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于团长和参谋长交换了一下眼色,接着坚定地说:“这很明白,按八路军的纪律,对这种罪犯没有再留他的余地!”

  “怎么,要杀掉他?!”

  “是的,杀掉!”于团长镇静地答道。

  柳八爷装枪的手停住了!眼睛凶狠地瞅着于团长,厉声叫道:“不行!这办不到……”

  “于团长在家吗?”

  人们回头一看,见是德强的母亲来了。嫚子本来在地上母亲领她走的,一见柳八爷的凶狠样子,吓得急抱住母亲的腿。母亲忘记回答于团长和参谋长的招呼,只顾把女儿抱起来。她有些胆怯迷惑地瞅着柳八爷。

  “嫂子,你坐吧!”于团长招呼道,又指着柳八爷说:“你还不认识,这是咱们三营的柳营长。老柳,这是冯德强的妈妈。”

  这末一来,柳八爷有些慌乱,他把手枪插进腰里,点点头,靠到门一旁。

  老号长拿过一张椅子,让母亲坐下。

  “大嫂,你来有什么事?”参谋长问道。

  母亲深深叹口气,象有无限的悲痛在心,满脸布着愁苦的痕迹,带有质问的口气说:“我来找找你们。于团长,你听说过那事?”

  “听说了,嫂子!你有话尽管说吧!”于团长恳切地说,看得出他是在忍受着内心的痛苦。

  “于团长,”母亲有些气愤起来,声音也提高了,“于团长!不是我个老婆子不知情理,实在话,八路军的好处谁也不会忘,真比天高,比地厚。可是,”她沉痛地咬一下牙,“在你于团长的手下,出了这种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叫谁的心里不难过呀!”她叹口气,“黑面里再掺上多少黑面也是黑的;白面里头有一星点黑的也显眼。我知道,咱八路军干这种事的是一两个坏东西。就为这我更难过。于团长,人的眼睛不都是亮的呀,你说他们都会怎么说呢!?唉!”母亲恳切地望着每个人的脸,最后又把眼光停在于团长脸上:“于团长,我说些气话,你可别生气。我一个老婆子不懂事,只是觉着心里不好受,象是自己的事一样把想说的告诉你们。我知道,你们也在难过。”

  于团长听着这些话,心里充满了感动和疼痛。他不知道用什么话表达自己对这位母亲的感激,只是从心里感到这些谴责里面包含着多末巨大的意义,多末深沉的热爱。

  “嫂子,你说的都是实话。这是我没把队伍教好,是我的过错。嫂子,我们正在商议处理这个事。”

  已经是警卫排长的王东海那魁梧的身体出现在门口:“报告!罪犯已押到。”

  “好,叫他进来。”于团长吩咐着;可是一听说门外有很多老百姓围着,就说等一会。他走了出去。其他的人跟在他身后。

  柳八爷见人都走了,他长喘一声,一腚坐在椅子上。椅子克嚓一声,差点折断腿。他手抚弄着大刀穗缨,脑子里翻腾起来。

  他真想不到,这末一点平常的事,会惹起这末大的反应。于团长是那末重视,气得简直不可按捺。他想起刚才于团长提到的在当初领导穷人造反的情景;他参加八路军后所见到的事情……是啊,八路军和别的队伍不同,待老百姓和父母兄弟姐妹一样亲。他柳八爷是愿为穷人出力卖命的,可是为这点小事就不能放过吗?别的队伍拿这是平常事,唯独八路军这样严,为什么呢?对,如果八路军也是祸害老百姓,那老百姓怎么会自己把孩子送来当兵,对八路军这末好呢?可是马排长,是自己的得力手臂,是救过自己命的恩人!能不管吗?不,还要管。一定要放过他这一回,以后不犯就行了。于团长要不答应,他柳八爷就领着人马出走……柳八爷想到这里,就向外走去。

  大门阶台前围着一大堆人,人人的脸上罩着一层阴云,眼睛里射出愤怒的光焰。

  于团长走出时,纷纷的议论声向他扑来:“唉,真想不到八路军里还有这种坏蛋!简直和反动派差不多了。”

  “你可不能那末说,你见过几个这样的坏人?还不是外来的坏根!”

  “怎么着,一个驴屎蛋子坏一锅汤,兴有坏的还能不让人家说?”

  “是啊!想不到于得海部下还有这种人,唉!想不到,想不到……”

  “瞧啊!于团长出来了。”

  于团长再也忍不下去,他痛苦地皱紧眉毛,沉痛地说道:“乡亲们!你们大家恨我骂我都是对的,我都接受!”人群一阵骚动,“对的,八路军是你们的子弟兵,是从老百姓里来的,是你们养活的,没有你们它一天也活不下去。我于得海就是几次被老百姓从死里救出来的。日本鬼子杀你们,二鬼子反动派害你们,我们八路军再糟踏你们,你们还有点依靠吗?没有了!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不能有一个这样的坏蛋!我们决不能留他!”

  人们静悄悄地听着于团长的话,接着又议论道:“对啊!到底是咱的军队,你听于团长说得多好!”

  “你看他多难过,比咱们还生气哩!”

  “听说那家伙是柳八爷手下的,都是他惯坏他的!”

  “你别瞎说,人家柳八爷想当年也是‘红胡子’,为穷人出过力,哪会容得下这样的坏蛋!”

  “哦!看,他出来了!”

  柳八爷正向外走着,可是听到于团长的话和人们的议论,他感到两腿沉重,脸上象有火烧,后来就无力地靠在走廊的墙上。他忽然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慢慢走上阶台,银白的头发在颤动,于团长忙扶住她。只见她泪水横流,悲哀地说:“团长,你是于团长?”

  “是的,老大娘。”于团长的嗓子象有把火在烧。

  “啊!我那苦命的孩子……呜……”接着她痛哭起来。

  柳八爷不觉眼窝一热,心崩崩地跳。他想走上去,可是一见马排长,迈出两步又站住了。

  于团长愤怒地瞪大眼睛,厉声命令:“王排长!枪决!给我立刻杀掉!”

  这一声命令,人们象听到雷声一般,都张大嘴巴,互相呆呆地看着。接着就吵嚷起来:“杀?!啊!到底是八路军,纪律真严明啊!”

  “天哪,这还了得!留着叫他多杀些鬼子赎罪不好吗?”

  “共产党的队伍象眼睛一样,一粒沙子也容不得!”

  ……

  那被害的老大娘,被惊呆了!哭声早没了。她一清醒,立时扑向于团长,两手抓住他的衣袖,眼泪早把她的视线模糊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