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〇


  小鸡子都圈起来了,拍着翅膀。马嚼着草料。院子里再没有别的响动。白大嫂子和刘桂兰叫杜家的女人小孩呆在东屋里屋的炕上,不叫往外走。女人们盘着腿,坐在炕头上,瞪眼瞅着进进出出的人们,但当人们瞅着她们时,她们低下头,或是装出笑脸来。这时候,卖呆的人越来越多了,黑鸦鸦地满屋子的人。杜善人的小孙子看见人多,吓得哭了,杜善人的瘦得像猴儿似的女人抱起他来说:“别哭了,哭顶啥?哭了脑瓜子痛。”

  这时候,小猪倌在外屋叫道:“闪开,快闪开道,咱们财神爷来了。”

  大家回过头去看杜善人。他穿一件补钉摞补钉的旧青布棉袍,戴一顶猪肝色的破毡帽,上身鼓鼓囊囊的。猪倌吴家富揭开他的破棉袍,里头露出一件青绸子面的狐皮袄子来。他低着头,猪肝色的破毡帽压在他的浓黑眉毛上。小猪倌把手里的扎枪在杜善人的眼前晃一晃,催道:“快说,你把好玩艺都搁在哪儿?”

  杜善人抬起头来,他的脸庞还是那样胖,眼睛挤成两条缝。但是两边鬓角有些白头发,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咱家啥也没有了。”

  这时候,老孙头挤到杜善人跟前,指着他鼻子说道:“你本县外县,本屯外屯,有千来垧好地,一年收的租子也能打个金菩萨。你家的金子一点也没露面,就说没有了?”

  “没有,确实没有了,我要是有,早拿出来了。我把东西拿出来,献给基本群众,这不光荣吗?我留下金子顶啥用?在这八路国家,民主的眼睛都瞅着我,留下啥也使不出来呀。”杜善人说着,哭丧着脸,一对细眼睛里噙着两颗亮闪闪的泪瓣。妇女都给打动了,她们眼睛落在杜善人的亮闪闪的泪瓣上和鬓角上的花白头发上。她们不想往下问,腿脚往外移动了。这时候,郭全海来了,看见杜善人装做可怜相,有一些人,特别是妇女,给他胡弄了,正在走散。他慌忙把他噙在嘴边的小蓝玉嘴烟袋取下,别在裤腰带子上,跳上炕沿,大声说道:“大地主的话,可别信了。他这会子装孙子,哭天抹泪,在早,他们整得咱们穷人眼泪流成河。我爹死那天,天刮暴烟雪,还没咽气,韩老六就叫抬出去。那时候杜善人也在,他从旁边插嘴:“快抬出去,搁屋里咽气,秽气都留在家里,家口好闹病。’他们就把我爹抬出去,活活冻死在大门外头。”

  刘桂兰起先瞅着郭全海,听到这儿,她眼睛里现出了泪花,忙用手背去擦干。白大嫂子瞪杜善人一眼,轻轻地骂道:“你们那会子蝎虎,这会子倒装孙子了。”老田头接过话来说:“老郭头给抬在门外,活活冻死的,那是不假。要不抬出去,还兴活着。咱们得替郭主任报仇。”

  郭全海又说:“倒不光是替我一家报仇,大地主跟谁都结了冤仇,他们转个磨磨,就想折磨你。”

  站在门边的老孙头也插嘴说道:“大地主是咱们大伙的仇人,‘康德’十二年,我在杜家吃劳金,上山拉套,成天成宿干,有一天下晚,回来刚睡觉,杜善人闯进来叫道:‘起来,起来,你看你这个睡,这个懒劲,还不快去饮马去,牲口干坏了。’”

  白大嫂子接口道:“我听老白说,”白大嫂子学着公家人,不叫掌柜的,管她男人叫老白,“这老杜家装个菩萨面,心眼跟韩老六家一般坏。老白去贷钱,杜善人说,‘没有,没有,别说五分利,八分利也不能借给你。’走到灶屋,他二儿媳像破鞋招野男人似地招呼道:‘白玉山,白玉山,给我搂搂柴火,我贷钱给你。’贷她的小份子钱,要六分利,不使不行,十冬腊月,老北风刮得呀,把心都冷透,棉衣也没有穿上身,不使地主钱,把人冻僵了。”

  这时候,男男女女都记起从前,想到往日,有的诉苦,有的咒骂,有的要动手打了。

  “大地主的罪恶,不用提了。”

  “大地主没有一个好玩艺。”

  “萧队长说,外屯地主藏东西,搁不着的地方,都搁了。”有人挤到杜善人跟前,把他的猪肝色的毡帽取下来,戴在自己的头上。杜善人的秃头冒出汗珠子,人多势重,他害怕了。郭全海说道:“杜善人,不用怕,咱们不打你也不唔的①,不过你的好玩艺搁在哪儿,得痛快说出来。”

  ①唔的即怎么的或什么的。

  一个民兵说:“大地主都是贱皮子,非得往出打不解。”

  郭全海慌忙跳下地来,挤到杜善人跟前,用胳膊拦住民兵举起的巴掌,说道:“打是不能打,共产党的政策是不打人的。杜善人,你可是也要自动,快说!金子搁哪儿?”

  萧队长早就来了,站在门口,从人们的肩和肩的缝里,观察杜善人的大脸。他注意到进行的一切。他看到有一些人被杜善人的一滴泪水胡弄了,仗着郭全海的一席话,又提起了大伙的冤屈和仇恨。他也看到大伙上火了,要揍杜善人,郭全海掌握住了。他想这组不会出岔子,站了一会,放心地挤出屋子,上别的小组去察看去了。

  屋里,杜善人听郭全海说,不叫打他,只当是向着他了,连忙亲亲热热地叫声“郭主任”。

  老孙头说:“他不是主任,是咱们贫雇农团长。”

  杜善人随即改变称呼,但说的也还是那些老话:“郭团长,我的家当,箱箱柜柜,都在这儿,确实没有啥了。我要是有啥,都拿出来,这不光荣吗?”

  郭全海在靰鞡头上敲敲烟袋锅子,笑笑说:“一千来垧地,就没有啥了,你胡弄谁?”

  杜善人抬眼说道:“不是献过两回吗?”

  老孙头接口道:“你献过啥?头回拿出三副皮笼头,一个破马。不抠,你还不肯往外拿。二回张富英当今,他向着你,叫你拿出两床尿骚被,就挡了灾。你们家的金子元宝,都没露面。你有啥,咱们都摸底,你寻思民主眼睛干啥的?”

  郭全海慢慢地说:“你要不说呀,哼,咱们打是不打,抓你蹲笆篱子,还是能行的。”

  群众听到这句话,都托了底,都敢说话了。老孙头说:“把他绑起来,送笆篱子关几天再说。”

  民兵从自己的裤腰带上,解下捕绳,儿童团长小猪倌推着杜善人的肥胖的脊梁:“这老家伙真坏,你不说,快滚进笆篱子去吧。”

  这时候,南炕上杜家的女人和小嘎都哭起来,吵嚷和哭喊,闹成一片。杜善人脸上冒油汗,手联手,放在小腹边,冲南炕说:“你们别哭了,你们一哭,我心就慌。”

  小猪倌推着他走,一面说道:“快走,别罗嗦了,你欠咱们穷人八辈子血债。这会子装啥?”

  民兵说:“‘满洲国’大地主,杀人不见血,咱们干活流的汗,有几缸呐。那时候,你心不慌,这会子,嚷心慌了。”

  老孙头插嘴:“‘满洲国’,在你家里吃劳金,鸡叫为明,点灯为黑,地里回来,还得铡草、喂马,还得给你儿她挑水搂柴火,还得给你娘们端灰倒尿盆,累躺倒了,讨一口米汤,也捞不着,你们还骂:

  ‘他害病是他活该。’这会子你心慌,也是你活该。”小猪倌着急地说:“叫他快滚。”

  杜善人抬手擦擦眉毛上的汗,慌慌乱乱说:“你们别推我,我说,我说呀。”

  郭全海挥手叫大伙别动,民兵齐声说:“大伙消停点,听他说吧。”

  里里外外,人们都不吱声了,屋子里没有一丁点儿声响,光听见窗户外头,小家省子叽叽喳喳地叫着。杜善人喘一口气,眼睛往外瞅瞅,往南炕走,人们闪开道,他迈到南炕跟前,坐在炕沿上,缓过气来以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叫我说啥呢?真是啥也没有了。”

  这一下,群众心里的火苗再也压不住,男女纷纷往前拥,小猪倌推杜善人道:“起来,不准你坐。”

  大伙推着挤着,又把杜善人拥到门边。老孙头说:“我的拳头捏出水来了。”

  民兵晃一晃手里的钢枪,叫道:“大肚子没一宗好货,非得揍不解。”

  南炕上,杜善人娘们哇地又哭起来,她小孙子也哭。郭全海这回也冒火了,冲南炕说:“又没有揍他,你们哭啥?”

  老孙头说道:“哭也得把欠咱们的还清。”

  民兵说:“他这是胡弄人的,别中他的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