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柬芝弟:

  秘扎收悉。电台之故,乃敝处报务员失职,已重责。

  此次扫荡,旨在摧残共党根据地,兼筹粮抓伕,望弟尽力协助。惟据上峰钧示,此山区系胶东重地,共党赖以图存,势在必争,吾弟慎勿暴露,必获全胜而后已。吾弟明达,当不负重托。功成之日,飞黄之时,幸勿遗我碌碌也,尊宠无恙,顺告。

  愚兄郑威平。

  “哈哈!专员还这末客气哪。”吕锡铅兴奋地摇晃着大驴头。

  “哼,他算个球!他是杂牌子出来的,柬芝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见过汪总裁和蒋委员长……”宫少尼的谄媚被王柬芝打断了:“哎,说这些蠢话干嘛。快收拾东西,好走了。”

  “爹——爹呀!哎,上哪去了?真急死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进来。他们马上吹熄灯火,停止了呼吸……

  杏莉母亲坐在大门口的一个白包袱上,围头巾脱落在肩膀上,寒风拂起她的缕缕头发,嬉弄着她的衣角,雪光映在她的脸上,脸,越显得憔悴而苍白,简直失去了血色。

  她现在非常衰弱,有些迟钝和呆滞。她失去了理性,象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她应付着两个男人。一个是她心甘情愿,当成自己的真正丈夫;另一个却是迫使她为保存自己和心爱的人,而不得不忍受他那象野兽一样的蹂躏。和第一个在一起,她是活人,有灵魂,有理智,全身流动着血液。可是她时常不得不痛心地支开他,而去接受另一个的强迫。在这时,她是死的,没有了灵魂,也没有了感觉。直到这个野兽满足地起身走了,她才慢慢苏醒、复活过来,痛哭一场。

  这一切,老实的王长锁是不知道的。杏莉母亲深深了解王长锁忍辱负痛昧着良心听王柬芝摆布,不是为自己活,而是为保护她,要是让他知道她是在怎样痛苦的情况下打发日子,让他知道她被别人占有了,那么,他还怎么能生存下去呢?!她不能告诉他,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为了他能活着,她忍受着难忍的耻辱和糟蹋,什么也不让他知道。

  杏莉母亲两肘顶在膝盖上,两手托腮,失神地苦思着。王长锁提着包袱从门里走出来,看看只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就温存地说道:“把围巾围好,风挺大的。”见她没有动,又问道:“他们还没来?”

  “谁知道?杏莉叫去啦!”她有些烦恼地答道。

  王长锁叹了口气,刚要去找,杏莉走来了,很不高兴地说:“妈,我找不到。大叔,咱们先走吧!”

  杏莉和王长锁之间,一向是很亲近的。这在她一点不觉得奇怪,从小就习惯了。她从生下来就没拿他当长工看待,她老觉着他就是他们家的人。而王长锁怎能不爱自己的亲骨肉呢?长期地相处,他不知不觉传染给她不少东西——一个穷长工身上的东西。

  王长锁给杏莉把围巾整好,说:“再等等吧,杏莉!说不定人家还有事……哦,你看,那不是来啦。”他看到走来的人影。

  来的是宫少尼和吕锡铅。宫少尼很艰难地提着王柬芝回家时特别小心挪放的重皮箱,说:“咱们先走吧。校长还有点事,随后就来。”

  王柬芝站在门后,瞅着人都走了,就直奔王唯一家里来了。

  王唯一死后,两个小老婆都走了,王竹的妈妈是早就去世的,现在只剩下女儿玉珍和王竹媳妇两个人。她们的大瓦房,被没收后分出一部分给穷人住,另一些被民兵和各个团体占用了。村政府就安在原来的乡公所里。两个女人,被赶到原来是长工住的下屋里。这些吃烙饼还嫌牙痛的女人,都是横草不拿成竖草的懒货。不过,每人都有私房,吃穿依旧不坏。

  此时,这幢庞大的住宅冷清清的,空洞洞的,其他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玉珍和王竹媳妇在里面。

  王柬芝左环右顾,谨慎地走进屋里来。看到她们正在忙着收拾东西,他故意地问道:“大家都走了,你们还没跑啊?”

  王竹媳妇提着个大红包袱直起腰,愁苦地说:“叔叔,你说怎么好,人家都要跑上山去。可是这个天气……”

  “还咕噜什么,”玉珍由于累,被铅粉毒得象麻雀蛋一样的脸面,涨得红通通的;她不以为然地打断嫂子的话,看着王柬芝说:“我收拾东西回到原来住的屋子里去,那些穷小子可夹着尾巴跑了。跑?哼,正该是咱们得逞的日子到啦!”

  “可要不走,听说鬼子见了女人就……”

  王柬芝瞅着王竹媳妇那低下去的嫩红脸蛋轻轻一笑,说:“我管不着你们,走不走随你们的便!哼,冤家对头,各有相报。侄媳妇也不要听信些闲言乱语。哦,我可是要跑的……”王柬芝对玉珍示个眼色,走到黝黑的走廊的角落里。

  等玉珍来到跟前,王柬芝把叠起来的纸条塞进她手里,严肃地叮嘱道:“把它装好。你在家里藏着,等见了王竹把纸交给他。一定要亲手交给他!记住了吗?”

  “记住了!”玉珍有些紧张地回答;又悄声问:“叔叔,我哥一准回来吗?纸上写的什么?”

  “那还用问?他不回来谁给你爹报仇。那上面是情报。你们两个就跟王竹去吧,在家里没你们的好事。好,你快回去收拾吧,多加点小心!我走了。”

  王柬芝踏着厚厚的雪层,一步高一步低地走着。有时摔倒了,他心里就骂道:“他妈的,倒霉!”

  村里逃难的人都走光了,静悄悄的,显得很空旷。是谁家走的太慌乱了,没把门锁好,那风雪就撞开门板,冲进屋里去;哪家的鸡没带走,在雪地里噗噗打打地乱飞跑,咯咯地惊叫着。远处,不时响起零星的枪声,在提醒人们的恐怖。

  走着走着,王柬芝看到前面有个黑影,在慢慢地晃动着。

  他怔楞一下,仔细一看,就紧步赶上去。

  “啊,是七子和侄媳妇呀!”王柬芝惊讶又亲昵地招呼。

  七子被妻子背着。他那高大沉重的身体,把她压得透不过气来,她几乎是在爬着走。七嫂子满身是雪,膝盖上的裤子摔破了,皮卡碎一块,一滴滴热血,掉在雪上,雪被溶化出一个个深黑的小洞。他俩一听有人招呼,就停下来。七子扶着妻子的肩膀,回答道:“啊,是校长呐!你还没走出去?”

  “我是为点事耽误了一下。”他又同情地询问道:“你们怎么才走到这里?哦,知道啦,是受了伤。咳,有功之臣哪!怎么干部也不关照些呀?”

  “干部们忙着,咱自家慢慢走就行啦。”

  七嫂子理理头发,用袖子揩揩脸上的汗水,舒了口气,接上说:“就是雪太滑;要不早走出去啦。”

  王柬芝忙点头道:“那当然,那当然!”他略一迟疑,又关切地询问道:“这冰雪的寒天,七子有伤在身,你们怎么抵得住,打算躲到哪里去呢?”

  “啊,校长,俺们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