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〇


  主席团问老初:“有这事没有?”

  老初脸红到耳根,脑盖冒热气,走到地当心,敞开衣襟,诚诚实实说:“咱记不清了,反正也能有。那时我思想不好,脑瓜不开,也不像如今,有共产党来教导我。”

  听了老初的话,大伙议论开来了。有的说:“这不算毛病,在旧社会,谁还能得罪地主?”又有的说:“那也犯不着溜须呀。”再有的说:“这也不算是溜须。”还有人说:“给谁干活要分清,给地主扛活,偷懒也行。给咱们自己下地,给咱们八路国家干活,可一点懒也不能偷,一样的事,两样的看法。看对什么人。”

  后沿萧队长周围,人们也都叽叽喳喳议论着,说话的人都是背对萧队长,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

  “这一站队,干过黑心事的,可后悔不及。”

  “咱们这民主国家兴的办法好,集体查根,比老包还清。”

  “民主眼睛是尊千眼佛,是好是赖,瞒不过大伙,你不看见,他瞭见,他看不着,还有旁的人。”

  “比得好,针鼻大的事,都给挑出来了。”

  “赶上拔状元了。”

  “你当这是闹着玩?这是祖辈千程的大事。”

  老初站在地当心,没有人来比。半袋烟工夫,外屋的妇女里头,赵大嫂子慢慢走出来,还没开口,里屋一个声音说:“赵玉林媳妇,这才真是第一呀。”人们怀想赵玉林,他为大伙打胡子,把命搭上了。他媳妇带领锁住,也不改嫁。她明过誓,决心要把赵玉林的遗孤养大成人。这妇女正派老实,又肯帮人忙,寡妇人家,还收养着父母双亡的猪倌吴家富。白大嫂子坐在外屋南炕上,这时候说道:“百里挑一的人品,推她第一。”

  主席团接受了大伙的意见,把赵玉林媳妇排做头名。老初排第二。老初没说啥,退了下来,坐在炕沿上。老孙头这时从炕上蹦下,站在地当心,抖抖青布旧棉袍子的大襟,那上头粘着好些瓜子壳。他还没开口,老初笑问道:“你也来较量较量?”

  大伙都笑着,有人逗乐子:“车老板子,讲个黑瞎子故事。”

  “头年分马,还不敢要,这会子来抢探花了?”

  “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还抢探花呢。”老孙头笑眯左眼,不理人家闹着玩的话,从从容容说:“都寻思寻思,漏下谁了?我提一个人,姓郭,名全海。在早当过咱们副主任,往后升团长,再后升主任,如今去抓差去了,他该能比上你了吧,初福林?”

  老初听说,自愿退位道:“不用提了,他是咱们屯里头把手,别人我不让,单让郭主任。”

  里屋外屋几个声音说:“同意郭主任第二,老初第三。”

  这时候,里屋北炕上,跳下一个小猴巴崽子,发育不全,看去好像八九岁的孩子样,这是十四岁的猪倌吴家富。他笑吟吟地说:“我叫吴家富,三辈子扛活,八岁在老韩家放猪。赶到十三岁,韩老六用鞭子抽我,大伙瞅瞅这儿的伤口。”他要解衣裳,大伙忙说:“不用瞅了,都知道。”

  人们记起小猪倌被韩老六打得鲜血直淌的背脊,都恨韩老六,同情小猪倌,有一个人叫道:“排他第三号。”

  另外的人说:“行。”

  第三个人补充:“这小家雀崽子,人没有说词。”

  人堆里又乱哄哄地吵嚷起来了。主席团的人用烟袋锅子敲桌子,可劲叫道:“静一静,别吵吵,小猪倌排第三号,老初挪到第四号。谁还有意见?”

  话没落音,白大嫂子从外屋的南炕上跳下,脸冲妇女们说道:“姑姑婶娘,姐姐妹妹们,”

  一个叼着烟袋的男人岔断她的话取笑她道:“哟,瞅她妇女的立场多稳,光招呼娘们,咱们男人就不拥护她。”

  另一个人说:“咱们男子汉可别那样小气。”

  第三个人说:“别吱声,听她说啥?”

  白大嫂子接着说:“咱们掌柜的,早先在呼兰受训,如今调双城工作,这回回来,又去抓差。‘满洲国’他是个懒蛋,靠风吃饭。打工作队来,他变好了,人也不懒了。”

  一个男人声音打断她的话说:“老头卖瓜,自报自夸。”

  白大嫂子扬起她的像老鸹的毛羽似地漆黑的眉毛说:“怎么是自报自夸?你混蛋!”

  那人调皮地笑道:“说老头呀,不是说你老娘们。”

  主席挥手道:“静一静,听她说完。”

  白大嫂子接着又说道:“我们掌柜的,头年当武装,往后当治安,整天整宿忙工作,家也扔了。”

  主席团说:“白大哥的工作好,都没二话吧?大伙评评大嫂子人品。”妇女堆里冒出一些声音说:“都挺好的。”

  “人也能干。”

  “粗活细活,都不大离。”

  男人堆里有人说道:“就是嘴不让人,心眼儿倒没啥不好。”

  又有人提议:“白大嫂子是贫农。得先雇后贫。”

  主席团临时合计一会,就宣布说:“贫雇农是一家,不分先后,都按自己的工作和对革命的认识,挨着排下去。白大嫂子算第四号行不行?没有人反对?就这么的,她第四,老初再挪动一下,排到第五。”

  老初旁边一个人笑他:“又比下去了。还得挪。”

  这时候,老田头站起身来说:“咱们还漏下一个。这人带领担架队上前方去了,这会子正在爬冰卧雪抬彩号。咱们得给他排号。他叫李常有,外号李大个子,提起李铁匠炉来,谁不闻名?头年斗争韩老六,他连日连夜给自卫队打扎枪头子,他成份最好,人品也没比。”没等老田头说完,男女堆里几个声音抢着说:“拥护他排第五号。”

  “老初挪下去,排第六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