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五


  杜老婆子望大伙一眼说:“屯邻们,谁不知道我杜家的心早随八路了?”

  刘桂兰紧紧顶她:“你嘴随八路,心盼胡子。那天你还骂农会的干部:‘这些牤牛卵子,叫他们多搭拉几天吧,“中央”来了,有账算的。’”老孙头听到这话,说道:“可了不得,骂得这么毒!这老家伙是想反鞭了。”老初也暴跳起来,大嗓门可劲地叫道:“把她抓起来,这老反动派!”

  刘桂兰接着说道:“在早我寻思,不管怎样,也在她家呆一场,他们对不住我的地方,算拉倒,我没有工夫去算这个旧账,如今她倒招我来了。你们瞅瞅,”说着,她解开棉袍上的两个钮扣,露出左肩,那上边有一条酱红色的伤疤。她接着说:“‘康德’十二年,她嫌我薅草太慢,举起锄头,没头没脑,就是一下,瞅瞅这儿,当时血流一身,回家躺炕上,七天起不来。”她扣好衣裳,又说:“也不请大夫,痛得我呀,眼泪直往炕席上掉,她还骂呢:‘躺着装啥呀?地里正忙着,你躺下偷懒,白供你小米子吃了。还叫痛呢,这种料子,死也不当啥。’在她眼里,穷人就是这样不抵钱。”

  刘桂兰停顿一下,老孙头忙着插嘴道:“这会子叫她看看,谁不抵钱?”

  刘桂兰接口说道:“工作队到来不久,我参加了唠嗑会,她知道了,就不许我吃饭,还要剥我衣裳,皮笑肉不笑,冲我说道:‘打么了,工作队都看上你了,咋不穿队上,吃队上,住队上的去?’她嫌唬我,要撵我出来,怕我看见她和杜善人的娘们通鼻子。”这时候,大伙要动手捆杜老婆子,赶巧郭全海来了,叫别动手,先听刘桂兰说完。刘桂兰看见他来,脸蛋红了,但还是说道:“往后,我参加了妇女会,她母女俩,一见到我,冷嘲热骂,总要说两句,老的说:‘做啥工作呀?都是上农工会去配鸳鸯的。’少的说:‘人家是干部了,可别说,看人家报告你。’有一天下晚,全屯开大会,我闹头疼,早回来睡了,也没点灯,里屋漆黑。不大一会,听院子里细碎步子响,母女俩也回来了,她一迈进门,不知我躺在炕上,骂开来了:‘小媳妇,这时候,她翻了身,乐懵了,叫她翻吧,等着瞅,有她不翻那天的。’她姑娘眼尖,看出炕上躺个人,料定是我,慌忙打断她的话:‘妈你干啥?’推她妈一把,给她个信号,她忙改口道:‘我骂你呐,还敢骂人家?’”

  郭全海听到这儿,从人堆里挤到杜老婆子跟前,问道:“你说:‘有她不翻那天的,’是啥意思?”

  杜老婆子张眼一瞅,黑鸦鸦的,满屋子人,团团围住她。人多势众,她心怯了,死不承认说过这句话。她站起来,转脸冲刘桂兰说道:“不回去拉倒,我走了。”说着就往门边挤。郭全海拦住她,回头冲张景瑞做个眼势说:“带她上识字班去,叫妇女追她的根,这老家伙不简单。”

  在识字班,白大嫂子和刘桂兰带领几百个妇女围住杜老婆子,左三层,右三层,把她吓坏了。大伙你一句,我一句,抠她政治,问她要枪,追得她急眼的时候,老婆子翻一翻眼珠子说道:“枪是没有,我一个老婆子,插枪干啥呢?”

  听话里有音,几个声音催促她:“你有啥?快说!”

  “我有,”她说着,干咳一声,又停一下。

  十来个妇女同时问:“有啥?”

  杜老婆子说:“杜善人有副金镏子寄放我这。”

  几十个声音同时问她道:“搁在哪儿?快说。”

  杜老婆子低声跟白大嫂子咬一会耳朵。白大嫂子大声嚷道:“男人都出去一会。”

  里屋光剩下妇女,白大嫂子动手搜她的身上,在她裤裆的缝里,起出一副金镏子,老孙头先走进来,挤去争看金镏子,他点点头:“是杜善人的,我看见她小儿媳戴着过门的。搁在哪儿?”白大嫂子说:“你问干啥?还不是那些说不出来的地方。”

  赵大嫂子搁身子遮着正在系裤带子的杜老婆子,冲大伙说:“他们都是这样的,搁不着的地方,都搁了。”转身又对杜老婆子说:“你回去吧,小老杜家的,咱们不扣你,也不绑你,可是也得改好你那旧脑瓜子,安分过日子,别给大地主们当枪使。”

  小老杜家是小经营地主,起先群众并没有动他,对屯子里的情况了如指掌的郭全海也料他们没啥了。从杜老婆子的裤裆里起出杜善人家寄放的金子,又引起了人们的气忿和怀疑。积极分子们两次三番地合计,一致认为大地主的亲故腿子还没有清查,人们又卷入了清查腿子的运动。快灭的柴火,又烧起来了。群众的斗争的火焰,延烧到替大地主寄放东西和散播谣言的腿子们:亲戚、本家、在家理的、磕头拜把的人家。封建老屋的横梁大柱早垮了,到如今,支撑这房子的椽子、墙壁和门窗也都在崩析。

  过年时节,也在开会。抠政治,斗经济,黑白不停。全屯分六个大组,同时进行着。六处地方的灯火都通宵不灭,六盏双捻的大油灯嗞嗞地响着。管灯油的是个老跑腿子,名叫侯长寿,外号侯长腿。在旧社会,他穷怕了。他往来照顾这六盏油灯,常常嘀咕着:“六双灯捻像六对老龙,吃油像吃水似的。”或者叹气说:“又一棒子了,这夜老长的,又得添了。”武器是没有起出什么来了。金子银子和衣裳布匹陆续还起出些来,但都是星星点点,破破烂烂,不值一提的玩艺,通宵熬夜,人们困极了。有些人,才说完话,一躺炕上就着了。有的干脆溜号了。有三个组,光剩儿童团的小嘎们,还在豁劲地追问。侯长腿说:“灯油太费,咱们是穷人,点不起呀。”老孙头说:“这叫干炸,不叫挖财宝。”郭全海看到了这些情形,听到了这些言语,马上派人骑马往三甲,报告萧队长。萧队长也正在寻思。旁的村屯也汇报了这同样的情形,起不出啥了,还是抠着。真像老孙头说的,这叫“干炸”。萧队长反复寻思这句话。他记起了,不知谁说的:一个全面领导者,要留心一切的事。尽可能的注意一切的人说的话,即使是一个不重要的人的不重要的话,有时也很对。“干炸”也是这样子。他知道这个车老板子,平日有点贫嘴,说出活来,引人发笑。记起他的黑瞎子的故事,萧队长面带笑容,小声对自己说道:“那些都是胡扯八溜,可是‘干炸’这话,倒有点意思。现在,领导上是要注意拐弯了。现实的运动,往往是曲折复杂的,而人们常常想得直线和单纯,闹主观主义,总是在这些地方。”

  依照平常的习惯,萧队长碰到新的疑难的问题,总是拿出他从毛主席的文章里体味出来的得力的武器: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向社会、向群众、向他领导的人们作细致的调查。他随即动手写个报告给省委,又写一封信,把新情况告诉县委其他的两位同志。信和报告写好了,他派老万骑他那个白骟马送到县里去。他又叫三甲农会派五个民兵,分途通知元茂区的区村干部,明儿到三甲开会。

  第二天,吃过早起饭,元茂区的区村干部们从方圆几十里地,先后来到了,有的坐车,有的骑马,有的走路。萧队长叫老孙头也参加这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