫想那老长工,不要脸的长工姘头……”

  杏莉母亲的脸唰地变白了,气得牙根打颤,可是她到底吞回去怒骂的话,把洗菜的脏水用力泼到院子里,顺口说:“泼出去,你这污脏货!”

  “啊?你敢骂我!”淑花气急地扭动着胖身段,“我叫你骂,我叫你骂……你、你那野汉今天就完……”

  “啊!”杏莉母亲手里的盆崩一声落地粉碎了!

  淑花吃了一惊,知道自己失口,就慌慌张张地向外跑。她刚出门,迎面撞上一个人。她嗳呀一声,一跤摔倒地上。

  娟子一见把人撞倒了,忙上去拉她,一面抱歉地说:“啊,对不起你啦。我没看见……”

  那淑花翻眼一瞅,见是个青年女子,心慌起来,爬起就走。王柬芝从里院走出来,一见娟子在看着淑花发楞,心里一阵紧张,忙迎上来,笑着说:“噢,是秀娟!妇救会长来了。你不认识她吧?啊,是我的姨表妹,昨天傍晚才到。表妹,表妹!来见见妇救会长啊!”那淑花早慌成一团,顾头不顾腚地走进去了。王柬芝又对娟子笑笑说:“她这人少个心眼,怕见生人,也不懂个礼节。秀娟,才从区上来?”

  “嗯。”娟子回答着,看着那扭歪扭歪走去的胖女人的慌乱神态,心里很是奇怪。

  娟子的疑惑王柬芝已觉察到,脸上罩上一层阴影,又笑着说:“你来找我有事吧?到我屋坐坐去。”

  “不,没有什么事。我是来看看婶子的。”

  “好,快进去吧!”王柬芝说着领娟子进了屋。

  杏莉母亲早趴在炕上呜咽起来,一点没发现有人进来。

  “家里搞成什么样子?看盆也打啦!”王柬芝皱着眉头不满意地说。

  “婶子,你怎么啦?”娟子吃惊地赶到她身边。

  杏莉母亲满面泪水地转过身,朦胧中看出是娟子,又发现王柬芝也在场,嘴唇动了两动,才说出来:“娟子,坐、坐吧……”

  “你怎么啦?!”王柬芝倒是真的又惊又疑,“哦!又是肚子痛啦!唉,娟子,她身子重了,常害肚子痛。你痛得厉害就上炕躺着吧!”

  娟子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疑惑。她从来没有进过这所大院里,而这第一次进来所遇到的种种事情,每个人的说话和动作,都象是一个哑谜,使人感到不明白。

  “校长,你忙吧。我在这看看婶子。”娟子对王柬芝说。

  “噢,那好。你可别见怪啊。嘿嘿……”王柬芝说着走了出去。

  “婶子,痛得厉害吗?”娟子体贴地问道。

  杏莉母亲见王柬芝走了,心象平静些,把娟子打量好一会,猛地抓着她的手,又哭开了。她含糊地说:“娟子!你……我没脸见人哪!大婶活、活不下去……”

  “婶子,有话慢慢说呀!”娟子猜想她一定是指的她和王长锁的事了。

  可是她只是哭哭啼啼地说不出什么来。但当一听娟子说到在路上遇见有人暗害王长锁未成时,她噢一声叫起来,象是惊喜,又象愤怒,怔怔地瞅了娟子半天,刚要开口,一听脚步声,又吞回去了。

  王柬芝笑着走进来。他关心地问:“秀娟,听说姜教导员的身体不大好,我这有些好吃的东西,看看你什么时候回区里给带去。嘿,我本来想去看看的,唉!你知道,学校离不开呀!”

  娟子正被杏莉母亲的神情吸住,想听听她的心里话,但被他这一冲,知道今天没有机会了,就向王柬芝说:“谢谢校长的好意,他没有什么。”又向杏莉母亲告辞道:“婶子,隔日我再来看你。你好好保重身子。我走了。”

  娟子一出大门,王柬芝随即把门关上。他那只因长时握着手枪柄出了汗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把枪崩一声放在杏莉母亲眼前的桌子上,一手揪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扳仰向上,凶狠地喝道:“你他妈的要说出去?哼!我要你的命!”

  他又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嚓一声插进桌面,瞅着她那细弱的一呼一喘的喉咙,更凶狠地说:“只要你说出一个字,我就先宰了你!听见没有?”

  【第十三章】

  中学迁移到万家沟村,离王官庄只有五里路。德强和杏莉请假回来看家。

  傍晚,天空泛起淡淡的红晕,和这两个青年人的笑脸相媲美。鸟儿呼叫着飞进窝窝,唱出这一对年青人的愉快心情。

  两个人沿着山麓下的曲折小道,肩并肩,膀挨膀,漫步地走着。

  北方秋天的晚上,是很有些凉意的,老年人都要穿上棉衣才行。可是他们穿着单衣还感到热火。这一不是走久了,二不是走得急。那是为了什么呢?原来两个人的心中,都有东西在燃烧,烘炙着全身。

  要说的话有很多很多,但却经常怔住,而一沉默下来,那就更觉窘得慌。

  “你忘记没有?小方和他妈,真是好人!救出咱俩……”杏莉为摆脱这种窘境,也真忆起搭救他们的恩人,所以忽然讲起这话来。可是又顿住了。她心里一阵烘热,涌上当时老妈妈的一对“儿子”和“媳妇”……脸立时红遍了。

  德强起始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停住不说下去,但一看她的神气,再想一想,也明白过来。不觉脸直发烧,埋下头,看也不敢看她一眼。

  德强,从粗野的孩子长成一个健壮的青年。他胆大得从不知什么是害怕。有仇,他勇敢地去报仇!有恨,用血来雪恨!但就有一样使他没有了勇气,那就是接触到姑娘的时候,他比谁都胆怯腼腆。他爱杏莉,酷爱她身上的一切。从孩子时幼稚单纯的好恶相投,以至发展成青年男女的爱情。他有这种想法,觉得杏莉一定是他的爱人了。他也知道,她心里爱他,但他老是不敢明着说出来。他怕碰到意外的钉子,虽说他怎么也设想不出会有什么钉子。真怪,男孩、女孩长大了,心就不自然起来,有什么话也不能痛痛快快地都说出来,动不动就脸红,不说呢,又觉着憋得慌。唉!老象小时候那样多好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