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六


  “这俩娘们真蝎虎。”

  “别吵吵呀。”

  “有事上农会妇女会去谈嘛。”

  “地主娘们还进妇女会?”

  两妯娌还是吵嚷着,从晌午吵到天黑。而在这时候,贫雇农团在开小组会。听了白大嫂子的报告以后,郭全海的眉毛打着结,嘴上叼着小蓝玉嘴烟袋,他寻思半晌,才说:“腊月里扒炕,哪有这事呀?”

  刘桂兰插嘴道:“他小儿媳说:‘扒了没有?扒了没有?’看样子,好像是扒了。”

  郭全海又问:“腊月里干啥扒炕呢?”

  白大嫂子说:“怪就怪在这。”

  人们唠着,郭全海寻思一阵说:“我寻思那个炕里有着啥玩艺,咱们去瞧瞧。”

  老孙头说:“早瞧过了。”

  郭全海又问:“扒开来看过没有?”

  老孙头说:“那倒没有。”

  “走,我们去扒去。先叫他们一家搬到西下屋去住。”郭全海带领人们,拿着铁锹、铲子和铁探子,往杜家走去。到得那里,干仗的人收场了,卖呆的人回家了。妯娌俩一个在里屋,一个在外屋,一个躺下了,一个正在摆动摇车子①。郭全海要胖疙疸带着孩子,搬着东西到西下屋去住。他跳上她住过的南炕,使着铁探子,仔仔细细敲着每一块青砖。敲到炕琴旁边的一块,发出的声音有点不一样。他扔下铁探子,拿起铁铲,掀开那块砖,露出一个小洋铁盒子。这时候,大伙都跳上炕来,围着郭全海,铁盒子打开,里头装的是一副金钳子,一个金牌子,一个金屁股簪子。盒里放着一个油纸包,打开来看,有一卷伪满的地照,还有两张纸密密麻麻写着字。

  ①吊在炕前一根悬空的横木上的木制的小孩的摇篮。

  郭全海叫小猪倌去请栽花先生来。这位黑长条子又带着算盘来了,他又以为要算细账。才迈进门,郭全海招呼他道:“黑大叔,快上炕来看看这单子,看上头尽写些啥?”栽花先生把老花眼镜架在鼻梁上,拿起郭全海给他的一张焦黄的纸,念道:

  民国三十五年夏历八月初八。红胡子萧祥带队逼咱交出祖产五十垧。分予李常有、初福林(老初)、田万顺、张景祥、孙永福(赶大车的),……

  念到这儿,大伙都像堵在上流的水,冲开了闸口似的,哗哗地叫嚷起来,叫得最响的是老孙头:“这是翻把账。操他妈的,把我的名也写上了,好大的胆子。”

  郭全海气得脸红脖子粗,说不出话来。老田头说:“他还管咱们穷人的救命恩人叫红胡子呢。”

  老孙头说:“这是汉奸话。‘康德’二年,杜善人当自卫团长,跟日本子上山去撵抗日队,他管那叫红胡子,头年萧队长来,我一打听,才知道那是打日本子最带劲的赵尚志。”

  这时候,老初也来了,老孙头忙告诉他:“你的名也写上这翻把账了。”

  老初的大嗓门子叫道:“咱们去抓起他来,揍死他也不当啥。”

  郭全海忙问:“这家伙上哪儿去了?”

  “他装蒜,上山拉柴火去了。”

  这时候,郭全海心里平静一些,脸不红了,从从容容地说:“咱们不抓他,可也不能由他自由自在往外跑。宽大也不能这样。他心还没死。”

  老孙头接过话来:“对,在早,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坏蛋们犯了国法,也划地为牢。”

  所有的人都应和老孙头的话:“对,对,咱们也得叫大地主都划地为牢。”

  说完这话,有人急着往外走,郭全海叫道:“别忙走,这儿还有一张条子,黑大叔,瞅这上头写的啥?”栽花先生念道:“元茂屯农会干部(共产党官儿)赵玉林、郭全海、李常有、白玉山、张景祥……”栽花先生往下念。元茂屯的小组长的名,都记在上头。底下是分他东西的人的名字。谁分劈他一石元豆①,一斗高粱,一棒子豆油,一个笊篱,他都记上了。谁家分了他的什么马,是骒马,还是儿马;什么毛色,几岁口,也都明明白白写上了。老娘们听到这儿,都叹口气,三三五五地议论道:

  ①大豆。

  “看看地主这个心!”

  “他平日笑不离脸,可真是笑里藏刀。”

  “他心眼像个马蜂窝,转个磨磨,就想糟践人。”

  “他记下这账,要等‘中央军’来拉咱们脖子。”

  “‘中央军’撵得远远的了,长春也围困住了,他还能来?”栽花先生念完名单,老孙头走到他跟前,压低声音问:“干部里头,有咱的名没有?”

  “没有。你分他一腿马,倒是记上了,一个黄骟马的一条腿,对不对呀?”

  老孙头挺直腰眼说:“对,咱不赖账。干部里头,咋没我名?萧队长是咱用胶皮轱辘车接来的,他一来,咱就干了。”

  栽花先生摘下眼镜子,笑着说道:“对,他拉下你了,给你添上。”

  郭全海把张景瑞拉到一边,叫他带着杜善人的旧地照和翻把账,套爬犁送给三甲萧队长,并且问往后咋办。张景瑞去不一会,带着萧队长的回信回来了。信上写着,开贫雇中农大会,宣布翻把账,看大伙说啥。不许打人,也不必绑人。干部要掌握这点。他们埋起翻把账,不定还插了枪,得追他的枪。

  贫雇中农的大会开到夜深。大伙的愤怒又像头年斗争韩老六那样。老初提议:把杜家撵出大院,叫他住在一个马架里,尝尝穷滋味。“看他再翻把不翻?”

  张景瑞叫道:“旁的地主也得撵大院。”

  郭全海站起来,问大伙道:“赞不赞成?”

  都鼓起掌来,有人往外挤,就要去撵地主大院。郭全海说道:“别忙走。地主造翻把账,不定还插了枪,杜善人当过山林里把头,跟苇子河胡子有过来往,还当过自卫团团长,打过抗日联军,你们想,他插枪没有?”

  好几个声音回答:“一定有枪。”

  “那还能少?”

  “要不价,他家修四座炮楼子干啥?”

  郭全海又问:“大伙说,他有枪不往外拿,怎么办呐?”

  声音像雷轰似地接二连三地爆发:“揍他。”

  “悠①他。”

  ①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