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五


  “这儿,”在一大片高粱的红穗子尽头的榛子树丛里,树枝和树叶沙沙拉拉地响动,老花的声音是从那儿发出的。人们都欢天喜地朝那边奔来,猛然,“当”的一声,榛子树丛里响了一枪,老花开火了。

  “老花,干啥还打枪?没有死吗?”戴草帽子的跑在头里,慌忙问他。

  “死了,”老花说,还是呆在榛子树丛里。“我怕他跑了,添了一枪。”

  “死了,咋能跑呢?”一个人说,后面的人哈哈大笑,都钻进了榛子树丛子,看见韩老七仰天躺在蒿草丛里,手脚摊开。大伙才放下心来,又来取笑老花的“死了,怕他跑了”的那话了。

  “活着还跑不掉,死了还会飞?”一个人说。

  “死了还会跑,那不是土行孙①了?”又一个说。

  ①《封神榜》上的人物,有土遁的本领。

  “我恨得不行,就怕他死得不透。”老花又加了一条添枪的理由。

  人越来越多,把榛子矮树践倒了一片。经过一场恶战以后,又听到匪首通通击毙了,大伙抱着打了胜仗以后的轻松快乐的心情,有的去找山丁子,有的噙着山里红,还有好多人跑到苞米地里折甜秆,这是苞米瞎了的棵子,水多,又甜,像甘蔗似的。但大部分的人都围在韩老七的尸体跟前,都要亲眼瞅瞅这条坏根是不是真给掘出来了。

  “你就是韩七爷吗?”有人笑问他,“他还扎不扎古丁?”

  “问他还剥不剥老娘们的裤子?”

  “还抢马不抢?”

  “还点房子不点呀?”

  “整死好多人呵,光是头五月节那趟,就整了三天,害得人家破人亡。”

  “快去撵你六哥去,他走不远遐,还没过奈河桥哩。”有一个人轻松地说着。

  人们慢慢地走出榛子树丛子,走出高粱地,瞅见萧队长和马连长坐在地头野稗草上头,抽着烟卷,正在唠嗑。他们和连上的文书正在清查这一次胜仗的胜利品:三十六棵大枪,一支南洋快,一棵大镜面。这匣枪是韩老七使的,归了马连长。元茂屯的自卫队留下十二棵大枪,保护地面,其余都归马连长带走。

  老花和元茂屯的别的人们,都觉得马连长为他们累了,而且在韩老七的尸首没有找着时,大伙差一点要怪上他了,这会大伙都觉得对他不住。

  “马连长,请到咱们屯里呆两天。”有一个人上前说。“马同志,带领连上同志都上咱们那儿去,没啥好吃的,青苞米有的是。”

  “不,谢谢大伙,我们今儿还要赶回县,从这到县近,只有三十多里地,不上元茂了,谢谢大伙的好意。”

  “那哪能呢?给咱们打败了胡子,连水也不喝一口,就走?不行!不行!”一个上岁数的人拖住马连长的胳膊。

  “他要不上元茂,就是瞧不起咱们屯里老百姓。”又一个人说。

  所有的人,把民主联军的战士团团围住了,有的拖住马连长,有的去拖着文书,有的拉着战士,往元茂走。闹到后来,经过萧队长、小王和刘胜分头解释,说明军队有军队的任务,不能为了答应大伙的邀请,耽误了要紧的军务。

  这么一说,大伙才放开了手,并且让开一条路。

  “咱们拔点青苞米,打点山丁子、榛子啥的,送给他们,大伙说,行不行呀?”老花提高嗓子问。

  “同意。”几百个声音回答。

  “这地是谁的?”老花问。

  “管他谁的,往后赔他就是。”一个声音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