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六


  孩子已哭哑声了。

  母亲哪,救救孩子啊!

  孩子的小手指一个个被折断了!

  “说不说?”

  母亲昏厥过去……

  孩子被倒挂在梁上,一碗辣椒水向她嘴里灌进去,又从鼻孔里流出来——是心肺里的血啊!

  母亲醒过来,呼喊着,扑过去!被敌人架着拖过来。

  孩子死过去,活过来,又死过去……

  毒辣无比的凶手,在绞杀一棵幼嫩的花芽!

  哭声象最锋利的钢针,扎在母亲心上!她已经没有力量去冲扑,她一次次昏厥。

  她要救孩子,她要保工厂。

  她要屈服——赶快饶了孩子吧!不,不能!

  她要发疯!她紧咬着牙关发颤;她攥得手指发痛!

  听不见孩子的哭叫声了,母亲似乎平静了些,坐在地上痴呆呆地发怔,从眼里射出凶狠的光芒!她脸色是那样惨白,阵阵的痉挛使全身抽搐着。赶她再看清她已认不出的那滩血团是她两手捧大的孩子时,她噢地一声又昏厥过去……

  “怎么样?现在还来得及!”杨翻译官见她又睁开眼睛。

  “你、你们这些没人性的东西,就死了那条心吧!”母亲从牙缝中吐出这几个字。说毕,她又昏厥了。

  庞文拍着指挥刀,狂怒地吼道:“八格!中国人的,大大地死了的有!”

  入夜了。

  在那高大围墙的背荫处,有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紧贴在那里。她那双机伶的眼睛,在黑暗里闪光。她紧瞅着在大门口汽灯下站岗的伪军,苦费心机地想着怎么能通过去。

  门响了。她赶忙向后一缩,但马上又伸出头来。她看见走出来的不是敌人,而是一个女人,手里提着小篮子。趁那女人转脸被灯光一映的瞬息,她认出是杏莉的母亲。

  女孩子心里亮了一下,忙转身朝沙河跑去。她那苗条灵活的身躯,宛如一条梭鱼游进沧海里。女孩子跑到河旁的树林边,就放慢脚步,悄悄地走进去。里面影影地有一个人迎出来。

  “玉子,怎么样?”那人焦急地问。

  “秋哥,刚见杏莉她妈从里面出来,象是给大妈送饭的样子,咱到那里去问问她吧!”玉子很快地回答。

  “好,走吧!”

  民兵队长玉秋是今天傍晚溜进村的。他穿着伪军服装,背着大枪。他是奉姜永泉的指示回村来侦察敌人情况的。回来后就掩在王老太太家里。当他听到沙河惨案经过时,真是悲痛万分。一听说母亲娘俩还被关押着,马上就要去救。于是,他和王老太太的孙女玉子摸出来,先了解一下情况……

  “怎么样?那孩子……”杏莉母亲一进门,王长锁就焦灼万分地抢上来问,但他一见她哭红的两只眼睛,心里就明白几分,后半句话吞回去了。

  杏莉母亲丢掉篮子,扑在炕上,大声哭起来。

  “天哪,不行啦!”她绝望地悲叫着,“大嫂身上没块好肉,可怜那孩子也被打坏了!孩子怕、怕不行了!听站岗的说,明天就要杀死,还要人都去看。这些狠心的狼啊!”

  王长锁两手捶胸,瞪大眼睛,忿忿地说:“不能看着她们遭毒手,我们要去救!”

  “你、你疯啦!咱们有什么法子?”她惊恐而又绝望。

  听到打门声,两人吓了一跳。她走出去,问:“谁呀?”

  “大婶,是我呀!玉子。”外面焦急地回答。

  一开门,杏莉母亲惊住了:她见还有一个伪军!玉秋上前悄声说:“婶子,是我呀。”

  “噢,可把人吓一跳。快进来!”

  他们进来后,王长锁已经不在屋了。杏莉母亲明白他为怕人知道他和她的关系而躲藏了。

  玉秋和玉子忙问母亲娘俩的情况。

  杏莉母亲长叹一声,眼泪又簌簌掉下来。顿时,玉子也哭开了。玉秋忍着泪,要杏莉母亲把母亲的情况说说。“……玉子,嫚子怎么叫他们找到的?”杏莉母亲说完,又问道。

  “大婶,谁知道王竹这坏种怎么知道的?”玉子哭着说,“今早晨,王竹领着三个人到我们家去抓。我奶我妈死拉住不放,又哀求他,可被打了一顿。奶奶当时吐了血,现在还躺在炕上哩!”

  “这可怎么好啊!明天鬼子就下毒手……”杏莉母亲又啜泣起来。

  “明天?!”玉子惊呼。

  “一定想法救出来!”玉秋把大枪向地上一顿。

  杏莉母亲似乎这时才记起玉秋是民兵队长,脸立时变得惨白,但她没让人们注意她,就立刻跑出去,向王柬芝住的那院瞅瞅,接着把二道门轻轻插紧。她身子靠着门板喘息一会,才擦擦额前的冷汗,舒口气走回来。

  她象回答玉子的惊呼,又象回答他们对她刚才突然的行动的惊诧眼色,默默地点点头。

  “不,不能!”玉子痛苦地说,“秋哥,想法赶快救出大妈!”

  玉秋苦心想着营救的办法,自言自语地说:“硬来是不行,要想个法子……”

  玉子苦恼地说:“得先把门岗挡住。”

  这话启发了杏莉母亲的智慧。她想起用白大洋买通门岗让她进去送饭,伪军嘴里喷出来的浓烈酒气和大蒜味的情景。她打量一下穿着伪军服的玉秋,看看俊秀的玉子……一霎工夫,她有了主意。她对玉子试探地说:“玉子,我有个法子,可就是要你多出些力。还有些不好……你敢不敢?”

  “大婶,我什么也不怕!为救大妈和嫚妹,我死了都行!你快说吧。”

  杏莉母亲小声说出她的主意,玉子兴奋得简直快笑了。玉秋点点头:“行倒行,可是人手不够;我去找个来。”

  杏莉母亲眉头微微一耸,说:“出去找怕走漏风声,我家伙计长锁为人老实,叫上他就行啦!”

  残云遮不住繁星,天河象银色的洪流,割裂开无边的夜空。徐徐的山风吹着,无数的小虫唧唧叫着,在这幽静的夏夜里,人们都到打麦场上乘凉。男人们躺在麦秸编起的草帘上,悠闲地聊天;闺女们远避他们去找一个僻静处,或者偷偷跑到老远老远的河水上流,跳进碧清凉爽的河水里洗个痛快澡。

  做母亲的把饭后的锅碗瓢盆洗涤好后,提着稻草辫起的蒲团,怀里抱着孩子走到门口,盘腿坐好,让孩子安静地躺在怀里,指着天河两岸的银星,给他(她)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