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三


  老孙头的爬犁拉着木箱子跟麻布袋,上头横放着那只吊死的黑牙狗。东西堆得多,人不能坐上。他在爬犁的近边,大步流星地走着,响着鞭子,“喔喔,驾驾”地吆喝着牲口。半道,有人问包拢是哪家起出来的?他笑眯左眼回答道:“从大水漫过的二荒地里起出来的。”

  人家不懂,他也不解释,又添上说:“大地主心眼坏透了,花招可老了。要不叫郭团长跟咱老孙头使个巧计,大伙都白搭工夫,啥也起不出。如今眼瞅革命成功了,得给大伙干个样看看,粗粉细粉得给人露两手才行。喔喔,驾驾。”他甩动鞭子,赶着牲口。

  在杜善人家发现地窖的新闻,传遍了全屯。其他各组跟着学样,都背着铁锹铁铲,到屋里院外,把地土翻起。下晚,老初那一组在唐抓子家的后园的雪堆下,也挖出个地窖,起出二十多个箱笼。各组妇女,起先都没有劲头,大伙瞅着地主的穷相,只当真的没啥了。待到起出这两个地窖,她们又窝火又乐,都动起手来,从天黑起,扒开火墙,爬上天棚,脸庞和鼻尖,尽是黑灰。院子里的寒风呜呜地刮着。她们手执松明,跑到外头,钻进猪圈和马圈,用铲子掀着猪粪和马粪,也不嫌埋汰。小鸡叫三遍,她们回去睡,老也睡不着,困劲都跑了。全屯的大地主的院套里,松明灯火的光亮,连夜通宵闪耀着。

  发动大搜检的第二天,日头冒花时,老万告诉郭全海,说是萧队长接到七甲工作队的来信,他们从地主娘们的脚上,起出一副金镏子。刁娘们把金镏子套在小脚趾头上。老万临了说:“政委要我告诉你,搜搜妇道们身上。”老万管萧队长叫政委。

  郭全海笑着招呼白大嫂子道:“你过来,有个好差使。”

  白大嫂子笑着招呼刘桂兰,叫她也过去,可是她不来,白大嫂子拉着她的手说道:“来,害什么臊呀?”

  老万站一边瞅着,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问道:“她是咋的?”

  郭全海移开噙在嘴里的烟袋说:“没啥,白大嫂子逗乐子。”

  老万没有往下问,就挤出去通知别的小组去了。屋里郭全海说道:“有一件事,咱们是不能干的,得你们动手。”说着,就把萧队长的通知告诉了她们。白大嫂子冲大伙叫道:“老爷们都上外屋去,光妇女留着。”

  刘桂兰早挤到外屋,把杜善人家的妇女都带进来,杜善人的小孙子也跟进来了。男人和小嘎都到外屋里去了,炕上地下,光留着白大嫂子和刘桂兰,外加一些卖呆的娘们。白大嫂子说:“自己说吧,金子搁在哪?”

  杜善人的女人坐在炕沿上说道:“哪有金子呢?家有黄金,外有戥子,像我们这庄稼院的人,哪里来的金子呀?”

  刘桂兰接口说道:“你没有金砖金条,也有金镏子。”

  “哪有那玩艺?”

  白大嫂子扭过头去,瞅着杜家那位瘦成麻秆似的低着头的二儿媳,含笑说道:“你说吧,你婆婆的金子搁在哪?她的金子都是留给他小儿子的,你也捞不着,干脆说出来,免得沾包。”瘦麻秆子连连摇头说。

  “她没有呀,叫我说啥呢?咱们家有钱都置了地,底根儿没有过金子。”

  白大嫂子又回转头来,冲着杜善人的小儿媳,叫她说出她婆婆的金子来。这个妇女,才十九岁,胖得溜圆,长一副白瓜瓢脸庞。这时候,她笑着说道:“她金子搁在哪儿,咱哪能知道?”

  她婆婆瞪她一眼,瘦麻秆子也冲她做出威胁的气色,白瓜瓢脸慌忙改口道:“她没有金子,咱们家底根儿没有过金子。每年余富的钱,都置了地。”

  这和她妯娌说的一样,只是句子倒了一下。白大嫂子和刘桂兰和别的妇女都笑起来,外屋老孙头问道:“笑啥呀?抠出啥来了?”

  白大嫂子笑着说:“可不能告诉你。”完了又对杜老婆子说:“要是不说,咱们动手了。刘桂兰,叫她们把鞋子脱下,上炕。”

  杜家娘们都脱下棉鞋,爬上南炕。小孙子一个人剩在地下,哭叫起来,杜老婆子说:“上来,别哭,哭了脑瓜痛。”

  鞋子和脚上都搜遍了,不见金子的影子。白大嫂子跟刘桂兰到一个角落里合计一小会。刘桂兰过来,冲着瘦麻秆子说:“把衣裳脱下。”

  瘦麻秆子装做没听准似的,问道:“你说啥呀?”

  “衣裳,快脱下。”

  瘦麻秆子笑笑,却不脱衣,说道:“你看你,还没上头,还是姑娘家,叫人脱衣裳,你能抹得开?”

  “别罗嗦了,刁娘们,快脱罢。”

  白大嫂子也说:“自家不脱,咱们动手了。”说着,白大嫂子当真带领几个妇女上炕来解瘦麻秆子的衣裳。她慌得瘦脸煞煞白,用双手护住裤腰带,一面叫道:“别解我的裤子呀,我身上来了。”

  外屋,小猪倌仰脸问老孙头说:“啥叫身上来了呀?”

  “一月一趟。”老孙头说了这一句,不再往下说。

  小猪倌笑着问道:“一月一趟啥?一月赶一趟车进城?”

  车老板子骂起来:“扯你鸡巴蛋,滚开!”

  里屋,刘桂兰脚跟跺得地板响,催那女人说:“快脱罢,别罗嗦了。”

  这时候,杜善人女人光脚丫子跳下地,扑通跪在地板上,冲着刘桂兰磕头:“姑娘,积德饶了她,她身上来了,叫她脱衣裳,冲犯了佛爷,家口闹病呀。”

  白大嫂子说:“上炕不脱鞋,必是袜子破。不脱衣裳,就有毛病。”说着,她和刘桂兰二人亲自动手,抄她下身。裤腰带扎得绷紧,解不开来。瘦麻秆子哭着,老婆子叫着:“没有啥呀,姑娘,嫂子,别叫冲犯神明呀。”

  刘桂兰说:“八路军不信这一套,啥神神鬼鬼,都是没有的。”她们解开了那女人的下衣,解开那并没有来啥的,没有一点血污的骑马带子①,豆油灯光里,两个黄灿灿的玩艺叮咚掉到地板上。刘桂兰欢天喜地,撇开那女人,也不管她穿好了衣裳没有,手拿着镏子叫道:“大伙瞧瞧,这是啥呀?”

  ①月经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