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九


  她象杨柳一样清秀,鲜花一样娇媚,泉水一样澄清,羊羔一样温顺。

  德强的回忆被突然的枪声打乱了。枪声愈来愈紧,人们哪还顾得吃饭?都背起背包,向村南山上冲去。

  中学设在昆仑山的东麓根据地的边沿区,是在游击环境中上学的。其实除了不打仗也和部队差不多,经常同敌人兜圈子,抽空隙上课。树林山坡是教室,膝盖背包是桌凳。他们时常遭到敌人的袭击,遇到这种情况,就突围出去,如果被冲散了,就按事先约好的地点去集合。这次敌人来得太突然一些,新来的学生经验不足,一跑就乱了。

  德强凭他的战斗经验,帮助其他同学向山上跑。有两个女同学,张大嘴巴,跑得换不过气来,德强就拉着她们向前跑。但她们很知道,这是徒劳,并要连累他,就叫他快走。德强无奈,只得扒开一堆柴草垛,叫她们爬进去,给她们盖好。

  仔细看看盖严了,这才向山上爬去。

  德强不顾子弹在耳边嗖嗖的划过,拚命地向前猛跑……他一开始就注意寻找杏莉,却一直没看到,心里很替她担心。

  忽然,听到有人叫喊。德强顺声赶过去,啊,正是她!

  杏莉的一只腿滑进泥水沟里,拔不出来了,急得她不迭声地乱叫。

  德强抢上去,抱着她的腋下,拔葱似地用力把她拖上来。她的一只鞋被粘在泥里,也来不及找,他拉着她的手就跑。

  枪声打鼓般地响着,敌人疯狂地追来。

  德强瞅见前面有一大片棉葛蔓子,它那繁盛的蔓叶掩盖住地面,有两尺多深。他忙拉着杏莉钻进去,两人爬着向前走。

  突然,呼隆一声,一只狼从他们身旁窜过去。两人吃了一惊。杏莉情不自禁地嗳哟一声,紧抱住德强的胳膊。德强马上高兴地说:“看,这有个石洞。快躲进去!”

  石洞又黑又小。德强叫杏莉先进去,杏莉不敢;德强爬进去后,她才紧贴着他的肩臂偎靠着趴下来。德强感到她的胸脯在剧烈地跳动,她喘出的大口热气,喷到他脸上。

  两人听着敌人叽哩呱啦地从头上走过,枪声渐渐远了,才舒了口气。

  德强一转脸,嘴唇正触在杏莉的眉毛上。杏莉这才发觉,她的脸几乎是贴在德强的脸腮上,而身子是全倒伏在他怀里了。

  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杏莉一抬头,咚一声碰在石头上。德强忙把她的头捺住。两人都笑了。

  爬出石洞,杏莉才呻吟着叫起痛来。她那只没了鞋的脚,被乱石草楂碰擦得血糊糊的。

  德强把她安放在平一点的地方坐好,摘下肥厚硕大的棉葛叶给她擦伤,一面逗趣地说:“哈,这真是最好的包扎所,‘药棉’随手就能拿到。”

  “嗳哟!痛,痛!”杏莉叫唤着,吸着冷气。

  “别叫。愈叫愈痛。你用力咬着牙就好了。你试试,照这样……”德强紧闭着嘴,用力咬住牙关,“试试,用力咬。”

  杏莉照样学着,真的不叫痛了。德强一边擦伤,一边笑着说:“对啦。伤口这玩艺就是欺负怕痛的人。你愈叫痛,就愈觉着痛得厉害。若是不理它,它就没法子了。”

  杏莉看着德强的喜笑样子,象受到传染似的,她也微笑了。她专神地瞧着他每一个敏捷的动作……忽然收住笑容,惊叫起来:“呀,看!你胳膊上有血,血!”

  德强转头一看,真的血把衣袖浸透一块。他卷上袖子,是胳膊被子弹擦去一块肉。他不在乎地说:“没关系,擦去点皮。”说完用嘴在伤口上使力吸了几口,呸呸吐出一口血水,轻快地说:“好啦。”他又要动手撕衣服给她包伤口。

  杏莉表面上安静地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的从容不迫的动作。可是她内心里,已经充满了激荡的温情。德强毫无痛苦的表情,使她深受感动。这是一个精力多末充沛而又快活的人啊!杏莉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强烈地感受到她的朋友的英勇而可爱。如果她以前不认识他,仅仅通过这次的偶然的相遇,经过这暂短的相处,也会在她少女的心房中,唤起深深的感动和激情。

  杏莉激动得眼圈都红了,见德强要撕衣服,忙制止道:“别撕你的啦。你只这一件。我里面有白衬衫,脱下来好啦!”

  象他们在小时那样,德强背过身去,等她换好衣服再转过来。两人把伤处包好后,德强说:“咱们走吧。找学校去。”

  于是,他又搀着她,一摇一晃地向前走去。

  他们刚翻过一道山岭,迎头又响起密集的枪声。敌人又折回来了。德强急忙拉着杏莉,顺着松林往另一个山洼跑。

  这山洼里满是逃难的老百姓,大人喊,孩子叫,乱成一团。德强一见忙说:“不好,咱们来了会连累群众!”

  “那快往别处跑呀!”

  “不行。”德强摇摇头,“鬼子已追上来了!”

  “那怎么办啊?”

  杏莉失神地瞪大两眼瞅着德强。这眼睛里是全部的期望啊!德强并不慌张,只是扬着黑眉毛,紧张地寻找冲出去的道路……

  枪声更密更近,噗打噗打地走路声也传来了。

  德强正要拉杏莉冒险从敌人空隙中突出去,忽听有人叫道:“同志,同志!赶快过来,快呀!”

  两人不觉一怔。这声音是多末急促亲切啊!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妈妈,边叫着边奔过来,把他们拖进人堆里。就同对自己的孩子说话那样,她带着母爱的口吻,不容反驳地说:“都快把衣服脱下来,快!”

  德强迷惘地看看自己一身褪了色的军装;杏莉慌乱地打量全身的蓝制服;都手足无措。

  老妈妈急急忙忙打开包袱,拿出两套衣服,吩咐道:“快换上,这是我儿子的,这是媳妇的。鬼子来搜,你们就说是我儿子和媳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