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二


  民兵催着杜善人和他家眷搬到下屋去。旁的男女都动手清查。

  有的贴封条,有的落账,有的翻腾着东西。箱箱柜柜都给掀开。花纸天棚给扎枪头子捅几个窟窿,有人站在朱红漆柜上,头伸进天棚顶上,尘土都抖落下来。炕席炕毡,也都翻个过儿,尽是一些破破烂烂,扔半道也没人捡的东西,摔满一地和一炕。郭全海说:“叫杜善人过来,大伙再好好问他。白大嫂子你跟‘她’一起,到西屋去问娘们。”

  白大嫂子临走,冲郭全海低声逗笑说:“你说的‘她’是谁呀?”

  经这一问,郭全海满脸发烧,好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他没有答话,连忙挤进人堆里,找着小猪倌,跟他一块堆,拿着铁探子,到角角落落,屋里屋外,去搜查去了。白大嫂子拉拉刘桂兰的手,跟她逗乐了,笑说道:“来来,郭团长的‘她’,咱们快上西屋去。”说得刘桂兰也满脸通红。杜善人来到东屋,人们围住他,民兵说道:“快把金子拿出来。”

  老孙头说:“我在你家吃过劳金,你有没有,我们都知道。你不拿出来,就没有头。”

  杜善人说:“我箱箱柜柜,都叫你们翻腾了,还有啥呢?”

  老孙头挤到他跟前:“黄闪闪的玩艺,白花花的玩艺,快说,都搁在哪儿?”

  “哪有那些玩艺呀?你瞅这破烂,”杜善人用手指指破棉絮,破衣裳,说道:“这像是有金子的人家?家有黄金,外有戥子呀。”

  老孙头接过嘴来说:“你娘们平日戴的金镏子,你二儿媳过门戴的金钳子①,你小儿媳的一副四两重的金镯子,还有你老伴的金屁股簪儿、金牌子、金表、金砖,趁早献出来,要不价,咱们没有头。”说得这样清楚,杜善人低下头来,但一转念,又抬眼说道:

  ①金耳环。

  “都踢蹬光了,‘康德’十年起,‘满洲国’花销一年一年沉,咱家败下来了,一年到头,除开家口的吃粮,家里就像大水漫过的二荒地①似的。”

  ①种过的地又荒了,叫二荒地。

  民兵冒火了,说道:“听他胡扯,大地主都是花舌子,带他走得了。”

  大伙也都愤慨起来,挤着推着,杜善人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说:“你听我说呀。”

  老孙头瞪他一眼说:“听你说,这一帮人又不是你孙子,老孙头我今年五十一,过年五十二,还听你说呢。”

  说得大伙都笑着。西屋,白大嫂子跟刘桂兰领着妇女追问杜家的娘们,也没问出啥。

  这时候,郭全海走进东屋,招呼杜善人:“你来,跟我来吧。”

  郭全海带着杜善人,里屋外屋到处转。小组的人和卖呆的人跟在后边。郭全海支使杜善人干这干那,叫他把箱子搬到院子里去,又叫搬灯匣子,还叫他挪动这个,挪动那个,杜善人搬得满头油汗,胖脸涨得通红的。郭全海手里拿着铁探子笑道:“你欠咱们粮,不把财宝往外拿,叫你还工。早先咱们尽叫你支使,如今你也尝尝这个味儿吧。”

  郭全海嘴里这样说,眼睛瞅着杜善人的手脚和脸庞、动作和神情。不叫他舍财,光要他搬搬箱柜,杜善人心里乐了,累得一头汗,也使劲干。可是,叫他上外屋去挪泔水缸时,他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说道:“埋汰呀,臭乎乎的玩艺,挪它干啥?”

  郭全海催他:“快,叫你干啥,你得干啥。”

  杜善人搂搂胳膊,装模作样,却不使劲,缸推不动,郭全海知道有蹊跷。他和两个民兵把泔水缸抬开,露出缸底泔水烧湿的一块颜色较新的泥土,郭全海用靰鞡头拨拨那土。土冻结了,拨拉不动。杜善人苦笑着说:“别费劲呀,这地方还能有啥?”

  郭全海回过头来瞅瞅他的脸。那胖大脸庞正由红转白。郭全海笑笑问道:“真没啥了?”

  杜善人笑着,觉得这关要过了,说道:“我要有啥,不献出来,天打五雷轰。”

  这时候,民兵使根木棒子往泔水缸里搅动一下,浑臭的水里,渣子饭屑翻腾着。木棒碰到了什么,叮当响一下。他挽起袖子,往缸里去捞,捞出一个铜洗脸盆来。大伙把缸往外抬,泔水泼在院子里,再没倒出啥。杜善人乐懵了头,满脸春风地笑道:“你们不信,咱们家里真像大水漫过的二荒地似的。这铜盆咱也不要了,献给农会。”

  郭全海站在一边,两撇眉毛打着结。他转来转去,又走到灶屋里放泔水缸的那块地方,用铁探子使劲戳着,土冻硬了,戳不下去。他到下屋找来一把铁锹,使劲刨开缸底那块土。刨一尺深,铁锹碰到了一块洋铁片子,发出清脆的叮当的声响,老孙头是人堆里头一个挤过来的人。他大声嚷道:“找到金子了。”

  人们都挤拥过来。看管杜家的人们也扔下他们,跑过来了。人们左三层,右三层,围住郭全海,瞧着他挥动铁锹,土疙疸和冰渣子蹦跳起来,打着人们的脸庞和手背,也都不觉痛。

  刨开三尺见方、一尺多深的一个坑,民兵跳下去,揭开洋铁片子,底下是木头板子,再把木板子揭开,露出一个黑鸦鸦的大窟窿,凉飕飕的一股风从里往外刮。小猪倌点着一根明子,伸到窟窿边,叫风刮灭了。他添一把明子点着,这才照着里头满满堂堂的,尽是箱子和麻袋。老孙头跳了下去,在下面叫道:“箱子老鼻子呐,再来一个人。”声音嗡嗡地响着,像在水缸里似的。一个民兵跳下去,两个人起出木箱和麻袋三十来件。在地面上,打开来看,一丈一丈的绸子,一包一包的缎子,还有哔叽、大绒、哈达呢、猔子皮、狐狸皮、水獭帽,都成箱成袋。

  另外还有一千来尺的士林布。老孙头和那民兵小伙子,沾一身土,爬出窟窿。老孙头拿块麻布片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尽好玩艺。”他扭转头去,看见杜善人,就问:“你这是大水漫过的二荒地呀?”

  杜善人一声不吱。他走到东屋,坐在南炕沿,两手蒙着脸。他的老伴拄根木棒,跌跌撞撞地走到外屋,一面哭鼻子,一面叫唤道:“这算啥?也得给人留下一点呀。”

  老孙头说:“拿出九千石粮来,咱们啥啥也不动你的。”

  郭全海忙说:“老孙头,别泡蘑菇了,快套爬犁,一张不够使,吆喝两家中农,套两张。”

  别的小组也起出了包拢。从晌午大歪到掌灯时候,横贯屯子的漫着冰雪的公路上,来来往往,尽是两马和三马爬犁,拉着箱箱柜柜、包拢麻袋、酱缸水缸、苞米谷子。还有大块的猪肉,那是从地主的窗户下、井台边、马圈后的冰块雪堆里挖出来的。地主家家都把肥猪和壳囊杀了,退了毛,切成大块,埋在雪堆里,准备过年包一两个月的冻饺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