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四


  “冲呀!”刘胜也用匣子枪射击。他冒汗了,汗气蒙住了他的眼镜,他把匣枪挟在右腋下,左手去擦眼镜上的水蒸气,完了他又一面叫唤:“冲呀!”一面也冲上去了。萧队长和花永喜一样,眼睛打红了,他不管人家,人家也不要他指挥了。大伙有个同样的心思,同样的目的:全部干净消灭地主胡子们。这个同样的心意和目的,使得元茂屯的剿匪军民死也不怕了。

  正当人们横冲直撞,唤杀连天的时候,在老远的地方,在深红色的高粱穗子的下边,在确青的苞米棵子的中间,露出了佩着民主联军的臂章的草绿色的军装。其中一个提着匣枪在岗地上摆手,向这边呼唤:“同志们,老乡们,不要打枪了,不要浪费子弹了,咱们早把胡子团团围住了,咱们要捉活的,不要死的呀。”

  “能捉活的吗?”老花放开嗓门问。

  “能捉,管保能捉,咱们民主联军打胡子,都兴捉活的,这几个一个不能跑。跑了一个,你们找我。”提着匣枪的穿草绿色军装的人说。

  元茂屯的军民的枪声停下了。残匪被逼进一个小泥洼子里,一个一个的,双手把枪举在头顶上,跪在泥水里,哀求饶命。唤捉活的那人带领一群人,从高粱地里跑出来。元茂屯的老百姓把手里的扎枪抱在怀里,鼓起掌来了。有一个人登上高处,用手遮着照射在眼睛上的太阳的红光,望着那些穿草绿色的军装的人们,叫道:“呵唷,怕有上千呀。”

  “哪有上千呢?顶多一连人,你说上千了。”另一个人反驳他的话。

  胡子都下了枪,都用靰鞡草绳子给绑起来了。他们从大青顶子下来是五十一个,活捉三十七,其余大概都死了。指挥队伍包围胡子的,是县上驻军马连长,他生得身材粗壮,长方的脸蛋,浓黑的眉毛。萧队长上去跟他握手。他俩原来是熟人,招呼以后,就随便唠了。马连长说:“晌午得到信,张班长说,先到元茂屯,怕胡子早已打进去了,我说不一定,咱们先赶到三甲,再往北兜剿,也不为迟,这回我猜中了吧?我知道你定能顶住。”

  萧队长笑着问道:“这些家伙押到咱们屯子里去吗?”

  “不,咱们带到县里去,还要送几个给一面坡,让他们也看看活胡子。”

  “韩老七得留下,给这边老百姓解恨。其余的,你们带走吧。谁去把韩老七挑出来,咱们带上。”萧队长这话还没说完,早就有好些个人到胡子群里去清查韩老七去了,他们一个一个地清查,最后有人大声地叫唤:“韩老七没了,韩老七蹽了。”

  “蹽了?”好些的人同声惊问。

  “这才是,唉,跑了一条大鱼,捞了一网虾。”花永喜说。“这叫放虎归山,给元茂屯留下个祸根。”一个戴草帽的人说道。言语之间,隐隐含着责怪马连长的意思。

  “说是要捉活的,我寻思,能抓活的吗?不能吧?地面这么宽,人家一钻进庄稼棵子里,千军万马也找他不到呀。”

  “嗯哪,韩老七可狡猾哩,两条腿的数野鸡,四条腿的数狐狸,除开狐狸和野鸡,就数他了。”第三个人说。

  “这家伙蝎虎,”花永喜插嘴,“五月胡子打进元茂屯,他挎着他的那棵大镜面,后面跟两个,背着大枪,拿着棒子,白天放哨,下晚挨家挨户扎古丁,翻箱倒柜,啥啥都拿,把娘们的衣裳裤子都剥了,娘们光着腚,坐在炕头,羞得抬不起头来,韩老七还嬉皮笑脸叫她们站起来,给他瞅瞅。”

  “真是,谁家没遭他的害?光是牵走的牲口,就有百十来匹呀。”戴草帽的人说。

  “还点①了三十来间房。”第二个人添上说。

  ①烧。

  “老顾家的儿媳妇抢走了,后来才寻回来的。”第三个人说。

  “他们打的啥番号?”萧队长问。

  “‘中央先遣军’第三军第几团,记不清楚了。”花永喜说。

  “真是,这家伙要是抓着了,老百姓把他横拉竖割,也不解恨呀。”戴草帽的人说,他的一匹黄骒马,也被胡子抢走了。这时候,马连长十分不安,但是他又想,他是紧紧密密地包围住了的,哪能跑掉呢?他冷丁想起,兴许打死了。“这胡子头兴许打死了吧?”他对萧队长说,“我去问问那些家伙,你们去尸首里找一找看。”他走去拷问胡子们。他们有的说逃跑了,有的说打死了,也有的吓得直哆嗦,不敢吱声。萧队长打发花永喜和戴草帽的人带领一些人去找尸首。高粱地里,苞米地里,草甸子的蒿草里,这儿那儿,躺着十来多个胡子的尸首,枪和子弹都被拿走了。在这些胡子的尸首中,找到了韩长脖,也找到了李青山。就是不见韩老七。“在这儿!找着了!”老花在叫唤。

  “老花,在哪儿呀?”三四个人同声地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