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人们就在土地、山野上,用两只手的劳动,支援了八路军,养活了自己。

  星梅见娟子神采焕发,满脸喜气洋洋的劲儿,就想提提她的婚事。她怕娟子爱面子,不说心里话,就拐一个弯,笑着说:“秀娟,我有个事儿,想问问你的意见。”

  娟子看她笑着的神秘样子,忙问:“什么事呀,问我的意见?”

  “你可要说心里话。”星梅紧瞅着她。

  娟子轻轻拍她一下肩膀,说:“看你,怎么慢吞吞的,嘴里象含个鸡蛋。有什么快说呀,我当然说心里话啦!”

  星梅见她着急,故意激她:“没什么,我不说了!”

  “你这家伙,耍滑头!”娟子抓住星梅的手,“说,快说!要不,我动武啦!”

  星梅挣脱就跑,娟子就赶。两个一边笑一边跑,象小孩打架似的。

  没一会,娟子就把星梅抓住了。她用手格吱星梅的腋肢窝,星梅笑弯了腰,求饶道:“好秀娟,好妹妹!我说我说……”

  娟子松开手,催促她:“快说。这是轻的,再不说还有重的呢!”

  两人都跑得脸儿泛上一层红晕,头发散乱下来。星梅理理头发,才认真起来,说:“秀娟,你说姜教导员这人怎么样?”

  “哈,你问这个呀。那你还鬼鬼祟祟干什么?他当然好啦!”

  娟子笑着,不在意地答道。

  “你听我说呀。你对他有意见没有?是哪一方面的都行。”

  娟子的笑容顿时飞逝了,脚步不知不觉地慢下来。那对大黑眼眼上的长睫毛,上下忽闪起来。心里想:“她征求我的意见了,他们一定是要最后决定……”想到这里,不知怎的,心象被一窝乱草包住,刺燎燎的,真不是滋味啊!“你是怎么啦,秀娟!不是早下过决心的吗……你原来是假的呀!真该死,你为什么这样不坚强呢……”她很恨自己。可姑娘哪知道,千丝万缕缠绵的情网,哪能那末容易斩断呢!娟子把心一横,对星梅很认真地说:“星梅啊!咱们一块工作也不短了,都也互相了解。我是从心坎里佩服你,你对我的帮助太大啦!你和我的亲姐姐一样。姜同志呢,那更不用说,我入党是他介绍的,也是他领我走上革命这条路的。他是个好党员,好干部!你问我,我一点意见没有。我很同意……”

  “啊,你同意了?那太好啦!”星梅很诧异娟子的大方和爽直,她高兴地叫起来。

  “是的,我同意。你们真是一对好同志。我早就看出你们的事啦!我从心里高兴你们早一天……”

  “啊,秀娟!你怎么啦?说哪去了?”星梅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嗳呀,秀娟!你怎么这样想呢?我是说你……”

  “不,星梅!我真是说的心里话,决不骗你!”娟子以为她爱面子了,指着心恳切地解释。

  星梅又想笑又想哭,连话也说不上来了。她一把抱住娟子的臂膀,脸腮紧靠在她耳朵上。两张粉嫩的处女脸蛋,好象经过初霜的成熟的梨,既鲜艳美丽,又丰满诱人。

  “你呀,秀娟!全错会了我的意思。”星梅的热气直扑娟子的脸,“你还不知道我的事。秀娟,过去你都这末以为的呀?

  ……我的天哪,我还蒙在鼓里呢!好妹妹,你听我说呀……”

  星梅把事情说开了。

  娟子心里又高兴又难过又不好意思。她的脸胀得绯红,好象全身的血都涌到头上。她把心事也吐给了星梅……

  【第十章】

  “妈,燕儿,燕儿!”嫚子兴奋地叫道。她的小手指着院子里晒衣服的铁丝条,那上面真的并排站着一对美丽的燕儿,唧唧啾啾唱一气,又用红嘴擦一气肚皮底下的雪白柔毛,然后弹几下墨黑的羽翅。

  母亲理了一把灰蓬蓬的鬓发,看着笑一笑,说:“春天来了。燕儿又回老家来啦!”母亲刚要去喂猪,门吱一声开了。

  “你找谁呀,同志?”母亲微笑着向走进来的一个人问道。

  留心端详着他。

  那人穿一套旧军装,满身油垢,身体消瘦,个子挺高,一对和蔼的眼睛很有光泽,前额上有几条深细的皱纹。

  “你是冯大娘吗?有个叫赵星梅的住在这儿吗?他温和地问道,站着不动。

  星梅正在屋里炕上拿什么东西,一听有人叫她的名字,扒着窗户一看,忽地跳下炕,拖拉着鞋跑出来。还没等母亲回答,她就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飞快地跑到那军人面前,两只手紧握着对方的手,急促地说:“啊,是你!是你来了!多想不到呀!啥时来的?怎么来的……”她象刚爬过高山峻岭似的,很快地气喘着。

  那军人也很激动,脸上闪着兴奋的红光,微笑着说:“刚来不久。我们的工厂移防到这里来了。一安下,我就打听着找到这里啦!”

  星梅转回身,面对着对这情景发楞的母亲,幸福地笑着说:“大娘,这就是纪铁功呐!”又对他:“这是冯大娘!”

  纪铁功亲切地来拉母亲的手。母亲兴奋热情地招呼道:“看,还站在院子里,快进屋坐吧!”

  他踌躇了一下,对星梅看了几眼,说:“大娘,你先忙着吧。我找她谈谈,就要回去。等有空再来坐吧!”

  星梅会意他的意思,笑嘻嘻地说:“好吧,大娘!我们出去一会,就回来!”

  “大姐,你上哪去?我也去。”嫚子瞪着双小黑眼睛,不看她的燕儿了,跑过来扯住星梅的衣襟。

  星梅笑着把她抱起来,在小红脸蛋上亲吻一下,说:“好小妹,今儿出去我可不领你啦。等大姐回来捎枝花给你,好吗?”

  “好,我要枝透红透红的。”嫚子比划着,挺认真地说,“你早点回来,晚了俺就睡了。”

  星梅和纪铁功都笑了。

  母亲把孩子接过来,目送他们走出门,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大声地嘱咐道:“梅子!别忘了一块回来吃饭哪!”

  傍晚。他们俩肩并肩,顺着堤坝,慢步走着。

  堤上长着一行行杨柳,堤下潺潺地流着澄清湛蓝的河水。杨柳披散地垂下纤细柔软的枝条,宛如刚洗过头没梳辫子的姑娘的长发。枝茎上凸出黄绿色毛油油的嫩芽,柳枝的影子映在水面上,随着那泛着涟漪的水面轻轻荡漾。远处有一片果树园,都还没长叶,那红白相间的盛开着的杏花和桃花,被夕阳的余辉一照,活象一块偌大的颜色绮丽缤纷的花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