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苦菜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


  母亲拥在人群中,身子全不由自主地随着人群的晃动而摇摆。她多么希望看到这个大仇人的死去。她极力翘起脚,睁大眼睛望,可又蓦地惊怔住了,她看到王唯一跪在沙坑旁边,娟子端起枪,哗啦一声推上子弹……啊!母亲的心紧张得快要跳出口腔,一种恐怖的寒流又压倒了她。她是多末不希望枪响啊!

  “砰!”枪响了!母亲惊呆了!娟子又重新背上枪。

  王唯一那象死了很久而没埋、已经发臭了的癞皮狗一样的尸体,被德松一脚踢进坑里。

  ……人们平静下来后,按照上级的指示,区政府代表姜永泉宣布:除了留给王唯一的家属够维持生活的财产外,将他的其余财产全部没收,分给贫苦的群众。

  接着产生村政府,选举村干部。村长还是当过几年村长、其实一点权力没有的老德顺。这人有五十多岁,是个老实怕事的人,会写写算算,办事有些办法,所以大家还叫他当。

  又选出德松当农救会长,负了伤的七子是副村长,玉秋、大海分别当了民兵队长和青救会长。可是一听说组织女人参加妇救会和青妇队,娟子和兰子两个闺女要当会长和队长,人们都哄动起来了。

  他们在刚看到娟子和兰子两个姑娘,背着枪和男人在一起时,就感到新奇惊讶。可也只顾新奇的一瞥,来不及有别的心思去注意。因为更大的天崩地塌的事情在发生,仇恨和悲惨的过去捆住了他们。但当这件事情——王唯一被处死以后,他们的心又收回来了。可怕的封建毒虫悄悄地从他们的心底爬起来,伸头长大,冲锋陷阵了,特别是那些老太婆、老头子闹嚷得最厉害。母亲站在人堆里,也感到冷起来。

  母亲在村中一向是受人尊重信赖的女人。谁都晓得,她贤惠,心肠好,待人直,为人正派,肯帮助人。女人们常来串门子,把为难的事告诉她,请她想想法子,帮帮忙。她人虽穷,可知道穷人的苦楚。人在受难时,是最需要同情的。哪怕是几颗共鸣的眼泪,几句体贴的心里话也是好的。

  母亲这时觉得有些反常,冷讽热刺的言语,钻进耳朵,扎进心里。

  “哎唷!你们可看,娟子这闺女变坏了。跟男人平起平坐地混在一起,也不嫌害臊。唉,可不丢死人啦,俺替她脸红。”

  一个老太婆颠踬着小脚,气愤愤地嚷嚷着。

  “可真是的。这孩子原先可好呐,就知道做活。唉,她妈也不管管,仁义嫂就是个好脾气,孩子生叫她宠坏了。”另一个抱孩子的中年女人,叹息着说。

  母亲正在难受,迎面走来个老头子。他拄着根弯弯曲曲的枣木拐棍,花白的胡须气得在发抖,两眼恶狠狠地盯着母亲。母亲不由地向后挪动一步,身上立时起了一层寒冷的鸡皮疙瘩,手在神经质的颤抖。

  这老头子是母亲门里的最长辈,娟子的四大爷,是个最讲究道德伦理的人。他整天满口的“三从四德”、“二十四孝”、“三善道三恶道”的不离嘴。闺女媳妇都怕他。今天听说王唯一被人抓起来,他对儿子媳妇说,又是什么人“绑票”来了,就好奇地来看看,可不让家里的其他人来。他一见这次苗头不小,心想恐怕是到了“劫数”,天下要大乱了。他同人们一道为王唯一的死高兴得流出眼泪来,但心里也很害怕。

  他一注意到女人也出了头,真是大吃一惊,照他的说法是“阴人”要当朝了。一见族里的孙女在里头,早把他气坏了。但他不敢到台上直接找娟子——他怕她的枪——却向孩子的母亲奔来了。

  “仁义家的!你看到没有?你、你眼瞎啦!”他气愤得浑身发抖,枣木拐棍用力向地上一点一点地直撞,象要把地球捅透似的,“你……你闺女反啦!还要不要脸啦!啊?”

  “嫚子吓得直往母亲怀里钻。

  人们都替这个可怜的女人攥着两把汗。

  母亲深知这个老人的一切,但她还是第一次遭到他这样的叱责和侮辱。她恐怖地看着他,乞求哀怜地说:“他四大爷,孩子自个愿做的,当妈的也没法子呀。”

  “啊!”老头子的肚皮也快气炸了。想不到在这末多人面前,一个下辈媳妇能不听他的话,真失去他当老人的尊严。他用拐棍指着——几乎打到母亲的脸上,大声地嘶叫道:“你反啦!啊?快去把她拖回家去!快,快快快!”

  母亲抬起头,通过许许多多的人头,望着台子上的女儿。台上的人们,都睁大眼睛注视着她,好象在说:“老人家,就看你的啦!”

  娟子两眼噙着泪水,紧紧地瞅着母亲。啊!妈妈太可怜了,她要去护住她!娟子正要冲下来,但被姜永泉拦住了。他对德松、玉秋说了几句,他俩就跳下台来。

  母亲觉得那人做得很对,她也是不让女儿下来呀!他似乎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母亲闭着嘴,咬着牙,显露在嘴唇两旁的皱纹更深了。她用力把怀里的孩子护住,仿佛要准备挨打似的。她的心在乱翻乱绞。她非常怕这个长辈,他有权叫一个女人死去。不是有的女人犯了“家规”“族法”被处死过吗?不是有的寡妇得罪了长辈被卖掉的吗?她不能犯了这些错,被人家讥笑嘲骂以至受刑啊!她本该去拖着女儿回家,好好教训她一顿,再不准出门惹是非,叫做妈的担惊受怕,受人责骂,把心都蹂碎了。然而,有种东西,象是一把火从她内心烧起来,把她屈从哀怜的眼泪焚干了。女儿有什么不对呢?她杀死了一家的大仇人,她和男人一样的上山下地。女人就该比男人矮一头吗?不能同男人一起作事吗?唉,女人,女人生来就命苦。啊,娟子!娟子是好孩子,不能让她受委屈,有多大罪自己来受吧。孩子没有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