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歇了一会,胡子举行第二次冲锋。这一回,他们改变了战法,不是一大帮子人呼拉呼拉地从正面直线冲过来,而是从那密密稠稠的青棵子丛里,一个一个,离离拉拉地,从左翼迂回地前进。眼瞅接近萧队长的“城堡”了。

  “老弟,你歇一歇吧。”花永喜对他旁边一个右手挂了彩的年轻战士说。花永喜把手里的洋炮撂下,跑到前面一块石头边,捡起胡子扔下的一棵九九枪,从打死了的胡子的身上解下子弹带。正在这时,胡子一颗子弹把他草帽打飞了。他光着脑瓜子,卧倒在地上,把枪搁在一块石头上,眯着左眼,又回过头去,朝着大伙摆手,小声地叫道:“别着忙,别着忙,”他又细眯着左眼,右脸挨近枪,却不扣枪机。这时候,胡子趁着这边没动静,凶猛地推进,有些还直着腰杆。眼瞅扑上土岗了,老花还是不打枪。

  “王八犊子,咋不打枪,你是奸细吗?”负了伤的小战士不顾伤痛,用左手扳动枪机,枪不响:没有子弹了。抬头看见花永喜还不放枪,他急了,奔扑过来,一面骂,一面要用枪托来打他。

  “别着忙呗,瞅我这一枪!”老花把枪机一扣,打中一个跑在头里的胡子的脑瓜子。再一枪,又整倒一个。打第三枪的时候,头里的几个胡子慌慌张张撤走了,后面一大群胡子起始动摇观望,终于也都撤走了。

  “你贵姓?”小战士上来问老花,用左手抓住他的右手。“他姓花,外号叫花炮。”后面有人代替花永喜回答,“咱们快喝他的喜酒了。”

  “你听他瞎扯。”花炮提着枪,带笑否认快吃喜酒的事情。萧队长叫大伙检查大枪子弹。小战士不剩一颗,其他的人都剩不多了,有的只剩二三颗,有的还有十来颗。萧队长吩咐把所有子弹全收集拢来,六五口径的,集中在郭全海手里,他拿了赵玉林的那支三八枪。七九口径的,集中在花炮手里,他捡了胡子一棵九九枪。花炮伏在头里,瞄准胡子的方向。其余的人都上好刺刀,准备在子弹完了,救兵不到的时候,跟胡子肉搏。萧队长布置了这边以后,忙叫郭全海过来,他俩小声唠一会。郭全海提着大枪,跟一个警卫班战士老金,从垄沟里,爬到右边高粱地,就不见了。

  不大一会,在老远的前头,在胡子的左翼,发生了枪声。胡子乱套了。他们的长短枪,齐向枪声发生的方向,当当地射击。那边,是县里援兵的来路,也是容易切断胡子归路的地方。胡子怕自己的归路被切断,又怕县上援兵来,用最大部分的火力,对付那边。只用稀疏的几枪,牵制这面。

  “他们的主力转移了。”萧队长笑着说,侧卧在地上,放下枪来,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又掏出一个小小鹿皮袋,里头盛满了黄烟,他一面卷着烟卷,一面跟老花唠嗑。

  “凭着这些子弹,能支持到黑吗?”萧队长问。

  “咋不能呢?”花永喜说。

  “枪法怎么学来的?”

  “起小打围,使惯了洋炮,要是子弹足,这一帮胡子全都能收拾。”花永喜说着,又瞄准对面,却不扣火。

  “花大哥冬天打狍子,一枪能整俩。”后面有人说。“狗子容易整,就是鹿难整,那玩艺儿机灵,跑得又快,一听到脚步声音,早蹽了,枪子儿也撵它不上。”

  “黑瞎子也不容易打吧?”萧队长一面抽烟卷,一面问他。“说不容易也不难,得摸到它的脾气。一枪整不翻它,得赶快躲到一边去,它会照那发枪的方向直扑过去,你要站在原地方,就完蛋了,打黑瞎子要用智力,也要胆大,那玩艺儿黑乎乎的,瞅着也吓人,慢说打它。”

  快到黄昏,胡子的枪又向这边射击了。他们似乎发觉那边是牵制。这回打得猛,子弹像下雨似的,喔喔嘶嘶的,十分热闹。有一颗子弹,把萧队长的军帽打穿了,并且剃去了他一溜头发,出血却不多。花炮只是不答理,胡子中间的一个,才从高粱地里伸出头来,老花一枪打中了,回头跟萧队长说:“胡子要冲锋了。”

  “给他一个反冲锋,来呀,大伙跟我来。”萧队长朝后面招呼,立即和花炮一起,一个纵步,蹦出“城堡”,往下冲去。“杀呀,”老花叫唤着,“不要怕,革命不能怕死呀,打死韩老七,大伙都安逸。”他一面呼唤,一面开枪,萧队长也放了一梭子子弹,胡子队里,又有两个人倒下。后面的人都冲下岗地,那些手里只有扎枪的,从打死的胡子的身边,枪起了大枪,又从他们身上解下子弹带。在这次反冲锋当中,他们捡了四棵大枪,好多弹药。花炮不用节省子弹了,他不停地射击着。他不照着胡子的脑瓜子打,他知道脑瓜子面积小,不容易打中。他瞄准胡子的身体打,身子面积大,容易中弹。他在追击当中,十枪顶少也有五枪打中的。

  “韩长脖,”有一个人叫唤着,他发见打死的胡子尸体当中有韩长脖,快乐地叫唤起来。韩长脖的逃走,在元茂屯的小户的心上添了一块石头,如今这块石头移下了。元茂屯的老百姓的仇人,又少一个了。后面的人们都围拢来看,纷纷地议论,忘了这儿是枪弹稠密的阵地。

  “该着。”

  “这算是恶贯满盈了。”

  “死了,脖子更长了。”

  “你皱着眉毛干啥?不乐意?咱们是不能叫你乐意的,要你乐意,元茂屯的老百姓,都该死光了。快跑,快跑,还能撵上韩老六,在阴司地府,还能当上他的好腿子。”有人竟在韩长脖的尸首跟前,长篇大论讲谈起来了,好像他还能够听见似的。

  这时候,胡子的后阵大乱。稠密的步枪声里,夹杂了机关枪的声音。萧队长细听,听出有一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胡子没有机枪,准是咱们的援兵到了,冲呀,老乡们,同志们,杀呀!”小王兴奋地蹦跳起来,他冒着弹雨,端起匣子,不停地射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