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民兵们被这突然的事情惊喜住了,也看呆了。姜永泉抑制不住狂喜,高喊道:“同志们!咱们的八路军来啦!快,冲上去啊!”

  人们应声蜂拥地往上冲。

  这股从侧面迂回过来的敌人,很快被消灭光了。那正面的敌人又攻上来。八路军中一个抡驳壳枪的人高喊一声,那个高大的战士随即掉转身,端着机枪横扫从正面攻上来的敌人,战士们奋勇地向敌群冲杀。敌人倒下去的很多,其余的敌人纷纷溃逃下去。战斗迅速结束了。

  德松抢上去拉住那个抢敌人机枪的高个战士,兴奋地说:“嗳呀,同志!你真行,真是好样的!”

  “没什么,没什么,”那战士被夸奖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和他刚才那种勇猛劲很不调和。他指着那个挎驳壳枪的人说:“这是我们连长。”

  “谢谢你们,连长!”姜永泉紧握着李连长的手说,“多亏你们的援助啊!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李连长把情况简单地告诉姜永泉他们。他是奉团长的命令率领一班人给部队侦察情况,当尖兵的。我们的军队从昆仑山东麓开过来,要截击扫荡的敌人,现在隐蔽在后面。刚才李连长他们听到枪声密集,赶过来一看情势,就从敌人的背后打过来。

  打扫完战场后,按着李连长的意见,大家迅速转移了。走时姜永泉派德松领着人把两个牺牲的民兵抬到村里人躲难的地方去,并嘱咐他好好掌握群众。

  部队转移到一个山洼里,大家坐下来休息,有的人就整理缴获来的武器。民兵们经过这第一场战斗,并且在八路军帮助下打了胜仗,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他们都亲热地和战士们又说又笑,真象一家人一般。德强瞪着两只大眼睛,紧瞅着那个夺敌人机枪、战士称他王班长的人的一举一动。看哪,他长的多棒啊!个子那末高,身子又粗壮,一伸胳膊一抬腿都显得有力气,满身和铁打的一样。再看,他脸上黑黝黝的,眼睛圆彪彪的,多有精神呀!

  德强看着看着,心里爱的不行,羡慕得直咂嘴。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长到他这样大这样壮,端着机枪和没拿东西似的,那该多末好啊!……

  “报告连长!缴来的武器都清点好啦!”德强正在看王班长、想的出神,一听这尖细的声音,忙转过头来看,啊,是个小八路!

  李连长吩咐了他几句,就和姜永泉、王班长谈情况去了。

  那德强却又被这小战士吸住了。

  这小八路同德强差不多高,背着小马枪,军装太大太宽,草绿色的棉袄达到膝盖,象个小棉袍,裤子肥肥的,和他的身量很不相称。

  那小八路眯缝着眼睛,在吃吃地笑。德强有些奇怪:“他笑什么呀?”就走过去。小战士一见德强来了,就指着给他看,自己仍嗤嗤地笑着说:“你看,你看……哈哈,哈哈……”

  德强一看,他指的是他姐姐那根大辫子的下半截变成白的了。那结上冰的辫子在她背后划得衣服哗嗤哗嗤响。娟子正在向子弹袋里装从敌人尸首上捡来的子弹,一听笑声忙转回头。见小战士指着自己身后,起初莫名其妙,用手一摸,脸就红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把辫子从肩上弯到胸前,却没去掸掉冰雪,又忙着装子弹去了。

  德强见这小八路放肆地笑他姐姐,脸有些热火火的,很不高兴地说:“这有什么好笑的!那还不是为打仗才冻上去的。”

  小八路忙收敛笑容,说:“哎,你别生气。同志,我不是嗤笑人家,是……唉,”他拍一下头,“就是我有个忍不住笑的毛病。这女同志真不简单,除去我们部队上,我还没见到有女的拿枪打仗呢!”

  德强心里高兴起来,特别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他是“同志”,还是个八路军叫的,心里很得意,就说:“那没有什么。她是我姐姐!”

  “啊,你真不简单!你们俩可真行!不过,”小战士又笑了,“这辫子可太不方便啦。咱们部队上的女同志们不留那玩艺。你不信,我有个小故事:“在我们那地方有个大闺女,留着根又粗又长的辫子。你猜怎么着?有天晚上她家光她一个人在家,心里很害怕。一听老鼠叫就以为是鬼叫了,她急忙向外跑。你猜怎么着?她跑呀,跑呀,怎么也跑不动,就觉着有人在后面拖着她。她以为是鬼使的定身法,吓得爹爹妈妈地叫,魂都吓掉啦!”

  “是怎么啦?”德强紧张地问。

  “嗨!人家的辫子被门框上挂门帘的钩子挂住了……”

  “哈哈哈哈!”周围听到的人都捧腹大笑起来。娟子也听到了,红着脸说:“小同志,你这故事可真有意思。下次再见面,俺的辫子你再想看也看不到啦。”

  “于水!”那小战士听有人叫,忙回过头。原来是李连长叫他和王班长回部队报告侦察到的敌情。

  姜永泉忽然想起什么,忙问道:“连长,你们带药品没有?”

  “带的一点都用光了。谁负伤啦?”

  “不是。是咱们的副村长受了伤,好多日子啦。伤口都化脓了。”娟子伤心地答道。

  “咦,叫王班长带些回来!团里有。”李连长说。

  “这样好啦,我们派一个人跟着去拿吧!”姜永泉想到七子的伤,心里不能不急啊!

  “我去吧,姜同志!”德强抢着说。他想同那王班长和小八路一道走,心里也真想看看大部队。

  姜永泉起初不答应,后来只好准了。叮嘱他一番,并叫他回来就到村里人躲难的地方去。娟子也嘱咐弟弟一回,要他路上小心,赶快回来找母亲去。

  德强跟王班长和于水走后,李连长领着战士和姜永泉一伙,向王官庄一带——敌人的主力所在地,搜索情况去了。

  德强和王班长、于水,翻过一山又一山,走进大山沟里,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突然出现在眼前了。德强跟着他们走进村。

  呀!里面的人马可多着哩!谁会想得到,这样寂静的小山村上,会住着这末多队伍呢!

  他们躲躲闪闪地走着,怕踏着睡在雪地上的战士们。战士们怀里抱着枪,相互靠着身子枕着臂膀,发出酣睡的鼾声。德强见每人左胳膊上都扎着一寸多宽的白布条,觉得奇怪。于水告诉他,这是打仗时敌我的识别。德强又问,怎么不都穿绿色军装,还有穿老百姓衣服的呢?王班长说,这都是新参军的,部队在一天天扩大呀。德强心里一高兴,刚想说句什么话,可是已经进屋了。

  他们走进一所茅草屋。屋里有四五个军人在围着一张桌子看地图,并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王班长右脚往左脚跟一靠,宏亮的嗓子喊道:“报告团长,我们回来报告情况!”

  人们被惊醒似的抬起头,亲切地打量着他们。德强心里很紧张,在他心目中的团长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可是这几个人都和战士穿戴的一样,分不出谁是当官的,谁是当兵的,他很感出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